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53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手机阅读

    而在尹光亮等人和教务处领导相继离开后,彭艺博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深深的望了张坤一眼,然后便也转身离去,宿舍只剩下张坤一人。品 书 网

    张坤在护栏边站了一会,然后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回到宿舍将被警察翻乱的一些东西稍稍整理了一下,然后便也关上宿舍大门离开了。

    离开宿舍,张坤也没有回教学楼,而是朝着学校大门的方向走去,不过在经过一个花坛的时候,张坤蹲下身整理一下鞋带,然后便径直离开了学校。

    张坤漫步在行人大街上,慢慢回到御景花园。

    上楼,走到自己家,张坤往沙发上一坐,这才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白色透明的密封袋。

    密封袋并不大,三厘米宽五厘米长,透明的密封袋里装着一些白色粉末。

    拿着密封袋在眼前,张坤好奇的看来看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毒品

    张坤稍稍抛动了一下,好家伙,居然差不多有二三十克的样子,张坤随手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脸色猛的一变。

    藏毒三十克,可以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依据情节严重,判处一定数量罚金。

    罚钱倒还是其次,但是三年到七年的有期徒刑,张坤脸色铁青。

    迟恒那混蛋是想把他往死里整啊。

    七年一个人的人生有多少个七年

    如果他真不幸被抓到藏毒,张坤丝毫不怀疑迟恒绝对有办法将他的判决弄成最严重的级别。

    那么七年之后,他还是那个他吗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坐牢七年,基本人就废了一半了。

    “迟恒”张坤咬牙念出这两个字,脸上难得的充满了愤怒之色。

    今天的事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就是一个老套狗血的情节,栽赃嫁祸。

    之前张坤在教室上课的时候,严正浩匆匆忙忙而来,就是告诉张坤一件事,他刚才去宿舍找张坤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人从张坤宿舍上面一层,利用绳索,透过宿舍窗户进入张坤几人的房间,然后将一包白色的东西放在张坤床铺之下。

    看着那人鬼鬼祟祟的模样,那一包白色粉末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严正浩几乎本能的想到了毒品这两个字。

    那么,为什么会有人将毒品放到张坤床铺下面

    任何人只要一想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于是严正浩这才急匆匆的找到张坤,说清楚这些事情。

    当听完之后,张坤几乎本能的想到一个人:迟恒。

    之前他还在想,已经十几天过去了,居然还没看到迟恒的报复,难道迟恒真的放弃了

    可是现在一看,原来是打算玩阴招啊。

    而就算这件事和迟恒无关,但是听严正浩说的情况,一个人鬼鬼祟祟,还是利用吊绳进入自己宿舍,将一包未知的奇怪白色粉末放到自己床铺下面,就算那一包粉末不是毒品,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下,张坤几乎想也不想的站起身,然后和老师请假说要上厕所。

    离开教室后,张坤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宿舍楼。

    张坤也没从楼梯上去,让严正浩帮忙把风,然后直接从宿舍楼后面,沿着一道道窗户,水管,麻利的爬了上去。

    张坤的宿舍并不高,几楼而已,对张坤现在来说完全没什么难度。

    进入宿舍后,张坤直接掀开凉席,果然发现了下面一包白色粉末。

    拿上粉末,张坤也来不及多想,立刻又从窗户离开,然后回到教学楼,不过在经过一个花坛的时候,张坤将那包白色粉末藏在了花坛下一个角落。

    回到教室,一个小时之后彭艺博便找了过来,后面的事就是那样了。

    张坤望着茶几上的白色粉末,脸色铁青,如果说之前还不能确认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在尹光亮来了之后张坤就可以肯定了,这东西绝对是毒品,没的跑了。

    好啊,迟恒啊迟恒,为了对付我,你连毒品都拿出来了。

    栽赃嫁祸是吧

    七年,你想误我七年哼,那就别怪我了。

    张坤快步走到卧室,然后找出行李包,在里面找出一张得到于一年前,但是他却从没用过的名片。

    张坤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

    “你好,请问是梁队长吗”张坤开口问道。

    “是我,你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带着威严的中年男声。

    “梁队长你好,我是张坤,中心医院脑神经外科。”

    张坤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猛然传来一阵惊喜声:“是,张医生”

    张坤笑了笑:“哎,是我,梁队长,你父亲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

    “真是张医生啊,多亏你,家父现在身体安康,能吃能喝,和以前差不多,前段时间我们还一起出去旅行了一次。”

    “哎,那就好。对了梁队长,有个问题我能向你请教一下吗”

    “张医生你这话说的,有什么事你说。”

    “是这样的,我就想问问,抓毒的事情你那里负不负责啊。”

    “抓毒毒品吗当然可以啊,我们刑侦大队虽然主要负责各种刑事案件,但是如果遇到毒品案也是可以管管的,怎么,张医生突然问这个,是有什么发现吗”

    “恩,确实是有一点,今天突然遇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还偶然间听到他和别人谈话,说什么,海格因,恐怕有点问题。”

    “嗯,海格因张医生能够详细说一下吗”梁碧声音一沉,正色道。

    “嗯,我现在也不确定,让我再观察一下,如果有确定信息后我再给你打电话吧,否则万一要是弄错了,别白耽误你们的工作,你们也忙。”张坤笑道。

    “不是,张医生,你千万别,那些家伙都很危险的,你还是告诉我,让我来调查吧。”

    不过张坤笑了笑却直接道:“梁队长,你放心,我会小心的,等我有了确认消息后再联系你吧,就这样啊,我再去看看。”

    “等等,张医生,如果你真执意要去的,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切事情,以安全第一,如果发现任何异常,第一时间告诉我,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明白吗”似乎发现张坤执意要做,梁碧连忙道。

    “你放心,我知道的,那行,有消息我再通知你”说完,张坤便直接挂了电话。

    收线后,张坤望向茶几上那包密封的白色粉末,脸色一冷。

    迟恒,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