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63章 反击
  而严正浩在张坤动起来后,也好奇的飞到张坤头顶,他对张坤会怎么解决这件事也很好奇。品 书 网

  只见张坤在手机上翻了一阵,然后很快找到赵崇山的号码拨了出去。

  看到这,严正浩忍不住问道:“张坤,这事找赵崇山有用吗虽然他现在已经升到副市长了,但终归是分管文化的副市长,公安局这一块可不一定认他啊。”

  听到严正浩的话,张坤没好气的白了一眼:“有没有用我自己心里有数,你看着就行,别说话。”

  说话间,电话很快接通,然后张坤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声音,抢先笑道:“赵叔吗我张坤啊,你还没睡吧。”

  “张坤啊,还没呢,刚吃过饭,现在正看电视,怎么,有事”电话那边,赵崇山笑呵呵的道。

  “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是有点事想要麻烦一下你,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警察系统这一块的朋友。恩,必须官大一点的,起码,得比市公安局局长大一点,最好是能管到这一块的。”

  “嗯怎么,有事”电话那头赵崇山声音一凝,正色道。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开口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当然了,严正浩的存在他是没说的,并且栽赃的事肯定也不会说。

  只是说自己一个朋友是刑侦大队大队长,今晚抓了一起藏毒案,正在连夜审理。

  可是现在却接二连三出现各种阻碍,甚至连公安局长都出来了,用行政命令强压自己那朋友,自己看不过眼,所以想要问问,有没有合适的警察系统的人,能否给我那朋友帮一把。

  听完张坤的话,那边的赵崇山明显松了口气:“就这么点事简单,你放心,包我身上了。”

  “托你的福,我现在在市政府总算是站稳脚跟了,而且和其他几个副市长关系都不错,其中有一个副市长龚元奎正好分管警察这一块,而且他还身兼政法委书记,整个南山市政法系统完全他一个人说了算。”

  “不就是一个公安局长吗,在他面前掀不起什么浪花,放心,交给我,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赵崇山就差拍着胸脯说话了,语气中信心十足。

  听到这,张坤也是脸色一喜,然后连连点头:“行,那就麻烦赵叔了。”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而这时,一直强忍着不插嘴的严正浩终于憋不住开口了,满脸疑惑的望着张坤:“赵崇山什么时候也有这样的本事了他一个刚当上不久,还是分管文化的副市长,居然混的这么开”

  “涉及另一个副市长,分管警察系统,还身兼政法委书记的,这可是真正的实权副市长啊,说穿了,几乎算是市政府三把手了,仅次于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了,这。”

  严正浩有点转不过弯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赵崇山吗

  还是说几年不见,真的时代变了

  对此,张坤白了严正浩一眼,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要说为什么会这样,张坤当然知道啦,而且,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很大的程度上还是张坤自己造成的。

  说起来还是上次教育系统危房改造募捐那次的事情,募捐所得善款实在太多,然后引起了市长莫腾飞的注意,最终为了善款的使用途径,两人彻底闹翻。

  赵崇山甚至在市长会议上当面和莫腾飞顶牛,最后被莫腾飞用无组织无纪律狠狠怒骂一通,并打发赵崇山回家反省。

  而就在大家以为赵崇山要倒霉的时候,第二天,省一二把手,南湖省省委书记,省长同时站出来给赵崇山撑腰。当天上午,怒骂赵崇山的莫腾飞直接被发配到中央党校学习。

  并隐隐有传闻,莫腾飞的市长职务估计都保不住,最起码也是调任其他城市。

  然后赵崇山就火了。

  能不火吗,和市政府一把手顶牛,然后不就是在市长会议上被骂了一顿吗,结果却直接惹的一省一二把手同时站出来给他撑腰。

  这,这实力,这靠山,那绝对是杠杠的。

  就这样,整个南山市市政府,还有哪个敢和赵崇山对着干的没看就连市政府一把手都被直接发配了吗

  于是赵崇山立刻行情大涨,然后其他副市长也开始对这个刚上任的副市长交好起来。

  一些就算不太适合直接和赵崇山交好的,最起码也不会再去找赵崇山麻烦了,甚至在一些时候,如果能给赵崇山一些方便,那也就给了。

  至于那些刻意交好的就更不用说了,能帮忙的绝对帮忙,没二话,就算用不到赵崇山,但是起码也别让赵崇山惦记上不是,这家伙破坏力可是太大了。

  而今天赵崇山所说的分管警察系统的副市长龚元奎,就是大力气交好赵崇山的那一类。

  在不是太重要事情的情况下,如果赵崇山打个电话,龚元奎肯定没二话,这也是赵崇山敢拍着胸脯保证的原因。

  而对于这里面的神神道道,严正浩自然是不会知道的,张坤也懒得说,只是大手一挥,让严正浩再次进行间谍活动,继续监控里面事情的进展。

  而此时,在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办公区,秦青正押着迟恒,一脸憋屈加无奈的和李先锋开始办理交接手续。

  因为是他们出的警,而且一些文件都已经做好了,所以需要交接的东西并不少,一些证据,照片资料,当时情景的文字整理,还有已经录好的疑犯口供等,都要一一交接处理。

  本来一个局里的,平常交接也不会如此麻烦,大家随便交一下就行,如果实在有什么临时忘了,到时候再来拿就好了,也就几步路的事。

  不过梁碧实在对今晚的事感到很是愤怒,所以隐隐示意秦青如此做。

  作用是没什么大的作用,唯一能起到的,仅仅是恶心一下对方而已。

  而对此,李先锋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怒意,只是沉着脸,默默的和秦青做着交接。

  他也知道这是梁碧示意,如果没有梁碧说话,就秦青一个警员,打死也不敢和他玩这一套。

  但是这又如何,无非是耽误点时间而已。只是可惜了这个十几年的老友,终于是要友情走到尽头了。

  不过,结束就结束吧,这么一个脑筋固话的家伙,散了也不可惜。反之,走的近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他都害了也不无可能。

  而在交接的时候,迟斌一脸轻笑站在一边旁观,迟恒也是一脸忍不住的喜色,只是远处和梁碧一起出警的几位警员,全都一脸黯然,或沉重。

  甚至梁碧也是木然的远远望着,并没有走过身来。

  今晚的事,对他打击确实不小。

  迟家,嘿,梁碧今日总算完完整整记住这两个字了。

  不过就在这时,梁碧兜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