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09章 身死不惜
  中心医院的救护车将黑漆漆的人和张坤带回了医院。

  急诊科,值班医生强忍着难忍的臭味给黑漆漆的人做了检查。

  “张主任,病人胸腹有淤肿伤痕,似乎被强烈殴打过,之后应该又受过寒,现在高烧41°,并引发失水,心力衰竭,很严重,必须尽快住院”值班医生斟酌着话语道。

  对于张坤他是认识的,事实上,整个中心医院不认识张坤的也没有几个了。

  近几年来唯一的实习医生,实习副主任,而现在,已经是实实在在的脑神经科副主任,比他的职位还高。更何况张主任身上还有着传说中的官二代。

  所以值班医生说话十分斟酌用词。

  听完值班医生的话,张坤默默点了点头,事实上在来之前他已经做过一些大概的检查,得出的结果和这大同小异。

  “谢谢你了王医生,那么就麻烦你帮忙办理一下住院手续,他的一切医疗费用由我来负责”

  听到张坤的话,王医生却轻叹一声:“张主任,关于住院恐怕有点麻烦,这位病人。”

  王医生望向黑漆漆的人,一身的脏污,再加上身上难闻的气味,微微皱眉:“放在普通病房肯定是不合适的,可是我们急诊科已经没有合适的病房了,你看”

  张坤转头望了一眼黑漆漆的人,轻叹点了点头:“我明白了,王医生,你帮忙办理一下住院手续,然后把他送到脑神经科,我会给他安排一间单独的病房。”

  王医生歉意的点了点头:“恩,谢谢张主任理解,其实这样也是最好的,毕竟这位病人实在不合适和其他病人住在一起,好的,张主任稍等,我马上就去办住院手续。”

  “谢谢”张坤点头。

  王医生离开后,张坤默默站在昏迷的黑漆漆的人面前,望着那脏兮兮的脸,眼角一颤,脸上青红不定,双拳握的很紧很紧。

  而这时,旁边突然传来“汪汪”之声,大黄站在病床前,充满警惕的望着张坤。

  张坤低下头望了大黄一眼,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

  蹲下身,望着大黄,眼眶忍不住又红了起来,他想摸摸大黄的脑袋,可是却已经不能了。

  张坤抿嘴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放心,我不会打他的,既然已经答应了你会救他的,那么我就一定会救他的。”

  听完张坤的话,大黄眼中的警惕之色这才稍稍退去,然后看着张坤,轻轻靠了过来,用脸在张坤身上蹭了蹭,似乎在安慰着他。

  王医生很快弄好了住院单,然后在护士的帮助下,将黑漆漆的人送到脑神经科。

  晚上值班的护士看到张坤也很惊讶,不过很快在张坤的吩咐下,安排了一间没人的双人病房,总算一切还算顺利。

  不过在后来给黑漆漆的人打点滴的时候出了点问题,黑漆漆的人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的泥垢早就看不清血管的存在,护士起码换了三盆水,才算洗干净黑漆漆的手,然后消毒三遍,这才扎好针。

  看着干净的护士,强忍着酸臭给黑漆漆的人打点滴,眉头紧皱的模样张坤也略感抱歉。在安顿好黑漆漆的人后,张坤特意去外面买了一些宵夜和水果给王医生还有护士们送去,感谢他们帮忙。

  忙完之后张坤坐在黑漆漆的人病房里另一张病床上,抱着腿,双眼木然的望着依旧昏迷的黑漆漆的人。

  在大黄的记忆里张坤知道,所谓黑漆漆的人其实就是一个流浪汉,而且还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流浪汉。

  不说他是神经病,但最起码存在精神异常。

  在大黄眼中,黑漆漆的人很少说话,脸上从来都是一副傻笑的模样,和流浪狗流浪猫一样,在城市里寻找别人丢弃的食物生活。

  而这,就是大黄的主人。

  明明以大黄的聪慧,它可以很轻松的找到一个舒适的环境,一个喜爱它的主人,每天和主人一起玩耍,奔跑,然后享受美食就好了。

  可是大黄没有,他选择了住在桥洞,每天吃着垃圾堆里找来的食物。

  仅仅因为黑漆漆的人救了它,在它生死存亡的时候,给了它一口垃圾堆里的吃食,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它在烈火中结束了自己,把自己做成了食物,仅仅是因为在它的记忆中,那些恐怖的人吃了狗之后,气血立刻旺盛了起来。

  他希望黑漆漆的人能在吃了自己后,也如那些人一样,气血旺盛起来,然后活下来。

  曾经你用食物救活了我,今日我便化身食物,只愿你能好好活下去。

  “好一个简单的一命还一命啊”张坤望着守护在床边的大黄,嘴角露出一丝苦涩。

  也许,在动物的眼中,这就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感恩吧。

  你救我一命,在需要时我便还你一命,身死不惜。

  “可是,真傻。”张坤木然抬头,望着天花板。

  第二天早上,张坤在病房里呆了一夜,然后直接上班了。

  黑漆漆的人也在打过点滴后,高烧终于退了,失水也得了暂时的治疗,然后下午的时候,他终于从昏迷中醒来。

  醒来后黑漆漆的人双眼无神,面无表情,就那么躺在床上不动也不说。

  床边的张坤也是面无表情,对于黑漆漆的人,他没有丝毫,哪怕一点点好感,虽然他已经知道不是他杀的大黄,但大黄终究是因他而死。

  病房里,唯一高兴的恐怕只有在病床旁飞来飞去的大黄了。

  看到黑漆漆的人终于睁开眼,它高兴的不得了,围着黑漆漆的人不停叫唤,即使黑漆漆的人已经看不到,听不到。

  这时,谢志天突然走了进来,站到张坤面前:“看你今天一天脸色都不好,怎么,床上这位是你”

  张坤看了谢志天一眼,然后默默道:“是大黄的主人。”

  “大黄”谢志天脸上明显一愣,他又看看张坤的脸色,猛然问道:“大黄怎么了”

  张坤低下头:“从今以后,没有大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