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89章 追


    张坤拆开一叠,数出二十张:“师傅,这是你车钱。 ”

    司机满脸笑的接过,然后张坤拿着剩下的钱转头望向身后两人。

    “这是你们这段时间的经费,所有钱全部从这里开支,如果任务完成之后有剩就你们两人对半分。”

    看到一大叠老人头,王德生和孙光耀都傻了,最后还是王德生咽了咽口的唾沫,小声道:“张总,这,这太多了吧,用不了这么多。”

    听到这,张坤却是二话不说,直接把钱抛到王德生怀里:“我还怕不够呢,总之你们先拿着,如果少了的话,到时候我再给你们补上。而且,等老人家安全回到南山市,你们还每人一万块辛苦费。”

    说到这,张坤轻叹一声,认真的望着两人:“总之,在老人旅游的这段时间,辛苦两位了,还请帮我好好照看老人。”

    “老人家辛苦一辈子,一生教书育人,去年老伴才走,间又病了大半年,总之,一生辛劳,我别的什么也不想说,既然老人家想要好好走走看看,那就让她去走走看看,只是安全,就拜托两位了。”

    张坤深深低下头,王德生和孙光耀相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道:“张总你放心,交给我们了。”

    张坤感激的点点头,出租车快行驶在马路上。

    两个小时后,六点五十五,张坤紧张的盯着手机上的时间,每一秒都仿佛心焦的煎熬。

    出租车司机聚精会神的盯着前方,手方向盘不时快打着,超车,超车,再超车。

    在城市的公路里,一辆来自南山市车派的出租车在车流交织。

    终于冲过最后一个路口,出租车司机猛的一个方向盘,脚下猛踩,手刹瞬间拉起,出租车瞬间停靠在了新乡火车站门口。

    张坤甚至不等汽车停稳,瞬间收起手机,然后招呼着身后的王德生和孙光耀:“快,快,还有三分钟”

    说着,拉开车门,张坤朝着火车站售票厅跑去,一边走还一边掏出自己的身份证。

    刚走进售票大厅,便听到头顶的广播:“各位尊敬的旅客朋友,前往昆明的k2285趟列车已经到站了,请前往昆明方向的旅客请注意,前往昆明的k2285趟列车已经到站了,请要上车的朋友抓紧时间上车。”

    “重复一遍,各位。”

    张坤脸色一变,眼神快扫过整个大厅,然后立刻朝着络取票机跑去,身份证一扫,便吐出了一张新安到昆明的车票,而身后的王德生和孙光耀也有样学样。

    在来的路上,张坤便早已经在上订票成功,好在现在并不是交通繁忙时期,所以车票刚好还够。

    拿上车票,三人顺着指示牌快前进,通过两道安检,当三人来到月台的时候,列车箱门口已经没什么旅客了,只有列车员正在收拾着磁性号牌,而火车也已经慢慢传来发动的轰轰声。

    三人二话不说,立刻小跑了起来,然后在列车员凶狠的目光,终于在最后几秒钟成功踏上列车。

    “终于赶上了”张坤轻缓一口气,然后也顾不上休息一会,看了眼现在他们所处的车厢号,便选定了方向,朝着十号车厢的方向挤去。

    车上人不多,但也不少。说不多自然是和春运相比,没有那种走道都挤满人的拥挤感。而说不少,则是车厢坐票基本也销售一光,在张坤订票的时候,好像剩余也只有十几张而已了。

    当张坤三人来到第九车厢和第十车间间接轨的地方后便停了下来,张坤微微低着头,似模似样的靠在热水机旁,眼角的余光则顺着玻璃窗朝着第十车厢内望去。

    张坤目光一扫,然后很快就锁定了一个正对着他坐着的人影,花白的头发,熟悉的身影,当真正看到的时候,张坤终于浑身一松。

    终于找到了。

    朱彩萍手拿着一本书,低头看着,脸上有着仿佛收不住的兴奋,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此时此刻看去,一点也不像六十二岁的老人。

    看到朱彩萍后,张坤目光又在整个车厢扫了一遍,不过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看到严正浩的身影,也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不过没看到就没看到吧,反正他又不用自己操心,只要找到朱彩萍就行。

    想到这,张坤拉过王德生和孙光耀,然后暗暗指了指朱彩萍所坐的方向,告诉他们接下来所需要照顾的人物。

    当确定两人都记下来后,张坤便拉着两人悄悄退到九号车厢。

    “目标你们已经看到了,接下来我们轮流在这盯着,剩下两个先休息,至于后面的,等到目的地再说。”

    “张总,不用,你去休息吧,我们在这盯着就行。”王德生连忙道。

    不过张坤笑着摇头:“行了,这任务不是一天两天的,大家还是注意保持精力,轮流吧,以后才是靠你们的时候。”

    在张坤再三坚持下,最终先留下孙光耀,然后王德生和张坤一起在七号车厢找了两个空位休息。

    既不能离的太远,也不能靠的太近,这地方正好。

    休息的时候有列车员推着食品贩卖,张坤几人都是要了两桶方便面解决,没办法,这时候列车上的晚餐时间早就过了,再想要吃饭,也得等到明天。

    饱饱的吃了两桶方便面后,张坤眯着眼睛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间张坤和王德生各去轮换了一次。

    翌日,远处天边缓缓跳出一轮红日,张坤靠着窗户,浅浅的睡着。

    而这时,走道边突然传来一阵快跑声,然后只听一道声音在张坤面前匆匆响起。

    “张总,不好了,目标突然收拾行李,看样子好像是准备下车了。”

    并没有进入深层睡眠的张坤陡然睁开双眼,然后望着面前略神情略显紧张的孙光耀,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孙光耀连忙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火车发了个广播,说即将达到张家口,然后目标人物就开始收拾行李,看样子好像要下车。”

    张坤眉头一皱,坏了,难道被发现了还是说出什么意外了

    张坤沉思了一会,然后眼角一凝:“走,去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