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07章 烈火中的再见 上

霉运阴阳眼 第607章 烈火中的再见 上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那个奇怪的人的家里,他并不是住在桥洞,而是一个大房子里。

  本来上去前我是迟疑过的,因为我对于一切封闭式的房子都有着恐惧感,可是最后在那奇怪的人的眼神下,我终于选择了相信他。

  在那奇怪的人的房子里,我们走了很久,我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这是我第一次进入人类真正居住的环境,和我与黑漆漆的人的桥洞完全不一样。

  在那一天,那个奇怪的人做了食物给我吃,超乎预料的美味,是我有生以来吃到过最棒的食物。

  那天我和他玩的很开心,之后他又提出了想要我留下的意思,当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是又欣喜又害怕。

  他果然是喜欢我的,但是我真的已经有了黑漆漆的人了。

  我跑出了房间,我对着那奇怪的上下盒子大叫,然后那奇怪的人出来了,他脸上似乎很迟疑,但是他最终还是把我送了下来。

  我一路奔跑,回到桥洞,黑漆漆的人已经回来了,他拿着食物回来了,他在那里等着我。

  看到他我飞奔了过去,然后和他一起吃着从垃圾堆里找回来的食物。

  桥洞很乱,很脏,还有一股股的臭味,和那奇怪的人家里完全不一样,那里很干净,有很香的味道。

  垃圾堆里的食物也不好吃,虽然能填饱肚子,但是和那奇怪的人做的食物完全不能比,那人做的真的很好吃。

  我喜欢那个奇怪的人,喜欢他的房子,喜欢他做的食物,可是我真的已经有了黑漆漆的人了。

  我转头望了一眼身边,一身脏兮兮,从来不洗澡,所以浑身臭味的黑漆漆的人,我站起来,在他身上亲昵的蹭蹭。

  虽然我没有答应那奇怪的人和他在一起的要求,但是那个人似乎并没有生气,他还是会到饭店来找我,甚至邀请我去他家玩。

  每次我都会去,后来甚至我不去饭店了,因为那个奇怪的人答应我每次都给我足够的食物。

  所以后来,我每次都会去那个奇怪的人的家里等他。

  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我们经常一起玩耍,他给我做了很多我从没吃过的东西,真的好好吃好好吃。

  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我们经常午会在一起,而当他去上班,是这样的吧,我听那个奇怪的人是这么说的,他去上班,然后我就会回到桥洞里去陪着黑漆漆的人。

  虽然我喜欢那个奇怪的人,但黑漆漆的人才是我的全部。

  不过我喜欢这样的日子,有黑漆漆的人,也有奇怪的人。

  直到有一天。

  那天,我和奇怪的人分开后便回到了桥洞,可奇怪的是,今天黑漆漆的人却还没有回来。

  然后天气也变的奇怪,午还晴朗的天,下午陡然下起了很大很大的雨,而黑漆漆的人还没回来,我开始担心了起来。

  天渐渐黑起来,就在我焦急的时候,黑漆漆的人终于回来了,拿着一盒食物。

  黑漆漆的人走路有点奇怪,没往日里那么自然,不过我没有多想。

  看到黑漆漆的人,我立刻亲热的靠了过去。

  晚上,我和黑漆漆的人一起消灭了食物,不过今天黑漆漆的人似乎吃的有点少。

  然后第二天。

  黑漆漆的人并没有起来。

  他躺在干草堆里,一动不动,眼能睁开,但是却动不了,脸上平常傻傻的笑容也没有了,仿佛充满了痛苦。

  我焦急的在干草堆附近走来走去,有时舔舔黑漆漆的人,他却并没有如往常那般向我笑笑,他一动不动。

  我害怕了,我仿佛感觉到黑漆漆的人身上有一种恐怖的威胁,那是一种死亡的威胁。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甚至不敢离开黑漆漆的人,我怕我一走开,当我回来的时候黑漆漆的人就没了。

  午的时候,我抽空去了附近的垃圾堆寻找食物,我甚至不敢走远,找了一点食物就回来了。

  可是当食物放在黑漆漆的人面前的时候,他却没有动。

  我肚子很饿,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想吃,看着黑漆漆的人我很害怕。

  就这样我过了一天,一天都守候在黑漆漆的人身边,我希望他能好起来。

  可是,当第二天的时候,我发现,黑漆漆的人气息更弱了,一种死亡的感觉笼罩着黑漆漆的人,我更加害怕了。

  我不能失去他。

  我心里告诉自己,看着黑漆漆的人躺在干草堆上一动不动,我平生第二次流下了眼泪。

  夜晚,黑漆漆的人气息更弱了,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

  我含着泪,用嘴开始叼着黑漆漆的人往日里找来的木头,堆在一起。

  我会堆火堆,我跟黑漆漆的人学的,虽然我不会点火,但是我会堆。

  我把柴火堆在一起,然后跑了出去,黑漆漆的人点火的方式我学不会,所以我在外面到处寻找火源。

  庆幸的是我找到了,我带着火源回到了桥洞,点燃了那堆火。

  在火光,我看着黑漆漆的人,此时此刻,我却想起了妈妈死的那天,那些人将妈妈用火烧着,然后撕开吃掉后,人脸上那种满足之色,他们吃掉妈妈后仿佛变得更加精神,气血更加活跃。

  也许,我能救黑漆漆的人,用我自己。

  看看黑漆漆的人,看看火堆,站在河边看看自己,然后我张开锋利的牙齿,对着自己的右前肢狠狠咬了下去。

  锋利的牙齿咬合下,剧烈的疼痛。

  “咔擦”一声,断了。

  我将自己的右前肢咬下来,强忍着足以让我眩晕的痛苦,我用剩下的三只脚蹒跚的朝着火堆走去。

  我咬着自己的前肢,轻轻放在火堆上。

  我看着火,燃烧着自己的右前肢,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很快,火堆里传来一阵诱人的香味,我很快将右前肢从火堆里咬出来,然后带着滴血的身体,蹒跚来到黑漆漆的人面前,将烧黑的右前肢放到黑漆漆的人面前。

  诱人的香味让黑漆漆的人张开了眼,他仿佛看到了食物,一把抓过我嘴里的右前肢,然后第一次坐了起来,放开嘴大咬。

  而我,带着痛苦,蜷缩着身子,舌头在伤口上轻轻舔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