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61章 道歉


    这一番比试前后不过十秒,当张坤将鸡翅吞咽下去后,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好,张宗师不愧是张宗师”

    周围人大多是脸上充满佩服之色,这用筷子文斗,虽然不能完全表现出一个人的武术水平,但是,起码在战斗反应,手上功夫的灵活性,力道的掌控等方面有着很好的展现。

    张坤一对七,但是却以猛虎下山之势,一鼓作气,连败七人,然后轻松获胜。

    在这里面,张坤充分展现出了永春功夫的招法快如闪电,防守密不透风的特点,尤其是张坤在这几秒的比斗中所展现出的后发先至,更是博得大家满堂喝彩,这充分展现出了张坤的实战经验和反应。

    在场大部分人实力都在那七个小家伙之上,若是实战,一对一,甚至一对七很多人都没问题。

    但是如果是类似这种文斗的话,只能发挥出实力的一部分,那么在场起码十之是不可能做到一对七的,甚至那能做到的一成人中,也绝对不可能做到如张坤这般轻松自如。

    在场也只有其他几大宗师面带颔首,心里有数。

    因为这关系到宗师境界上一个特殊的能力,气机感应。

    入天人合一,跨宗师之境,气机感应,未闻先觉。

    而正是这种入天人合一后获得的特殊能力,才是宗师境界和普通的武术大师实力之间巨大的鸿沟。

    在中国武术界有一句话叫做,能打赢宗师的只有宗师。

    气机感应之下,对手的一举一动宗师都能闻查秋毫,但是对手却并不能完全感知宗师的动作,在这里面就包含了无数先机。

    用兵法上来说,就是知己知彼。

    宗师能知道对手的一举一动,而对手却不了解宗师的行动,这一差距,让一般武师面对宗师高手,完全没有获胜的可能。

    而张坤对战七个小家伙的时候,气机铺开,七人一举一动,手指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甚至肌肉的变化都逃不出张坤的感应。

    再加上永春打法,快准狠本就是其要点,所以这样一来,张坤赢的轻松也就理所当然了。

    气机感应对于其他四位宗师来说毫无秘密可言,但是对于非宗师的人来说,尤其是那七个还没怎么接触过宗师的小家伙来说,就完全是秘密了。

    他们所看到的,就是自己七人轻而易举被张坤打败,落花流水。

    七人全都脸色苍白,尤其是之前在背后说张坤坏话的五人,在见识到张坤的实力后,脸叫那个白啊,简直渗人。

    过了一会,七人中的女孩子首先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丝真挚之色,抱拳拱手:“张宗师实力让我大开眼界,多谢张宗师指教,我,心服口服”

    女孩子说完后,她旁边那个之前没参与到说张坤坏话的男子咬咬牙,也向着张坤一抱拳,但并没有说什么。

    技不如人,丢了面子,怪不得别人。

    而剩下的五人,在回过神来后,相视一眼,眼中满是苦涩。

    之前他们背着张坤说的那些坏话,现在狠狠打在他们脸上,啪啪响。

    可是,若是让他们就这样认输服软,年轻人的面子又挂不下去,所以一时犹豫不定。

    这一回,反倒是徐永义一闭眼,深呼吸,再次睁开眼时,满眼通红,他闷着嘴沉重的走到张坤身前,双手抱拳:“张宗师,我有眼无珠,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正式向您道歉,您的武功我心服口服。”

    说完,徐永义闭眼,一拱手腰弯到了最低。

    做完这些之后,徐永义也不管张坤如何反应,径直又来到师傅面前,红着眼,双腿一弯跪倒在地:“师傅,我错了,请您责罚”

    不过面对徐永义的举动,他师傅却冷着脸,将身子一侧:“不敢当,我现在已经不是。”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张坤便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一把拉过徐永义的师傅的手:“老前辈,现在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啊,大家都喝多了点酒,说话嘛,自然有点不经过大脑。”

    “再说了,年轻人嘛,谁没犯过点错误,您老就大仁大义,饶了他这一回。”

    “要说错,那也是怪我,本来这好好的给几位兄弟举行的庆祝会,结果因为我一来,就变成这样,来,我自罚三杯,就当给几位兄弟和诸位前辈赔礼如何”

    说着,张坤径直拿起旁边桌上的白酒满上一杯,不过不等他举杯,徐永义师傅脸色一变,连忙抢过张坤面前的酒杯。

    “这怎么行,张宗师你能来参加这个庆祝会,就是给大家面子了,怎么能怪到你身上,要错也是这几个混蛋的错,背后论人是非,岂是君子所为。”

    “再说了,你身上的伤大家都知道,千万不能因为这一时意气,给身子留下什么后遗症,那我们就百死莫恕了。”

    酒杯被抢,张坤也没在意,反是认真的望着徐永义师傅:“那,老前辈您就当给我个面子,饶了徐兄弟这一回如何”

    徐永义师傅脸上阴晴不定,最终面色一松,然后转头怒望着徐永义:“这次看在张宗师的面上就饶你一回,若还有下次。”

    不等师傅说完,徐永义跪在地上连忙摇头:“师傅,不会有下次了,我保证”

    徐永义师傅冷哼一声。

    而这时,之前被点名的另一人,段毅然也脸色通红的站了出来,低垂着头跪倒在其师傅面前:“师傅”

    段毅然师傅冷着脸,不过当看到张坤望来的双眼后,他低下头冷眼望着段毅然,冷声道:“回去之后,禁足一年,不得下山,好好练练你的武德。”

    听到师傅的处罚,段毅然心里一松,连忙点头应是。

    对他而言,只要不是逐出师门就好,否则。

    然后不等张坤目光望去,最后一名站出来的师傅怒瞪着之前一屁股直接跪倒的徒弟:“回去之后,自己去戒律殿领罚”

    “是”

    摆平了站出来的三位师傅,还有两人,他们恩师并没有跟着来京,所以并不在现场,但是,这里的事闹的这么大,总有一天会传回去,两人一咬牙,并排走到张坤面前,抱拳。

    “张宗师,我们猪油蒙心,年少无知,说了您一些坏话,在这里向您道歉,还请您能原谅,对不起”

    说完,两人拱手弯腰,一拜到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