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54章 真是见了鬼了

霉运阴阳眼 第654章 真是见了鬼了

  手机阅读

  夜,南山市一片高档花园别墅小区,其一栋二层楼别墅。

  迟恒冷着脸坐在沙发上,满脸铁青之色,而在他面前,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面色忐忑不安,不知所措的望着迟恒。

  “团长,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亲手把那包东西放在那张坤的床铺下,我发誓。”青年略带着焦急的道。

  迟恒冷着脸,一言不发。

  青年脸上焦急之色越来越重:“团长,我真的真的是亲手放的啊,您想,您吩咐的事,我怎么敢不办好。而且东西放好离开后,我还专门在宿舍不远的地方盯着,就为了怕发生意外。我可以保证,在警察来之前,绝对没有人进过宿舍。”

  青年越说越急,说道后面甚至差点带上哭音。

  他可是知道迟恒的可怕,如果今天这件事不解释清楚,愤怒之下的迟恒会做出什么事,他也不敢保证。

  不说这还好,听到这,迟恒嘴角一跳,然后咬着牙冷冷道:“那么你告诉我,既然没人进过宿舍,那包东西怎么就没了”

  “这,这,我也不知道”青年先是诺诺两声,然后整个人都仿佛泄了气一般。

  他也想不明白,明明他一直都盯着宿舍,在他离开后就没人进去过,那么东西怎么就没了呢

  青年越想脑子越糊涂,看着迟恒冷冰冰的脸也越来越害怕,浑身都开始轻轻颤抖,最终青年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然后一下跪倒在迟恒面前。

  “团长,我真的把那包东西放在张坤床底了啊,你要相信我啊,您吩咐的事,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一定会做的啊,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真的放了啊”

  青年眼泪鼻涕直流,大声哭道。

  看到这,迟恒眼神一沉,深深望了青年一眼,终于脸上铁青之色稍散,然后沉声道:“好了,别哭了,站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动不动就跪像什么样子,我也没说不相信你啊。”

  说完,迟恒看着依旧颤颤咧咧跪着的青年脸色一沉,怒声道:“让你站起来你就站起来,我说的话不管用了吗”

  听到这,青年脸色一变,猛的站起身来,只是依旧低垂着头站在那里。

  看到这迟恒冷哼一声,随即拿起沙发旁一杯红酒,一口而下。

  似血的液体顺着迟恒嘴角流下,迟恒一饮而尽,然后碰的一声将高脚杯狠狠按在玻璃茶几上,然后低哼一声:“真是见了鬼了。”

  明明计划的这么好的事,而且期间一步不差,时间上也安排的十分紧密,就这样,居然还能被张坤逃过一劫。

  他是知道面前这人的,在进学校开始就死命巴结他,对他可谓是言听计从,他相信,既然是他吩咐的事,这家伙绝对不敢有丝毫放水,否则他也不敢将这件事交给面前这人去做。

  要知道,这件事如果败露,即使是他也不好收尾。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计划的这么好的事,居然就失败了既然没人进过宿舍,那包东西到底怎么就不见了

  难道真见了鬼了迟恒在心里恨恨嘀咕着。

  不过,迟恒绝对想不到,他还真就见了鬼了。要不是严正浩碰巧撞上,说不定张坤还真就被他阴了。

  在心里恨恨嘀咕一番,迟恒抬起头望着面前依旧忐忑不安的青年,叹了口气,脸上稍稍露出一丝亲和之色:“好了,这件事既然失败就算了,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是绝对相信你的,否则我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来做。”

  “这次那家伙算是逃过一劫,但下一次,我绝对要他好看。扫了我的面子,还打了我,这件事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不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包东西没了,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你这段时间最好出去躲躲。”

  “你拿十万块钱,然后向学校申请休息留级,出去好好玩玩,放松一下。”

  看到迟恒脸色稍好,青年也是心底一松,而再听到十万块钱,青年面色一惊,随即眼闪过一丝喜色。

  十万啊,这么多钱

  能出去玩也好,而且这么多钱,足够他玩很多地方了。

  跟着迟恒就是这点好,只要舍得给他办事,钱绝对不会少。

  青年就是看了这点,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迟恒,入学以来,恶心事也做了不少,被同学们鄙视过,也被学校通报批评过,但是青年不在乎,只要有钱,鄙视算什么通报批评算什么

  而且迟恒已经承诺,只要他毕业后,就给他安排一份不错的工作,如果愿意继续跟着迟恒干也是可以的,至于跟着迟恒干什么,那还用说。

  不过对青年来说,只要有钱,做什么不是做

  而迟恒也正是抓住青年的这个心思,所以才对放心大胆的把这件事交给他做。

  迟恒放下高脚杯,然后站了起来,轻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跟我来”说完,迟恒便当先走上客厅旁的楼梯朝着二楼走去,青年面带喜色连忙跟上。

  不过就在两人走上楼梯然后消失在二楼转角的时候,一楼客厅,突然悄无声息走出一道人影。

  张坤望着二楼转角的方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为了栽赃嫁祸连毒品都弄出来了,七年的牢狱之灾,你以为就这么能算了”

  张坤低声说完,然后来到沙发茶几旁,望着玻璃茶几上的高脚杯和红酒,随即从裤兜里掏出那包疑似毒品的白色粉末。

  透明的密封袋小心打开,然后对着红酒瓶口轻轻抖了抖,大约一克的白色粉末一丝不漏的全部掉入红酒,然后瞬间融化消失无踪。

  做完这一切后,张坤冷笑一声,随即身子快步走到客厅转角,再次消失不见。

  张坤想的很简单,迟恒你不是想栽赃嫁祸吗你不是想用毒品吗那就别怪我了,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被栽赃嫁祸的滋味,而且还要让这栽赃嫁祸变的货真价实。

  毒品你想玩毒好,今天就让你自己尝尝这毒品的味道。

  至于那个青年,张坤暂时只能放过了,以后总有办法治他。为虎作伥的混蛋,也必须得到应有的惩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