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75章 公益事业?


    看到这,张坤也是心里一松。

    虽然从一开始他就做好了孤身战斗的准备,但是,孤身战斗如何比得上群策群力,这不仅仅是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气的事,而是关系的气势,信念认同感。

    看到这么多人认同这个募捐,并同样参与了进来,至少张坤的心是热的。

    虽然大家所出的钱都不多,一万两万居多,但是架不住人多不是。现在上台的不过三十来人,就已经募捐到近八十万,平均一人将近三万。

    而在场的有两百多人,即使一人平均三万,那也足以筹集六百万的善款了。

    虽然六百万对整个危房改造来说还完全不够,但是别忘了还有张坤,还有李建,还有曹浩然。

    正如李建之前对赵崇山说的那句话:你放心,今天的募捐大会,一定能够筹集到足够的善款。

    李建之所以敢说这句话,凭的就是他李建和曹浩然两个人的名字。

    两个身价百亿的富豪,随便手指头漏漏都够了。

    那句话既是一种表达,也是一个保证。

    所以赵崇山在听到那句话之后,才会那么欣喜。

    可是当张坤用略带着兴奋之色把这些话说出来后,旁边的李建和曹浩然都抿着嘴,面无表情的向张坤摇了摇头。

    看到两人的样子,张坤愣了,两人脸上明显没有高兴之色。

    似乎察觉到张坤的异常,曹浩然转过头来,轻声道:“那第一个人明显是托,因为看僵持太久了,所以不得已。”

    曹浩然说完,李建也轻叹一声:“而且,现在上台捐款的,基本都是大额的了,起码接近五万那个层次。后面的只会越来越少,六百万后面一百多人加起来能有这三十人多就不错了。”

    张坤整个人呆了,不过很快,他猛的摇头,脸上明显带着不相信之色,也不回话,只是望着舞台上。

    不可能的,他不相信

    张坤在心里一直对自己说着,只是就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不断下沉。

    第一场捐款活动结束,总计筹得八十六万善款,之后又举行了独唱风雨同舟,和南湖民歌一根竹竿之后,第二次募捐开始。

    这次情况稍好,在主持人宣布后便有人陆续上台。

    可是当张坤听到主持人宣布的捐款金额后,张坤的脸慢慢冷了下来。

    鑫达公司捐款八千,龙宇公司捐款五千,然后三千,两千,甚至好几个一千。

    陆陆续续五六十人上台,可是所有人加起来居然还不足二十万。

    虽然剩下的还有近百人,但是张坤却闭上眼不想再看。

    也许曹哥说得对,后面那么多人加起来恐怕都不足之前三十人多。

    一百六十万,近两百个企业啊。张坤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虽然这次赵崇山邀请而来的并没有大型企业,但是年营业额上亿的也不在少数,至少有好几个公司,张坤甚至能在电视上看到他们的广告。

    那一年的广告费就是好几百万,而现在,为那些孩子们捐款建学校,居然两三万到顶,几千块你们也好意思拿得出手

    公益事业。

    张坤喃喃着这四个字,满嘴苦涩。

    也许在大家眼里,热心公益事业就和傻瓜是一样的吧,拿着钱打水漂。

    而就在张坤心灰意冷的时候,还有一个人的心也是冰冷冰冷的。

    幕后的赵崇山,看着舞台上那一个个捐款一千两千的,脸上难忍苦涩。

    这就是自己豁出去面子举办的募捐大会。

    这就是自己三番两次求上门,最后求来的捐款。

    化缘市长,说的真好。

    自己这叫花子市长的面子也就值这几千块了。

    赵崇山满脸苦涩,不过当他转头,望向大厅角落,一个小卡,那一身休闲西装,顶着个黄色刺猬头的小家伙时,却陡然心一暖。

    什么叫患难之见真情,以往一个个嘴巴说的好听的家伙,真到了有事需要帮忙的时候,却一个个都变成了缩头乌龟。

    反倒是这个只见了两面,甚至曾挽救了他妻子性命的小家伙挺身而出。

    他到过张坤家,看到过张坤的房子,一个很普通,甚至算得上老旧的二层楼土砖房,仅此一点他就知道张坤家并不富裕。

    他不知道张坤是怎么认识李建的,但是他知道,这次李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个募捐大会上,甚至说出了那句兜底的话,完全是因为张坤的原因。

    能让一省首富亲自出席这样一个募捐大会,甚至说出那么一句兜底的话,赵崇山根本不敢想象,张坤到底花费了什么代价,欠下了什么样的人情。

    赵崇山只知道,代价绝对不会低。

    一方面是身价千万甚至过亿的大老板,一边是甚至还在读书,家境并不算好的青年,强烈的对比。

    赵崇山突然发现,这辈子除了郑丹和赵丽娜两个名字外,又一个名字深深的刻进了他的心底。

    张坤。

    谢谢你

    而就在张坤失望闭目之时,舞台上的第二场捐款也将进入尾声,不过就在此时,舞台上的主持人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二十万,二十万,沈刚先生个人捐款二十万人民币。”

    听到主持人的惊呼,张坤猛的睁开眼望向舞台。

    二十万,对于危房改造来说虽然依旧不多,但却也是这次募捐大会最高捐款金额,而且还是私人捐款。

    张坤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他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同伴,一个同样是傻瓜的同伴,来告诉他,这个世界会做傻事的不止他一个。

    可是当张坤看到舞台上那人时,张坤却愣住了。

    好熟悉啊,是三天前去郑丹阿姨家时,在电梯里碰的那家伙吗

    而就在张坤发呆的时候,台上的主持人兴奋的声音继续传来:“沈刚,我想在座的也许有很多人都听说过,我们南山市著名的钢琴王子,曾经在全国青少年钢琴比赛上荣获第二名的天才钢琴师。”

    听到这,张坤完全呆住了。

    沈刚原来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