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23章 撞人了
  手机阅读

  九月的南山市是炙热的,午一点多,烈日当头,正是一天最热的时候,所以街道上行人稀少,就连路边的摊贩们也是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

  而此时,在人行道上,一青年快步走着,满身酒气,但度着实不慢,他一边走还一边看看手腕上的时间。

  一点五十,还有十分钟,得走快点才行,要不然下午的课又要迟到了。

  张坤看着手腕上的时间暗暗嘀咕着。

  张坤刚从医院的酒会离开,上午的学术交流会举办的很是成功,大家相互交流相互探讨,张坤也认识了很多医学界的前辈。

  在酒会上,大家都很热情的和张坤招呼着,如此天才洋溢的青年人,值得他们好好结交。

  在国的酒桌上,热情与否就全在酒上了。而看着一个个医学前辈如此热情,张坤也委实推脱不掉,只能你来我往,酒到杯干,不知不觉张坤也开始喝的有点大了。

  直到酒会结束,张坤一看时间,一点四十。

  张坤浑身酒气瞬间就醒了一半,下午的必修课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了。

  当下张坤就向李院长和唐国华说清楚便告辞,上午就已经缺勤,下午可不能再逃了,这才刚开学几天啊,如果接二连三的这么逃课,给老师的印象多不好

  更何况,在学校里还有个一门心思找他麻烦的彭艺博,张坤自然就要更加注意了。

  听完张坤的话,李院长想了想也没有强留。

  张坤已经出席了上午的交流会,而且也就神经电生理做了演讲,赢得了满堂喝彩,给心医院挣了一个大大的脸面,所以,下午张坤在不在也就没关系了。

  李院长放行,唐国华自然也没话说,于是张坤便直接离开了。

  从心医院到湘南附一,以正常度的话要将近半个小时,所以想要在两点上课前赶到教室,张坤就必须加快度。

  好在现在正是午,路上行人稀少,所以张坤走的快了,倒也不用担心拥挤什么的。

  就这样,张坤带着浑身酒气,边看着时间边快步走着。

  不过就在张坤经过一个转角的时候,张坤脸上一变,脚下陡然刹车。

  可是惯性的作用,再加上此时张坤喝酒略多,影响了一身机能反应,只见“碰”的一声,两道身影撞到了一起。

  张坤被撞的身体晃了晃,便立刻站稳了下来,可是对面一人却被撞的倒飞了出去,直跌出去近两米远。

  张坤脸色一变,立刻快走两步,来到被他撞飞倒地的人影面前。

  当张坤看到地上人影的时候,脸色瞬间变的苍白。

  头发斑白,满脸皱纹,是一个老妇人,约莫六十岁上下,而此时,老人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泛青。

  张坤几乎想也不想的跪到老妇人面前,然后摸了一下老人脖颈动脉,起搏微弱。探了一下老人鼻息,几近于无。最后撑开老人眼睑,瞳孔放大。

  不好,闭气昏迷。

  张坤脸色难看,他深呼吸,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右手大拇指狠狠按在老人人之上。

  十秒之后,随着一阵气流吹过张坤右手,老妇人的胸口终于再次起伏。

  张坤连忙按了下老妇人脖颈脉搏,然后确定了一下鼻息,张坤终于松了口气,闭气总算是救过来了。

  不过老妇人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张坤撑开老妇人眼睑,瞳孔还是放大。

  张坤几乎想也不想的横抱起老妇人,然后直接冲到马路上,挡住一辆行驶的出租车。

  车上有客人,但是张坤依旧拦住了:“师傅,帮忙救人,送我们去心医院”

  车上司机看到张坤怀的老妇人脸色也是一变,不过他车上已经有乘客了啊,司机一时僵住了。

  而这时,坐在后面的乘客看到这,二话不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快,快上车,救人要紧,我等下一辆车”

  张坤也来不及说感谢,直接抱着老妇人冲上了出租车,然后司机也仿佛回过神来,二话不说调转车头就朝着心医院疾驰而去。

  心医院急救室外,张坤焦急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才刚离开医院不到二十分钟,结果就又回来了,张坤看看时间,两点。

  好吧,下午的课算是又上不成了,一天之内,上下两节必修课全部缺勤。

  虽然这对于高时期经常旷课的张坤来说并不算什么,可是我都打算改过自信重新做人了,怎么又变成这样了。

  好吧,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张坤转头望了下急救室内的灯,心里万分祈求: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

  十几分钟后,急救室大门终于打开,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

  看到人,张坤也不见外的直接走了上去:“王医生,怎么样,老人家没什么事吧。”

  看到张坤,王医生点了点头:“人没事,只不过病人之前应该有低血糖和颈椎病,所以被强烈撞击之下,就直接昏迷过去了,现在我已经给她安排了点滴,打完之后应该就会清醒过来,张主任不要太担心了。”

  听到这,张坤焦急的心总算稍稍放松了一些,然后满脸感激:“恩,王医生,谢谢了。”

  “不用,那张主任,我先去忙其他事了。”王医生笑笑。

  “行,你先忙”张坤和王医生握了握手,这时候急救室内一张移动病床被推了出来,病床上挂着点滴,那被张坤撞着的老妇人依旧处于昏迷之,不过脸上的铁青之色已经消失。

  张坤跟着移动病床来到急救科的一间病房,然后和护士一起将老妇人小心的抬上病床。

  望着老妇人昏迷的模样,张坤看向旁边的小护士:“麻烦你帮我找找看,老人家身上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我看能不能联系到她家人。”

  “哎,张主任,你等一下啊”听到张坤的话,小护士点了点头,然后在老妇人身上口袋小心掏摸了一会,然后果然找出一个老人手机。

  张坤接过后直接打开通讯录,看了一下。

  通讯记录上联系电话很少,更多的则是未接来电,而其某一个未接来电最多。

  张坤想了一下,然后直接拨通了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立刻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你是谁,你为什么拿着我电话,我警告你,千万别乱来。”

  是一个女孩的声音,声音清脆动听,只是此时此刻却充满了怒火。

  张坤脸上一阵愕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