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28章 一个人的世界


    手机阅读

    “朱奶奶”张坤招呼一声,然后快步追到朱彩萍身前,半弓着腰,略带亲切的笑容道:“您老身体好些了么”

    不过对于张坤的招呼,朱彩萍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身子顿都没有顿一下,依旧朝着家属楼走去。

    看到这,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但脸上却依旧轻笑着,毫不在意的跟在朱彩萍身后。

    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然后朱彩萍木然的拿出挂在胸前唯一的钥匙打开家门,进去后也没关上大门,张坤便连忙跟在朱彩萍身后走了进去。

    将水果篮放在客厅茶几上,然后张坤这才有空打量起了整个房间的布局。

    虽然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了,但那时候张坤也没来得及多看,将两人送回来后张坤便离开了。

    客厅不大,加起来估计才十个平方,放了个电视柜,沙发茶几,基本就已经只剩下一半的活动空间了。

    不过在电视柜靠着的墙壁上,还安装了一整面大大的玻璃镜子。在镜子的反射下,倒也显得空间并不是那么狭小了。

    而在客厅一边是厨房,另一边则是两件卧室。

    其中一间是关着的,而另一间看上去则应该是朱彩萍住的了。

    张坤悄悄望了一眼,里面一张木床,书桌,衣柜,一张靠椅,一个老式挂衣架,然后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简陋,简陋到甚至只能用朴素两个字来形容了。

    这就是一个教授的家,一个博士生导师的家,一个研究所负责人的家。

    张坤抿着嘴,望了眼旁边飞着的严正浩,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而此时,朱彩萍回到家里,然后径直去到厨房,拿起一个小桶和抹布来到客厅。打湿抹布,然后来到沙发茶几前,看上去似乎是要打扫卫生。

    看到这,张坤连忙冲到朱彩萍面前:“朱奶奶,我来,我来”

    说着,张坤便要去拿朱彩萍手中的抹布,不过朱彩萍却仿佛没有看到张坤一般,依旧拿着打湿的抹布,一点一点从沙发上开始擦起。

    张坤拿了几次,却依旧拿不到朱彩萍手中的抹布,抓了抓脑袋,张坤左右张望了一会,然后终于在厨房里找到另一块抹布。

    拿着抹布,张坤放到小桶里打湿:“朱奶奶,我帮你一起打扫啊”

    说着,张坤来到电视柜前,然后也开始擦拭了起来。

    一边打扫卫生,张坤的目光也始终注视着朱彩萍的身影。

    过了一会,张坤似乎随口的道:“朱奶奶,您是一个人住吗”

    “”朱彩萍低头擦着茶几。

    “朱奶奶,昨天那是您孙女吧,真漂亮,她好像也是湘南附一的学生”

    “”朱彩萍清洗抹布。

    “朱奶奶,您儿子呢,不在家吗。”

    “。”

    张坤尝试着和朱彩萍交流,可是让张坤失望的是,对于他的话,朱彩萍没有任何反应,就如同没有听见一般,甚至就当张坤不存在一样。

    望着朱彩萍擦完茶几,来到电视柜面前,然后拿着抹布,将张坤刚擦过的地方又重新擦了一遍,张坤眉头一凝。

    自己擦过的地方,甚至水渍都还没干,而朱彩萍却依旧重新擦上一遍,这到底是觉得我擦的不干净,还是说,在她心里,这些地方根本就没擦过呢

    甚至说,在她眼里,自己到底存不存在

    张坤想起严正浩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不言不语,和任何人都不说话,即使是若凝也一样。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看到了就和没看到一样,每天都只是一个人。”

    旁若无人,这才是真正的旁若无人吧。

    就好像在她眼里,世界上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一样,其他所有人都不存在。

    紧闭心门,孤独的,一个人生活在一个世界里。

    严正浩曾经说过,朱彩萍的心就好像已经死了一样。

    如果不是身体本身还存在的求生本能,让朱彩萍坚持着吃饭睡觉,否则,说不定此时朱彩萍早就已经死去。

    心如死灰,行尸走肉,说的恐怕就是现在朱彩萍的情况了。

    张坤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如果连沟通都没有办法的话,那么自己怎么可能治好朱彩萍的心病

    看来还是得下重药才行了。

    张坤一咬牙:“朱奶奶,您丈夫呢怎么没看到过”

    “。”朱彩萍依旧没有反应,木然的擦拭着电视上的灰尘。

    “朱奶奶,听说严正浩教授曾经担任过研究所的负责人,是吗”

    “。”毫无反应。

    看到这,张坤一抿嘴,抬头望了眼半空的严正浩,只见严正浩也是满脸的无奈。

    张坤眉角一凝,再次开口:“朱奶奶,严正浩教授被人谋杀,您知道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坤一双眼睛死盯着朱彩萍脸上,尤其是双眼的任何一丝变化,可是张坤失望了,朱彩萍依旧是那副木然的样子,仿佛没有听见,没有看到。

    张坤眼角一颤,然后不死心的又说了一句:“朱奶奶,严教授死后,你想过他吗”

    “。”朱彩萍擦完电视柜,然后拿起小桶朝着卧室走去。

    张坤整个脸瞬间塌了下来。

    不行,不行,还是不行。

    张坤握拳狠狠一锤:“靠,这样还怎么搞啊,严教授,您到是想个办法啊。”张坤抬头望向严正浩。

    可是严正浩苦笑一声:“我要是有办法就不求你了。”

    张坤叹息一声,望了严正浩一眼,然后拿着抹布跟着朱彩萍来到卧室。

    朱彩萍已经开始擦拭书桌,而这时张坤望向书桌的时候双眼突然一亮,严正浩的相片。

    张坤立刻快步上去,一把抓起相片,擦了一下,然后放到朱彩萍面前:“朱奶奶,您还认识他吗,严正浩啊,您丈夫,他被人谋杀了。”

    张坤略带着激动的喊道,可是,朱彩萍依旧木然的擦着书桌。

    一个小时后,张坤终于放弃了,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马上就要十一点半,再不走的话,严若凝就要回来了。

    最终,张坤无奈离去。

    而就在张坤走后两分钟,一个靓丽的女孩子打开大门,然后看到茶几上摆着的水果篮,严若凝不由脱口道:“奶奶,今天谁来过吗”

    对于严若凝的问话,当然是没能得到回答的,朱彩萍依旧站在厨房木然的洗着碗。

    不过严若凝却毫不在意,只是望着水果篮若有所思的样子,眼神闪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