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82章 又见面了
  今天张坤再一次体会到了孤单的感觉。

  只见他孤身一人坐在教室后面,周围两米之内,蚊虫无迹,更别说人了。不大的阶梯教室,张坤一人便占据了近十分之一的面积。

  好在今天的课并不是大课,教室里的同学也并不多,虽然张坤一人便占去那么宽的地方,其他同学也依旧不觉得拥挤。

  倒是张坤忍不住心里暗暗叹息,看来自己还真是生来就是天煞孤星的命。

  想想也是,从小开始张坤就几乎没什么朋友,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形单影只。

  说起来,孤单两个字,张坤也早已经习惯了。

  而因为学校论坛帖子引发的“人间凶器”风暴,只不过是让张坤再次回到那种感觉而已。

  台上讲师照本宣科,张坤则出神发呆。一个半小时的课程一晃而过。

  下课时间一到,老师直接合起书本,也不管还没有讲完,宣布下课后,便当先走出教室。

  而随着老师出门,其他同学也纷纷收拾东西,快的朝着教室外奔去。大家的度都挺快的,似乎在赶时间,所以一时间教室门口居然还略显拥挤。

  倒是张坤满脸苦笑,话说,现在的他真的有这么吓人吗

  能打又不是我的错,谁让迟恒惹到我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我再能打,但也用不着这么怕我吧,难不成我还会随便打人不成,我又不是神经病。

  张坤心里暗暗吐槽着,不过却也体谅大家,慢条斯理的收拾着书本,给大家先离开的时间。

  直到前面的人差不多走完后张坤这才慢慢站起身,然后满脸无奈的望了一眼后面座位上依旧一本正经安坐的几位同学,默默摇了摇头,这才抱着书朝着大门走去。

  真是的,现在就连从我身边过都不敢这也夸张的太过头了吧。

  不过就在张坤刚刚走出大门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子猛的出现在门口。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严若凝恶狠狠的声音传来,然后只见她琼鼻高高翘着,嘟着嘴巴出现在张坤面前。

  张坤眼角一颤,然后直接无视,抱着书本走出教室。

  “喂,等等我”看到张坤的无视,严若凝却毫不在意,反倒是又追上张坤,然后狠狠盯着张坤:“躲有本事你别来学校啊,否则,我赖定你了。”

  听到这,张坤终于脚步一停,轻叹一声这才抬头望着旁边的严若凝,满脸无奈:“我的大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教我武功”严若凝直接道。

  “不行”张坤几乎想也不想的直接回绝:“第一,我没时间第二凭什么啊”

  “不凭什么,反正就要你教我,你一天不答应,我就每天都缠着你了。”严若凝仰着头哼哼道。

  张坤怒视:“你就不怕我到校务处去告你,说你性骚扰”

  “嘿”严若凝笑了,然后上下打量着张坤:“就你这模样也配让我性骚扰你说教务处会信你还是信我”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还是学生会干事,你确定要去教务处”严若凝一脸调笑的模样。

  张坤眼角一颤:“你到底是不是女孩子啊,还要不要脸皮了,这么缠着我,你就不怕有损清誉”

  “切,老古董,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脸皮是什么,能吃吗”严若凝毫不在意的笑道。

  张坤瞬间被打败了,恶狠狠瞪了严若凝一眼:“能吃,鸡肉味,嘣嘎脆。”

  说完,张坤哼的一声,然后抬起脚就快走了起来。

  行了,这家伙算是入了魔了,说什么都没用。

  得,我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不就是逃课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张坤离开,严若凝立刻追了上去:“喂,慢点,等等我”

  听到严若凝的话,张坤身子不停,反倒不住的加,看似漫步而行,实则已经接近常人小跑的度了。

  而这次严若凝却毫不放弃,居然一路小跑追了上来。

  听到身后的动静,张坤轻哼一声:想追我,行,我倒要看看你能跑多久。

  如此想着,张坤正要再次加,不过陡然,张坤眉角一凝,身子瞬间停了下来。

  只见一道身影拦在了张坤前进的方向。

  张坤一停,后面的严若凝立刻追了上来,然后略带着小喘的停在张坤身边:“怎么不跑了想清楚了,打算教我了吗”

  张坤不说话,甚至看都没有看严若凝一眼,只是默默的望着前方的人影。

  严若凝瞬间察觉到气氛的异常,抬起头,顺着张坤的目光望去,然后很快眉头一皱。

  只见在两人正前方,一个身穿短袖衬衫,休闲西裤,脚上还蹬着一双黑色皮鞋的男生站在那里,手里还抱着一束大大的玫瑰花。

  似乎看到两人停下来后,来人笑了笑却自己走了上来,来到两人身前。

  男生拿着玫瑰花束走到严若凝身前,轻笑道:“这位就是严若凝学姐吧,果然和传闻的一样美丽动人,初次见面,送给你”

  说着,男生将手的玫瑰花往前一送,递到严若凝身前。

  不过严若凝眉头轻皱,动也不动,只是淡淡的道:“既然是初次见面,这玫瑰花就还是算了。”

  “而且,我有男朋友了。你当着一个男生的面给他女朋友送玫瑰花,我想这也不合适的吧。”说着,严若凝还朝着张坤靠的近了近。

  不过说完之后严若凝就愣了,因为,她说完之后,张坤居然没有反驳这不合张坤性格啊。

  不过还没等她想明白,只见对面的男生却轻笑了出来:“哦,原来如此,不过我想严若凝学姐也许有些想错了。”

  “这束玫瑰花并不是代表什么,只是初次见面的一个见面礼而已,我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学姐你,而是他。”

  说着,男生转头望向一直沉默的张坤,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你说是吧,张坤同学。”

  张坤并不说话,而是依旧默默的望着突然出现的李爽,过了好久张坤才终于开口:“李爽,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吧,这时候出来,你就不怕后半辈子变成废人”

  听到张坤的话,李爽轻笑一声:“我倒不会,不过就怕某个人身上的伤留下了什么后遗症,以后一辈子可就真的完了。”

  两句话的功夫,场面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