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56章 不可能的可能


    手机阅读

    只见随着梁碧大手一挥,五个警察留下两人看守,其余三人立刻带上手套,开始搜查了起来。

    三人从进门的客厅开始,然后逐步展开搜索,而梁碧也在房间内巡视着,寻找可疑的地方。

    迟恒则一脸铁青,倒是他旁边被铐的青年却是一脸惊吓的模样,畏畏缩缩的样子。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报告,一楼客厅没异常”

    “报告,一楼餐厅没异常。”

    “报告,一楼厨房没有异常”

    “报告,二楼1号室没异常”

    “报告,没异常”

    半个小时过去,三个警察非常仔细的搜索着整个别墅,而随着他们搜查的进度报告,迟恒脸上的怒火开始再次慢慢升起。

    只见迟恒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冷冷的望着依旧站在客厅中央的梁碧:“怎么样,这位警官,什么都没有,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仅仅是一个莫名其妙的举报,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你居然擅自搜查我的私人住所,而且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给我戴上手铐。好,很好,这件事我想广大媒体同志都会非常感兴趣的。”

    “而且,我想市公安局的李局长,也会对你这样的办案方式喜欢的,你放心,我绝对会一五一十,丝毫不漏告诉他。”

    迟恒面带讥笑,语气咬牙切齿的道,隐隐含着威胁的意味。

    说完,迟恒冷笑一声,然后怪声道:“我说过,这铐子可不是那么好上的。”

    对于迟恒的怪言怪语,梁碧只是淡淡的望了他一眼,然后便继续面无表情的巡视着,倒是看守迟恒的那位年轻警察脸上闪过一丝紧张。

    莫不是今天真的来错了

    刚才他说什么,李局长难道他还认识李局长

    坏了。

    而这时,二楼楼梯口又传来一道声音:“报告,二楼4号室无异常,不过发现有暗藏保险箱,请求支援。”

    梁碧听了脚步一顿,然后转头朝着迟恒望去,淡淡的道:“打开”

    迟恒眼角一颤,然后怒视着梁碧:“你谁啊,你让我打开我就打开,那是我私人保险箱,打开后谁知道你们会做什么。”

    面对迟恒的怒吼,梁碧淡淡的道:“我不是谁,我只是一个人民警察,而你,身为一个中国公民,有责任配合我们的检查工作。”

    迟恒脸色铁青:“公民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公民的”迟恒冷笑着举起双手上的手铐。

    梁碧脸色一冷:“最后再说一句,你是自己开还是我亲自来”说完,梁碧脸上居然露出一丝狰狞之色,面上带着不善。

    看着梁碧脸上的表情,迟恒心头一跳。

    最终,迟恒紧咬牙关,狠狠瞪了梁碧一眼,却是什么话也没说,朝着二楼走去。

    混蛋混蛋混蛋,居然敢威胁我。

    你等着,只要小爷我脱身了,我绝对要你生死两难

    迟恒在心里怒吼,不过勉强还保持着理智的他总算还知道,眼前亏吃不得。

    不就是打开保险箱吗,你们这些穷鬼,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钱,也让你们知道,你们到底得罪的是什么样的人物。

    迟恒面带冷笑走上楼梯,来到主卧室。

    卧室里已经站着三名警察,而隐藏保险柜用的滑动书架也已经被推开,直接露出了后面的金属箱。

    迟恒先是冷冷的看了三个警察一眼,然后也不管他身后跟来的梁碧,径直来到保险箱前蹲下,然后稍稍拦住点身形,便输入密码。

    只听保险箱传来咔的一声,然后迟恒冷笑着,铐着的双手径直打开保险箱,还一边冷声道:“我跟你们说,我这箱子里有多少钱可都是有数的,万一要是少了任何一点,你们谁都。”

    不过话刚说到一半,迟恒整个人却突然愣在了那里,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保险箱内部:“这,这怎么可能”

    迟恒身子一颤,眼中带着恐惧之色,不过很快迟恒就回过神来,还放在保险箱上的双手猛的一用力,就要将保险箱关上,不过这时,一道黑影瞬间抓住迟恒的肩膀。

    一用力,迟恒整个身子被猛的向后甩飞了出去。而正快速关闭的保险箱门也被一只手稳稳抓住。

    梁碧一把抓住保险箱门,然后双眼朝着保险箱内望去,他直接无视了保险箱内大把大把的红色,眼神快速抓住一包密封袋装着的白色粉末。

    梁碧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今天还真没白来”

    而迟恒被狠狠的甩飞出去,身子甚至撞到墙面才停下来。

    他背靠着墙壁,不顾浑身酸痛,双眼死死的盯着站在保险箱前的梁碧,然后猛的怒吼:“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这样,我刚刚才打开过保险箱,里面绝对没有这东西,栽赃,你们栽赃”

    迟恒不停的怒吼,浑身却忍不住的颤抖。

    没错,保险箱他刚才还打开过,还从里面拿了十万块钱,明明那时候还什么都没有。

    可是现在。

    前后不过十分钟的时间,居然有人把一包奇怪的东西放进他的保险箱,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最主要的是,迟恒在看到那密封袋的第一眼就惊恐的发现,是那么的熟悉。

    这根本就是他弄来栽赃张坤,然后又消失的那一包。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迟恒在心里怒吼,同时浑身颤抖,他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

    今天所有的事都显得那么的邪门,难道他真遇上鬼了

    迟恒不怕人,因为他有很多办法能对付人。但是,他怕鬼,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鬼。

    面对迟恒的怒吼,梁碧脸上脸上露出一丝轻笑,掏出一个白色手套带上,从保险箱里拿出那包白色粉末,然后转头看上旁边一名三十来岁的警察:“封上。”

    “是”旁边那人应了一声,然后快速掏出一张封条,将保险箱涂上胶水封了起来。

    梁碧拿着那包白色粉末来到迟恒面前,低垂着头望着坐在地面的迟恒:“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

    迟恒紧咬牙关,怒视着梁碧,却是再不发一言。

    因为他发现,今天的事如果不是鬼弄的,那就是有人在搞他,而面前这人很可能就是参与者之一。

    现在这时候就是说多错多,还不如不说,只有等去到派出所,然后等他的律师到之后才好想办法洗清罪名。

    看到迟恒一言不发,梁碧也不在意,一挥手:“带走”

    说完,迟恒用一层新的密封袋装好那包白色粉末,然后和其他几人带着迟恒和另一名青年收队回警局。

    只不过在离开别墅的前一刻,梁碧身子一顿,然后转头望了望别墅外黑漆漆的一角。

    梁碧深深的望着,然后默默回头,继续朝着警车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