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64章 突如其来的支持

霉运阴阳眼 第664章 突如其来的支持

  梁碧几乎是木然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不过当他看到来电显示上出现的电话和名字的时候,梁碧整个人眼神就为之一凝。

  龚书记

  在梁碧保存的号码里,叫龚书记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南山市副市长兼政法委书记的龚元奎。

  梁碧望着电话屏幕上闪烁的号码,心里苦涩更甚。

  迟家,好一个迟家。把李局长叫出来还不够吗真是太看的起我梁碧了。

  梁碧心头苦涩,可是脸上却没有表露丝毫,默默站起身来走到一旁,划开接听键,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龚书记,您好。”

  “恩,是刑侦大队的梁碧同志吗”

  “是我,龚书记。”

  “恩,梁碧同志,我打这个电话是想问一下,上个月我们南区的浮尸案进度怎么样了嫌疑人确认了没有”

  听到几乎是和李局长一样的对话开头,梁碧心头苦涩更甚,却依旧还要强打着精神道:“回龚书记,那个案子我们还在调查,不过已经确定了几个嫌疑人的范围,正在进行最终的调查取证。”

  “哦有线索了吗”电话那头的龚元奎似乎精神一振的样子:“好,不愧是我们南山市的精干队伍,能这么快锁定嫌疑人范围,很好。”

  龚元奎突如其来的称赞,让梁碧整个人都为之一愣,这,话风不对啊。

  梁碧想了想略带迟疑的道:“龚书记,我知道因为这个案子,市里和局里都顶着相当大的压力,省厅也格外关注。您放心,我们刑侦大队一定尽一切办法,尽快破案。”

  不过梁碧没想到的是,他这话一出口,那边的龚元奎却摆了摆手:“梁碧同志,破案是要快,但是我们也不能一味的只求快,破案最主要的还是要讲究求真求实,力争不放走任何一个罪犯,但也绝对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市里和局里确实承受了不小的压力,但是你们不要多想,省厅和市里的压力你们不要管,一切有我给你们顶着,你们只要全心全力,努力破案就好,不要因为受到任何外界的压力,就觉得束手束脚,这样还怎么办案”

  “对于你们刑侦大队我还是报以充分信心的,我相信,只要给你们一定的时间,你们一定能够将这个案子告破,给我们一个完美的交代。”

  听完龚元奎的话,梁碧彻底愣住了,他呆呆的拿着手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他觉得心里隐隐涌起一阵热血。

  电话一时停顿了几秒,最终还是那边的龚元奎再次开口:“对了,我听说你们今晚抓了一起藏毒案”

  这句话刚一出口,梁碧刚刚涌起的热血陡然一凉。

  梁碧心里苦涩再起,原来,还是为了这个案子来的吗

  不过接下来龚元奎的话却再次让梁碧愣住了:“好,这样很好。在忙着一个案子的同时,却也不忘抓其他犯罪行为,宁肯自己辛苦一点,也决不让罪犯逍遥法外,市局能有你们这样的同志,我感到很欣慰,这才是我们一个人民警察所应该做的。”

  梁碧眼神一阵呆愣,这,龚书记不是为了给迟恒撑腰来的吗

  龚元奎说完顿了顿,然后又道:“不过,我听说,你在处理这件案子的时候,受到了一些来自内部的压力他们是想干什么”龚元奎语气渐渐严厉了起来。

  “一些同志,以为自己有了一些职权,就想要干扰司法公正”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藏毒案,居然还要惊动两个大队缉毒大队专业抓毒,怎么,刑侦大队就抓不了”

  “难道说,市局的人员太多了,已经多到可以这样浪费警力的地步了还是说,市局已经变成了某些人为所欲为的工具”

  “梁碧同志,遵从上级指令是对的,但是也不能盲目的遵从。当你发现某个命令和你的警员守则不对的时候,那么就到了考验你党性的时候了,在关键时候,你一定要顶得住压力。”

  “不就是一个十几克的藏毒案吗,还要劳动两个大队既然是你们抓的罪犯,就由你们来处理,国家的经费和人力,不是给某些人这样来浪费的。听明白了吗,这是命令。”

  “如果谁要是对这个处理不满,你让他来找我”

  说完,龚元奎顿了两秒,似乎没有听到梁碧的声音,顿时一沉:“梁碧同志,这个艰巨的任务,你能不能完成”

  听到这句话,梁碧这才仿佛陡然惊醒,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标准的警姿立正:“是,保证完成任务”

  在得到了梁碧这句话后,电话那头的龚元奎似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也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此时,听着电话挂断后传来的滴滴声,梁碧却是满脸神情一震,眼中再次闪烁起精光。

  梁碧收起手机,然后转头望向远处依旧还在处理交接的秦青和李先锋,梁碧嘴角一扬,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此时秦青和李先锋的交接已经到了最后两份文件了,李先锋只要签了这两个,便能将迟恒带走。不过就在这时,梁碧直接走了过来,一把抓起桌上所有签好和没有签好的文件,然后望向李先锋。

  “李队,抱歉了,恐怕你今天不能带走这个疑犯了。”

  还握着笔的李先锋先是一愣,随即脸色一沉:“梁队,什么意思,这可是李局亲自吩咐下来的命令,你想违反不成”

  面对李先锋的话,梁碧却淡淡的道:“抱歉,我接到最新命令,上面吩咐,这个案子让我们刑侦大队来处理,所以,李队还是请回吧。”

  说着,梁碧转头向秦青道:“把犯人带回询问室,继续录口供。”

  事情突然变化,秦青先是一愣,随即满脸喜色大声应道:“是”说完,便押起还依旧在他身旁的迟恒朝着原来的询问室走去。

  不过旁边的李先锋猛的一伸手:“慢着。”

  拦住了秦青后,李先锋满脸铁青的望着梁碧:“梁碧,你疯了吗,李局亲自吩咐下来的命令你也敢无视上面整个市局,除了李局,还有哪个上面能给我们下命令”

  “你这是打算抗命不尊你还讲不讲组织纪律了李先锋怒视梁碧。

  面对李先锋的质问,梁碧却是不紧不慢的道:“我说的上面自然是上面,你还怕我说谎不成”

  李先锋却是双眼死死盯着梁碧:“既然你说是上面,那么你总要告诉我是谁吧,否则我可不好向李局交代”李先锋咬着牙,脸色铁青。

  看到这,梁碧深深望了李先锋一眼,然后终于道:“我刚刚接到政法委书记龚书记的电话,他亲口命令我,这个案子交给我们刑侦大队处理。如果,李队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向龚书记询问。”

  说完,梁碧不理会在龚书记三个字一出口便已经惊呆在那里的李先锋,径直向秦青一挥手:“带走”

  “是”秦青一声应下,然后直接押着迟恒绕过李先锋,朝着原本的询问室走去。

  而梁碧说完后也不理会李先锋,跟了上去,不过在经过迟斌的时候,梁碧身子一顿,然后用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道:“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怕迟家。”

  说完,梁碧不理会满脸铁青的迟斌,一脸淡然的笑容走进询问室,然后重重关上大门。

  看到这,一直默默无言的迟斌,差点咬碎一口白牙。

  混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