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76章 长申


    沈刚,曾经的钢琴双星之一,赵丽娜前男友。

    难怪说怎么觉得眼熟,原来是这混蛋。

    张坤一下子回想起以前的往事,甚至他还记起自己曾在钢琴行戏耍过他,一个自以为是,高傲自大的家伙。

    张坤很不喜欢他,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样子。不过,看到这家伙居然一次捐出二十万,他在张坤心目的印象终于稍稍改观了一些。

    不过就在此时,突然一道声音在张坤耳边响起。

    “墙头草,没脸没皮,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张坤微微侧头,望着左上空飘着的赵丽娜,眼神闪过一丝疑惑。

    今天是赵崇山组织的募捐大会,赵丽娜一直很上心,所以也就跟着赵崇山一起来了,而且她也想知道张坤到底怎么帮忙解决老爸的麻烦。

    在张坤一进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了,立刻就缠在张坤身边,飞来飞去的,不过因为李建和曹浩然在的关系,张坤并不适合和赵丽娜交流,所以两人也都一直安静着。

    可是此时赵丽娜突然开口,张坤就疑惑了。

    他记得以前赵丽娜对沈刚感觉蛮好的啊,就算沈刚在她刚死的时候就立刻劈腿,而且交的还是赵丽娜身前的闺蜜,但就是这样赵丽娜都没有生气,反而默默的祝福两人。

    可是今天怎么了,捐款做公益是好事啊,怎么赵丽娜反倒说沈刚是墙头草

    似乎察觉到张坤的疑惑,赵丽娜没好气的撇了撇嘴,然后开口道:“那家伙是看我妈妈身体好起来了,所以特意来拍马屁的。”

    赵丽娜如此一说张坤立刻就明白了。

    要说起赵丽娜老妈郑丹,在国音乐界那也是大名鼎鼎。

    国著名音乐家,小提琴手,她的小提琴甚至在世界级比赛得过奖。

    而且,郑丹科班出生,她的同窗大多在音乐领域发展,音乐界的好友可谓数不胜数,人际关系之广,足以让任何人眼红。

    而沈刚如果想要在音乐界有所发展,有郑丹帮助的话,起码能节省十年时间。

    当初沈刚之所以会在赵丽娜刚死不久就另结新欢,其原因之一就是当时郑丹昏迷不醒,变成植物人,所以沈刚才会无所顾忌的谈上了赵丽娜的闺蜜陆芊芊。

    陆芊芊母亲李女士也是音乐界人士,只不过名望比不上郑丹而已,但对于沈刚来说,也是有所增益的。

    明白了其的玄虚,张坤对沈刚的印象一下又降到了最低。

    果然如赵丽娜所说,墙头草一个。

    可是对其他不知情的人来说,个人捐款二十万还是很值得人佩服的,即使在他们看来,这二十万就好像打水漂了,但这不妨碍他们鼓起热烈的掌声。

    而沈刚站在舞台上,也很骚包的鞠躬致敬。

    沈刚走下舞台后,第二轮捐款结束了,随着主持人的播报,接下来是相声捐款擂台和小品情暖人间。

    两个参与表演的团队都不是很出名的演员,表演甚至会出现笑场的情况,但精彩的演出依旧让舞台下方响起阵阵掌声。

    随着相声小品结束后,主持人再次走上舞台,然后第三轮捐款开始。

    透明的募捐箱被美女搬上舞台,然后在主持人的大声播报下,一个一个捐款人走上舞台。

    可是,随着主持人的播报,张坤的心却越来越凉。

    两千,一千,两千。

    几十个人下来,张坤甚至没有听到一个超过五千的数字。

    果然应了李建那句话,后面一百来号人,即使加上沈刚那二十万,也比不上最开始三十多人的捐款数额。

    张坤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然后缓缓起身,慢慢朝着舞台走去,他已经对其他人不抱期望了。

    张坤走上舞台,然后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支票还有纸张递到主持人手。

    主持人轻笑接过,然后举起话筒:“接下来这位也是个人捐款,长申先生,捐。”主持人突然顿了一下,整个人脸上仿佛呆住了,愣愣的望着手支票上的数字。

    “一,一百万。”主持人几乎是喃喃出声。

    不过很快主持人就惊醒过来,目光在张坤身上闪过,然后带着狂喜之色大声播报:“没错,这位长申先生,个人捐款一百万,是的,我没有看错,请大家鼓掌,让我们感谢长申先生。”

    张坤默然的站在舞台上,接受着擂台下一双双讶然的目光,还有热烈的掌声。

    此时此刻,张坤仿佛隐隐能感觉到一双双好像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在望着自己。

    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他突然转头望向旁边的主持人:“你好,请问我借用一下那边的钢琴吗,我想要为这次的募捐大会弹奏一首钢琴曲。”

    主持人一愣,听到张坤的请求,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可不在节目单里,目光不由自主朝着舞台幕后望去。

    只见那里的节目策划人思考了一下,然后猛的点头。

    得到了策划的示意,主持人脸上立刻带起笑容,然后大声宣布道:“各位亲爱的朋友,刚才捐款一百万的长申先生想要为这次的募捐大会演奏一首钢琴曲,让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

    不过随着主持人的声音,舞台下却并没有响起预料热烈的掌声,稀稀拉拉或者有气无力的几处鼓掌,更多的则是怪异的目光。

    “这家伙想做什么,弹钢琴,他会吗。捐钱就捐钱好了,耽误大家时间干什么,我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议呢。”

    “谁说不是呢,我下午也有个客户要见。真是的,早点弄完,大家早点回去不好吗。”

    “也许是年轻人,难得有机会,想要露一手呢。不过也不想想,刚才主持人都说了,钢琴王子沈刚可在场呢,别想着露一手不成,反丢了脸面。哎,现在的年轻人,一点藏拙的心思都没有。”

    舞台下声音不大而且嘈杂,但已入了天人合一的张坤却依旧听的清清楚楚,但是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走到钢琴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