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66章 有事不知问百度


    “不好了,不好了”严正浩急匆匆的从市局里飞了出来,脸色焦急。

    坐在花坛上的张坤望了一眼,却是神色淡然的道:“慌什么,说吧,这次迟家又找了谁”

    严正浩紧着脸,忙道:“省长,邢向明省长。这次迟家直接把省长都找出来了,张坤,我们还是算了吧,这次先放那迟恒一回,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严正浩似乎还要向张坤劝说着,不过张坤却是眉头一扬,直接打断道:“你说什么省长他叫什么”

    “邢向明啊”严正浩愣愣的道。

    “邢向明省长你确定没有听错”张坤眉头一皱,又问了一遍。

    这次严正浩却是狠狠点头:“绝对没错,我亲耳听到梁碧这么叫的。”

    张坤低下头,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不对啊,邢向明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次他和叶老爷子聊天的时候,好像听说,省长是叫杜什么来着吧,什么时候变邢向明了

    还是说自己记错了

    张坤眉头深思,然后陡然拿出手机,打开百度直接搜索南湖省省长。然后很快结果出来了,张坤果然没有记错,南湖省省长明明写的是杜豪。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那邢向明是其他省份的省长

    张坤思索了一会,然后猛的一拍额头,笨,不会直接搜索一下吗

    想着,张坤又打上邢向明三个字,点击百度。

    结果很快出来了:邢向明,南湖省人民政府副省长,代表,八届南湖省委委员。第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

    主要负责经济,招商引资等工作,分管省商务厅,省旅游局,省经济技术协作办等。

    看到这,张坤整个人松了口气,原来是副省长啊,差点被严正浩吓死。

    想到这,张坤没好气的抬头瞪了一眼满脸不好意思的严正浩,他也看到了张坤手机上的搜索结果。

    至于严正浩为什么会听成“邢向明省长”,张坤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你面对副省长,称呼一下难道不就是某某省长吗莫非你还非得加个副字才成没那么死板吧。怎么,副省长就不是省长了

    所以梁碧这么叫也没错,只不过严正浩这个教书教了一辈子的老书呆却没想明白这么点东西。

    如果迟家把省长找出来,张坤还真要挠头了,不过如果只是副省长的话,张坤冷笑一声,然后直接向严正浩道:“把里面的事详细说一下。”

    听到张坤的话,严正浩整个人就是一跳:“喂,你还要来啊就算我听错了,那也是副省长,副部级高官了,你搞的定吗”

    “这你别管,你只要把你听到的全告诉我就行,我自然有我的考虑。快说,别耽误时间,要不一会迟恒就被带走了,我下次再哪去找这么好的报仇机会”张坤没好气的瞪了严正浩一眼。

    瞧着张坤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严正浩砸了砸嘴巴,然后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邢向明打电话到梁碧手机上,直接就是报上名字。一听名字,再加上曾经在电视上听到过的声音,梁碧很快就确认了确实是邢省长本人。

    之后邢向明开口就直接让梁碧放人。

    至于原因,就是梁碧抓人的行为强烈破坏了南湖省最近的招商引资活动。

    迟家最近在和省政府谈一个大型的工业园区项目,涉及金额超过五十亿。如此重量级的金额,即使是南湖省政府也强烈重视。

    而就刚才,他接到迟家的抗议,说南山市警局乱抓人,让他们对南山市的投资环境产生强烈的怀疑,甚至隐隐提出撤资的可能。

    “所以,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马上给我放人,否则要是影响了这次的投资活动,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这可是事关上万个工作岗位,对南湖省的社会稳定有着无比重要的意义。我就四个字:马上放人。”

    说到这,严正浩耸了耸肩,一脸无奈:“这是邢向明的原话,你看有什么办法吧。”

    “涉及金额五十亿,而且事关上万个工作岗位。就算我不懂政治但也知道,如果破坏了这么一个重要活动,别说梁碧一个刑侦大队大队长,就算南山市市长都承担不起。”

    听完严正浩的话,张坤并没有回答,而是低头沉思着。

    过了半分钟,严正浩看到张坤还没反应,心头却是一松。他以为张坤已经明白了其的厉害关系,打算放弃了。

    也是,本来这么大点的事,不仅出来一个副省长,而且还居然和一个五十亿的项目关联起来,给谁谁都要头疼。

    不过陡然严正浩一愣,只见张坤猛的抬起头,然后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翻了起来。

    “不是吧,你真的还要来”严正浩惊呼。

    不过张坤没有回答,只是快翻着电话号码,然后很快找到了目标:叶涛。

    在张坤的关系,能最快反应,并一定能压副省长一头的,也只有身为南湖省省委副书记的叶涛了。

    看到号码,张坤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拨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张坤先是和叶涛笑着寒暄了两句,然后直接道:“老爷子,你和邢向明的关系怎么样”

    叶涛轻咦一声:“邢向明副省长”

    “对”张坤点了点头。

    “我和他关系一般吧,怎么,你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叶涛轻声问道。

    听到关系一般后,张坤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笑,然后怪笑道:“帮忙那可不敢。我只是想问问,叶老爷子你能不能帮我压他一把。”

    张坤话刚一说完,电话那头的叶涛眉头轻轻一皱:“张坤,发生什么事了”

    “对,我被人阴了。”张坤哼的一声,随即张坤开口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全部说了出来。

    包括他和迟恒矛盾的开始,他揍了对方一顿,然后今天有人摸进他宿舍栽赃,一直到他现在所有的一切事情。

    包括严正浩的存在,他反栽赃对方,然后和迟斌的较量,张坤没有一丝隐瞒,全部说了出来。

    “总之,迟恒既然想把我往死里弄,我就决不让他好受。所以,老爷子,邢向明那里你能不能帮忙压下去”张坤咬牙切齿的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过了好一会儿,叶涛才轻叹道:“这个事恐怕有点麻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