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71章 擦屁股
  在分析完之后,迟斌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压下心底的烦躁之感,然后转头望向迟恒:“后面呢”

  迟恒之前的话明显还没说完,迟斌自然要问清楚了。

  听到这,迟恒顿了顿,然后小心的望着迟斌,终于一咬牙开口了。

  “那,那包毒品其实是我的,不,不对,是之前是我的。不过后来我让人把他藏在张坤宿舍的床底,然后让尹光亮去查,可是,可是那包毒品居然不见了,然后,然后就出现在我的保险箱里,之后,警察就来了。”

  听完迟恒的话,迟斌整个人顿在了那里,眼角一颤,迟斌低声怒吼:“你居然真的玩毒”

  说完,迟斌再也忍不住,猛的冲到迟恒面前,一把抓起迟恒的衣领,双眼仿佛真的冒出火光。

  在迟斌的仿佛要吃人的目光下,迟恒浑身一颤,然后猛的抱住头:“大哥,我一时糊涂,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着迟恒畏畏缩缩的样子,迟斌心中怒火为之一窒,最终想着兄弟之情,哼的一声将迟恒狠狠推了出去,然后眼神闪烁。

  过了好久,迟斌才咬牙切齿吐出一句话:“好一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迟斌已经想明白了,将今晚的事基本理顺。

  这下他终于相信,迟恒确实是被栽赃,也确实是被吸毒。

  以张坤一身本事,想要栽赃一下迟恒还不是轻轻松松至于为什么会是出现在保险箱,光迟斌知道的,就不下三四种方法。

  保险箱在某些时候其实也并不是那么保险。

  至于尿检阳性,那就更简单了,只要在迟恒24小时之内的食物里添加一些毒品,那么尿检自然就会是阳性。

  迟斌沉着脸想明白这些后,最后看了眼迟恒,然后转身朝着大门走去。

  看到这,迟恒脸色一变:“大哥,你去哪”

  迟斌身子顿了顿,然后转头向着迟恒怒哼一声:“去哪去给你擦屁股”

  说完,迟斌直接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外面律师站在门口,忠实的完成迟斌的吩咐。招呼一声,然后又找到了在办公区休息的梁碧。

  此时迟斌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他带着淡然的笑容,手里拿着准备好的一万块钱。

  “梁队长,刚才不好意思,因为迟恒的事,一时气愤不已,没控制住自己,给市局造成了一些损失。这是一些赔偿款,如果不够,你随时联系我,我立马让人送来补上。”迟斌很是诚恳的道。

  说完,迟斌又和梁碧聊了两句没营养的话,便告辞离去了。

  离开市局,坐上自己来时的车,然后很快消失在黑夜中。

  花坛上的张坤眼看着迟斌离开,而就在迟斌走后不久,严正浩也跟着飞了回来。

  “事情暂时搞定了,迟家好像放弃了,迟恒被扣留在市局,被关在小黑屋里。不过,你似乎暴露了。”严正浩说着。

  张坤眉头一扬,然后严正浩详细解说着里面发生的所有事,并对张坤暴露的事感到稍稍为难。

  张坤听完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至于暴露了,张坤却毫不在意。

  “暴露就暴露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本来这事做的就不是很隐蔽,而且下午栽赃我,晚上就被栽赃,只要不是笨蛋都想得到。”

  “不过,想到了又如何,他们没证据能拿我何”

  “哼,迟家了不起啊,还以为插了天线的能有多厉害,我下个电话号码都找出来了,没想到却这么就软了。”

  “总之,不管怎么样,迟恒既然敢阴我,就必须受到惩罚,谁来都没用。”张坤咬牙切齿的道。

  说完,张坤跳下花坛,然后招呼上严正浩:“既然迟斌走了,我们也撤,这大夜晚的,就让那该死的迟恒在里面好好反省吧。”

  说完,张坤走到马路边,招呼上一辆出租车便回家而去。

  而半个小时后,南山市郊区,一栋巨大的豪华别墅,迟斌在一间书房外敲了敲门。

  “进来”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从里面响起。

  听到声音,迟斌这才推门而入。

  书房很大,装修的也很豪华,两边全是书架,书架上也摆满了书籍。而在书房正中,有一个巨大的办公桌,办公桌后,一个四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带着眼镜翻着手里的文件。

  在迟斌走到办公桌前后,中年人这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然后这才开口:“问的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迟斌点了点头,二话不说,直接将从迟恒那里听到的事全说了出来:“爸,是这样的。”

  没错,坐在办公桌后的中年人正是迟家现在的掌舵人,也是迟斌和迟恒的父亲,迟绍辉。

  迟绍辉静静听着,也不打断,直到迟斌完全说完后,迟绍辉这才闭目沉思了一会。

  过了一会,迟绍辉睁开眼:“这个张坤,就是你以前说过的那个人”

  “嗯”迟斌点了点头。

  迟绍辉顿了顿:“张坤你以前调查过,他真的和那位没有血缘关系”

  迟斌知道迟绍辉说的那位是谁,正是身处京畿最高位的几人之人,同样姓张。

  不过迟斌却很肯定的摇摇头:“我很确定,张坤和那位绝对没有血亲关系。张坤的户口所在地,我曾经派人去查过,张坤从小生活在那里,而且所有证件资料都没问题,不存在伪造什么的。”

  “而且那位的故乡也不在南湖,据记载,也从没去过张坤故乡,所以可能性应该无限接近于无。”

  听到这,迟绍辉却是深深叹了口气,随即摇摇头:“我们南湖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如果有血亲关系反倒还好,可是偏偏没有,但是却又有这么大能量,这可就真当的起藏龙卧虎这几个字了。

  迟绍辉沉思了很久,然后抬起头淡淡道:“去找张坤谈谈,尽量让这件事到此为止。”

  “是”迟斌直接点了点头,不过顿了顿,迟斌又小声问了句:“爸,那迟恒。”

  迟绍辉抬起头深深望了迟斌一眼,然后淡淡道:“他,就看你了。”

  迟斌双眼一亮,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连连点头:“是,知道了,爸,我一定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