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577章 生命之歌再现


    钢琴是英昌的u133系列,全身漆黑,琴身略显老旧,表面的钢琴漆都有几处微微脱落。

    张坤默默坐到钢琴前的凳子上,然后伸出右手食指,顺着钢琴键从左一路划了过来。

    只听一道连串而动听的声音从钢琴传出,张坤微闭着眼,体会着钢琴的琴音,然后默默点头。

    张坤双手压着琴键,脑海里慢慢回想起募捐大会开头的短片,那破旧的校园,开裂的教学楼,站在裂缝前展颜欢笑的小男孩。

    张坤的双手开始舞动,手指宛如跳动的精灵,在黑白相间的琴键上飞舞。

    清脆的琴音,随着张坤脑海里画面的变动,开始慢慢响彻整个大厅。

    原本大厅里嘈杂的声音开始渐渐消失,从琴声响起之时,众人脸上一呆,略带着丝丝不敢相信之色望着台上的张坤,然后大家开始慢慢安静了下来,倾听着舞台上传来的琴声。

    张坤的脑海里从开始的短片,那残破的校园,到想起石桥小学。

    他想起第一次带着黄石开的遗物来到石桥小学时看到的景象,残破漏风的教室,泥砖搭起的课桌,没有笔,没有纸,还有那教室一角熬着稀薄的白粥。

    那种令人颤然的贫穷,那种让张坤不敢相信的景象。

    张坤手下的琴声,伴随着他脑海的画面,传来一阵阵压抑的气氛,整个大厅一片安静。

    之后,张坤脑海画面一转,他坐在学校外墙角,望着一个个穿着打满补丁的衣衫,穿着破烂的鞋子,甚至还有一个小家伙,一只脚上是白色布鞋,另一只脚上是绿色胶鞋。

    这里的贫穷让人害怕,可是与之相对的,却是那些小家伙们在学校外黄土地上肆意奔跑时,脸上那灿烂的笑容。

    在这样的贫穷下,他们却依旧有着属于他们的欢笑,他们在艰难困苦坚持着自己的快乐。

    而随之张坤的琴声也是一变,琴声开始变得努力,坚挺,有着一种难言的毅然。

    舞台下所有的观众脸色全部黯然了下来。

    紧随着,张坤脑海又出现新石桥小学开院典礼当天,当他推开新石桥小学铁门时,站在他身后那些小家伙们脸上忍不住的兴奋。

    他们快乐的在新的学校里奔跑,他们抚摸着崭新的篮球架,他们攀爬上水泥的乒乓台,他们好奇的站在操场四周绿色的草坪上。

    钢琴之声也随之转向了欢快,兴奋,那是一种苦尽甘来的快乐。

    一曲钢琴结束,整个大厅却依旧一片宁静,所有人全都沉默着,他们仿佛还沉浸在刚才那一首钢琴曲,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就连舞台上的主持人也呆呆的望着张坤,他仿佛忘记了自己的职责,他忘记了自己正在主持节目,他忘记了此时此刻他应该用鼓动的话语让大家响起热烈的掌声,他忘记了。

    张坤用手擦去自己眼角不知道何时流下的泪痕,他轻轻站起身来,然后在一片沉寂,他来到主持人身边。

    “能否让我说几句”张坤指着主持人手的话筒道。

    听到张坤的声音,主持人仿佛这才恍然惊醒,然后几乎想也没想的将手的话筒送到张坤面前。

    不过刚刚给出后,主持人突然一愣,这,他怎么把话筒给张坤了,这也不在节目单里啊。

    主持人眼光快朝着舞台下的策划人望去,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策划默默点了点头,也就默许了下来,主持人这才心里一松。

    而张坤拿到话筒后,他轻轻上前两步,站在舞台最前方,看着舞台下所有人,有人已经清醒过来,也有人依旧处于沉浸。

    有人脸色黯然,也有人面无表情,更有人眼角含泪。

    人生百态。

    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举起话筒轻轻开口了:“刚才那首钢琴曲也许很多人都听过。”

    张坤话才刚说出口,舞台下顿时便有一人忍不住站起来道:“是,生命之歌”

    张坤默然点头:“对,你们把它称呼为生命之歌,而它的正式名称应该是阳光颂。”

    “真的是生命之歌,阳光颂吗”刚才发问的人,在得到张坤的确认后,嘴里忍不住喃喃道。

    而此时,舞台下方其他人也纷纷清醒了过来。

    “生命之歌去年那个曾经一曲挽回陷入植物人生命的生命之歌”

    “没错,确实是这个,我曾经在站上听过,我家小子最喜欢这首了。”

    “听说去年生命之歌刚出来的时候特别火爆,几天的时间就霸占了络上大部分的音乐榜首。”

    “别说去年了,就算现在它也经常进入前十,火的不得了。”

    “可是,那么火的时候都没有听说作者出现过,难道是他。”

    舞台下发出嘈杂的议论声,所有人全都在讨论着生命之歌,讨论着阳光颂,他们都猜测台上的张坤难道就是生命之歌的作者

    而只有一人能够确认,那就是沈刚。

    沈刚望着舞台上张坤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没错,他能确认,从一开始张坤上台的时候他就觉得有点眼熟,而当阳光颂开始的时候,他就能够确认。没错,他就是当初,在医院病房里,以一曲阳光颂唤醒郑丹的人。

    “一曲三变,如果是你去参加全国青少年钢琴大赛的话,你肯定能得第一吧”沈刚嘴角苦涩的喃喃道。

    一首钢琴曲演奏出三种感情,这已经是只有钢琴大师才能达到的地步了。

    一直以来自认为是钢琴天才的他,即使在全国钢琴大赛上只获得了第二名,但他也不认为自己就比第一名差,他所欠缺的只是一点运气,若是再来一次,他不一定会输。

    可是,在看到张坤的时候,他的心里却完全提不起任何,哪怕一丝丝攀比的心思。

    差的太远了。

    “也许,他才是真正的钢琴天才吧”沈刚低垂着头。

    而此时,台上的张坤在众人讨论了一番后,再次开口:“没错,这首阳光颂确实就是你们说的生命之歌。而现在我要宣布一件事”

    “我将在这里举办一场临时拍卖会,拍卖品就是生命之歌阳光颂的五年全版权授权,而且,拍卖所获得的资金,我将全部捐献给这次教育系统危房改造行动。”

    “接下来我宣布,拍卖开始,底价五十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