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59章 打圆场


    随着说话,张坤和郭长生等几大宗师从人群外挤了进来。

    站到圈内,第一眼便看到了跪倒在地的那青年,张坤脸上明显表现出一愣,露出惊讶之色,随即走上前去,一把将跪倒在地的青年拉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吃饭喝酒的,怎么跪地上了。”

    青年被张坤一把抓着拉起来,本想顺势站起来,不过眼角的余光望着师傅那冷冰冰的脸,额头立刻冒汗,然后挣扎一把又要跪下去。

    现在跪着,一时丢脸事小,若真被师傅逐出师门,那就真没脸做人了。

    不过,他身子刚动,陡然被张坤抓着的左手顿时传来一阵酸麻之感,瞬间浑身无力,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就随着张坤一拉站了起来。

    当那人回过神来时,却发现自己已经站了起来,而张坤的手也已经离开了自己脉门。

    少年一时手无举措,低垂着头,甚至连望向自己师傅的勇气都没有。

    倒是张坤转头四望一眼,笑呵呵道:“怎么,大家都一脸不开心的样子知道的我们是在开庆功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呢”

    张坤轻笑的声音传遍四周,可是周围众人却还是板着个脸,没有丝毫笑意。

    而最先开口训斥几人的那老者更是涨红了脸道:“张宗师,你不知道,这几个。”

    不过还没等他说完,张坤便笑嘻嘻打断道:“哦,我知道,这几位就是昨天打败小日本交流团的几位英雄吧,果然年轻有为,英姿勃勃,大有我中华雄风啊。”

    说着,张坤不等那老者继续说话,走到桌前几个年轻人面前一一握手:“认识一下,张坤,学永春的,说起来之前还没来得及向几位说声祝贺,怠慢了。”

    “我张坤也是个不会说话的,恭喜几位打败小日本,扬我国威,有什么话就全在这一杯酒里了,敬几位一杯。”

    说着,张坤笑着拿起桌上已经启瓶的白酒,给自己倒上一杯。

    身旁的郭长生看到这,正想说点什么,不过张坤似有所觉,笑着向郭长生摇了摇头,然后举起酒杯,向着桌前几人:“请”

    说完,张坤酒杯一扬而下,在白酒下肚后,张坤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潮红。

    张坤一口气干完,桌前的几个小年轻全都手无举措的站在那里,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才还在背后说人家坏话,现在就给敬酒,这是喝还是不喝啊。

    不过还没等他们想清楚,之前站出来的一位似乎要将某人逐出师门的老者沉着脸怒哼一声:“张宗师敬你们酒,还看着干什么”

    老者话一出口,桌前几个小年轻相视一眼,一咬牙,然后纷纷拿起桌上几瓶白酒,都给自己满上,然后举起酒杯向着张坤一拱手,然后一饮而尽。

    宗师敬酒,本来是很给人面子的一件事,可是这几人,除了那唯一的女孩子,全都脸色难看。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逼着他们喝啊。

    原来,他们昨日干脆利落的打败小日本后,这两天,不管走到哪都受尽赞扬,不管站在何处,都是所有人关注的重点。

    一个个武林前辈的夸奖,武术界同龄人士羡慕的目光,让他们的自信心急速膨胀。

    可是今天,就在为他们准备的庆功宴上,一个莫名其妙来的什么张宗师,从一到这里便完全抢去了他们的风光。他一出现便成为了所有人的中心。

    对于张坤昨日打败宫本田冲之事他们也有耳闻,甚至对宫本田冲的传闻他们也都听说了一些。

    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最年轻的武术宗师,上日本第一高手,再加上中日巅峰一战,这样的词说出来就很唬人。

    可是,所谓耳闻不如一见,今天看到张坤年轻的模样,再加上受伤的关系导致脸色苍白,看上去浑身虚弱的的样子,这哪像什么武术大宗师吗

    搞不好根本就是个骗子,甚至就连那宫本田冲说不好也是个样子货,以前完全是被他的传闻给吓到了,其实根本就不怎么样。

    风光被抢,内心的嫉妒,顿时让心里原本若有若无的怀疑无限膨胀了起来。再加上喝点酒,于是就不由自主的说出了那些话。

    之后被前辈呵斥,又有两人的师傅站出来开口就是逐出师门,小家伙们是又害怕又委屈。

    这到底是怎么了吗,说好的是给我们的庆功会,可是怎么变成这样了。

    而现在,本来张坤想要打圆场给几人敬酒的动作,也被他们理解为被强逼着喝酒一样。一种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

    他们想要发作,可是,周围这么多前辈看着,而且,背后说人坏话本就不是君子所为,更何况他们还被人抓了现场,想要发作也不能。

    一时间,他们仿佛有种咬牙豁血往肚里吞的感觉。

    待看到众人平静下来后,张坤笑着放下酒杯,然后向着周围众人拱了拱手:“各位前辈,这好酒好菜都刚上,大家都站在这,岂不是浪费这大好美食,都坐坐坐,难得相聚再次,大家都好吃好喝着。”

    说完张坤便带头引着郭长生等几位宗师就要回到首席,不过张坤刚动之时,身后那桌前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咬牙开口了。

    “张宗师请慢,听闻张宗师永春一绝,昨日还曾打败了日本第一高手宫本田冲,不知道在下是否有这机会讨教一番。”

    却是最开始就被扬言要逐出师门的徐永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