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60章 人民警察
  手机阅读

  迟斌的话听着似乎十分矛盾,但其实不然,至少梁碧一下就明白了迟斌的意思。

  迟恒吸毒,是绝对要受到惩罚,这毋庸置疑。

  但是,这件事就不必要让大众知道了,在迟家内部处理就行。而只要这件事不被大众知道,那么迟家就永远是那个没有吸毒成员的迟家。

  至于迟家的感谢,梁碧心里冷笑一声,如果这么点事就能获得迟家的感谢,那这迟家的感谢也就太不值钱了。

  相反,迟斌真正的话应该是,如果帮了我的忙,那当然什么事都没有,你好我好大家好。但如果不帮,那么就等着收获我迟家的恨意吧。

  对于迟家,梁碧其实也是不欲得罪的,毕竟是南湖省根深蒂固的豪门家族,数一数二,商政两界,黑白两道都有其势力,辐射整个省份,势力盘根错节。

  虽然梁碧身为省会城市公安刑侦大队大队长,大小也算个官了,但是如果真要对上迟家,那真的是不堪一击。

  迟家若要对付他,杀了他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只是让他丢了这身警衣,那绝对没什么问题。

  所以听完迟斌的话,梁碧也一时沉默了下来。

  看到梁碧低头沉思,迟斌眼角隐隐露出一丝不屑,不过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因为在他看来,此时梁碧的表现,明显已经被他,或者说被迟家的名号震住了。

  一个小小的市刑侦队大队长而已,在迟家面前,也就是个屁。

  梁碧并没有沉默多久,他想了一会便抬起头,笑着望向迟斌:“五十万”

  迟斌轻笑点头:“没错,五十万,而且其他几位同志也每人十万。”

  听完迟斌的话,梁碧轻笑一声,脸上露出一丝嘲讽:“想不到我梁碧居然只值五十万”

  正满脸笑容的迟斌脸上猛的一僵,不过很快迟斌又低笑一声:“梁队长如果嫌五十万太低,一百万如何只要你能放了我弟弟,一百万立刻就能到你任何指定的账户。”

  “其他人每人十万也不会少。”

  “而且,上面的关系也交给我,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来找你麻烦,大家就当今天晚上的事从没发生过。”

  “梁队长,如果这次合作愉快,以后大家也可以多走动走动嘛,对于人民警察,我从小就很崇拜,我很乐意多你这么个朋友,你看如何”

  梁碧在迟斌说出一百万的时候,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笑容,还不由自主点了点头,而随着迟斌的话,梁碧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盛,而在迟斌说完之后,梁碧脸色却猛的一转,笑容瞬间消失,面无表情的望着迟斌:“我看不怎么样。”

  “嗯”迟斌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消失:“梁队长的意思”

  梁碧淡淡的望着迟斌:“你说的没错,我是人民警察”

  这句话,配合梁碧的神色,迟斌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迟斌深深的望着梁碧:“梁队长,我们迟家不欲招惹任何人,但,也不是谁想招惹就能招惹的起的,有时候人做事,最好先想想后果是不是自己所能承担的起的。”

  十分明显的威胁的话语,而梁碧却依旧一脸淡然:“我也不欲招惹任何人,但我只是在做我份内的事而已。”

  迟斌脸色阴沉,双眼冷冰冰的望着梁碧,而梁碧也不甘示弱的对视着。

  过了几秒钟,迟斌陡然哈哈大笑两声,打破了房间里的平静:“梁队长别见怪,刚才说的话只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迟恒既然到了这里,那么该怎么办,自然你说了算。”

  “那么,接下来就不打扰梁队长办公了,你先忙”说完,迟斌向梁碧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打开房门径直走了出去。

  在迟斌离开后,梁碧也并没有久待,直接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外面,迟斌静静的坐在办公大厅的休息处,旁边站着的还有和他一起来的似乎是律师的家伙,在梁碧走出来时,迟斌还热情的向着梁碧点了点头,似乎刚才在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从没发生过一样。

  梁碧也没有回应,直接来到之前的询问室。

  询问室里的无关人等已经全部离开,只有秦青和迟恒依旧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梁碧回到座位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继续”

  听到这,秦青明显精神一振,然后立刻翻开记录本,准备继续录口供。

  而迟恒在听到梁碧的话后,脸上则瞬间萎靡了不少。

  “姓名,性别,年龄,职业”秦青再次冷声问道。

  这次迟恒并没有拒绝回答,而是一脸低沉的开口:“迟恒,男,21岁,学生”

  从梁碧进来并吩咐继续录口供,而大哥却没有出现后,迟恒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大哥已经不管了吗

  既然如此,那么想问什么就问吧,反正我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

  有了心理上的突破口,录口供终于得以进行。有些事迟恒是能说则说,但是关于毒品,迟恒自然一口咬定不是他的,他就是被人栽赃。

  迟恒心里清楚,那毒品确实曾经是他的,但那是曾经,它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自己保险箱里。

  他被人栽赃了,迟恒很肯定,而且对于栽赃他的人,迟恒心里也隐隐有了猜测。

  一想到那个人,迟恒就忍不住咬牙切齿,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

  等着吧,只要我能出去,我一定非弄死他不可,任何人都不能阻止。

  迟恒对某人的恨意在这一刻终于达到了顶点,一个足以让迟恒不顾所有枷锁的顶点。

  录口供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半顺利半不顺利的进行着,不过十分钟后,询问室大门再次响起了敲门声,然后大门直接打开,一个身穿,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出现在门口。

  他朝里面望了望,然后直接看向梁碧:“老梁,有时间吗,我有点事想要和你聊聊”

  ps:在医院呆到现在才回来,更新的晚了,大家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