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696章 崔传常


    黑漆漆的人,曾经大黄的主人,那个邋遢的,住在桥洞下,浑身脏兮兮,黑漆漆的人,不过现在摇身一变,居然变成了外国贵宾,而且瞧着还身价不菲的样子。

    说到这,张坤仔细打量了黑漆漆的人一眼,果然有着几分不似国人的影子,虽然同样黄皮肤黑头发,但不管是五官还是身形上,却和普通国人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

    不过看了一会,张坤脸色却渐渐黯然了下来。因为他又想起了大黄以身化食的那一刻,想起了,都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大黄才会死,想起来,和大黄在一起时快乐的一点一滴,而现在,全没了。

    张坤低头望了眼亲昵的靠在黑漆漆人脚边的大黄。

    就连死,你都没有离开他,真的值得吗

    而就在张坤低头的时候,黑漆漆的额,现在已经不是黑漆漆的人了,而是外国贵宾,只见某贵宾轻笑开口:“张医生,又见面了”

    字正腔圆的中文。

    张坤却没有丝毫惊奇的模样,只是抬起头淡淡的道:“看来,你身体也已经完全康复了。”

    某贵宾展颜一笑,点了点头:“承蒙您关照,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

    张坤脸上无悲无喜,更接近面无表情的吐出两个字:“不谢”

    说完之后,张坤沉默了下来,化身贵宾的黑漆漆的人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场面一时沉寂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黑漆漆的人打破沉默,他转头向其他人道:“拜托大家先出去一下好吗,我有点私人的事情想要和张医生单独谈谈。”

    “可是,奥本海默先生。”黑漆漆的人一说完,立刻就有一个应该是外事局的官员赶忙道,语气略显焦急,说话间还不住的朝张坤望了几眼。

    不过黑漆漆的人笑着摇了摇头:“丁处长,张医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不会有什么事的。”

    听到这句话,开口的丁处长眼神闪过一丝惊讶,最后望了眼黑漆漆的人,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带头转身朝外走去。

    而其他跟着黑漆漆的人一起来的,自然是全部以黑漆漆的人命令为主,二话不说就全部走了出去。

    很快,大会议室里便只剩下张坤和黑漆漆的人。

    当所有人离开后,黑漆漆的人终于轻笑开口:“张医生,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传常奥本海默,南非人,奥本海默是我的姓,传常是我的名,嗯,我还有个中国姓,姓崔,如果愿意的话,你也可以叫我崔传常,或者直接叫我传常都行。”

    传常奥本海默,或者说崔传常说完,张坤却依旧沉默着,只是静静的望着崔传常,仿佛完全没有开口的兴趣。

    看到这,崔传常抿了抿嘴,然后又道:“张医生,这次我来找你有两件事,第一,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第二,我想找回大黄的尸体。”

    说到这,崔传常望着张坤:“桥洞我去过了,我找遍了那里所有的地方,可是都没有找到大黄的尸体,我知道,你知道在哪里。”

    听到这,一直沉默的张坤抬起头望着崔传常,然后终于开口了:“你这次来,就是为了大黄的尸体”

    崔传常似乎本能的想要摇头,不过在看到张坤的目光后,最终沉默了,然后默默点了点头。

    张坤深深的望了崔传常一眼,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跟我来”

    说完,张坤不等崔传常反应,径直转身就朝着会议室大门走去。

    崔传常脸上闪过一丝惊喜之色,然后二话不说,大步朝着张坤追去。

    打开会议室大门,张坤不顾挤在大门外的众人,依旧沉默的走着,崔传常则快步走到张坤身后,紧跟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其他人相视一眼,然后立刻跟上。尤其是那六个黑人保镖,几乎在崔传常走出会议室的第一时间,就包围在崔传常四周,充分体现了一个职业保镖的水准。

    而因为崔传常紧跟着张坤,所以也连带的将张坤也包围在内。

    看到这,张坤顿了顿,然后转头望向崔传常:“让他们不要跟着,起码不要贴的这么近,我不喜欢”

    听到张坤的话,崔传常一愣,不过很快就向着六人挥了挥手,然后用英文说了几句,那六个保镖便连忙退到身后,和其他人走在一起。

    至此张坤才继续前进。

    下了教务大楼,崔传常立刻快走两步,来到黑色宾利车前,拉开后座车门:“张医生。”

    不过张坤默默摇头,轻声道:“走路吧,我想好好走走。”

    崔传常愣了愣,不过很快点了点头,然后又跟上张坤的脚步,步行朝校外走去。

    而此时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的众人脸色惊疑不定,尤其是外事局的四人。

    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奥本海默居然亲自给那什么张坤拉开车门

    而更重要的是,那个张坤居然还不领情。

    这,剧本不对啊。

    奥本海默什么身份,即使放在国际上也是响当当的,尤其是在非洲一代,影响力十分巨大。

    要不是奥本海默多次强调简单低调,否则就算是徐书记都不介意接见他一下,这,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如此牛气。

    不过瞧着两人快步离开,身后众人来不及再多想,连忙跟了上去。

    既然张坤和崔传常都没坐车,他们自然也只能跟着步行了。

    就这样,一群人步行走在路上,张坤领头,其后是崔传常,而两人身后五六米,而是其他十来人。

    当然,还有一般人看不到的大黄,亲昵的围在张坤和崔传常身旁,兴奋的飞来飞去。

    对大黄来说,能同时和张坤还有黑漆漆的人在一起,就是它最快乐的事情。

    在张坤的带领下,一群人漫步在南山市大街小巷,然后慢慢来到郊区,远远的仿佛能看到一座破败的断桥。

    看到面前越来越熟悉的画面,崔传常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道:“张医生,大黄的尸体在桥洞可是,我已经找遍了,都没有找到。”

    崔传常绝对不怀疑自己的寻找力度,他翻遍了桥洞每一个角落,甚至地面,就差掘地三尺的,可是,什么都没有。

    听到这话,张坤深深望了崔传常一眼,然后依旧自顾自的朝着桥洞方向走去。

    不过在接近桥洞一百多米的地方,张坤终于停了下来,望了一眼左侧清澈的河流,然后二话不说,沿着旁边长满青草的滑坡滑了下去。

    滑坡并不是很陡,接近四十五度角,张坤滑下斜坡便立刻站定,然后沉默的来到河边一块青草地前,默默的望着这块平平常常,似乎只有微微凸起的地面。

    崔传常紧忙跟着滑了下来,来到张坤身后,同样望着张坤盯着的那一小撮微微凸起的地面,然后猛的望向张坤。

    “张医生,大黄就在这”

    张坤没有说话,只是转头望着崔传常,过了很久才淡淡道:“这里是你和大黄相遇的地方。”

    听到张坤的话,崔传常浑身一颤,双眼死死的盯着张坤,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你,你怎么可能知道”

    张坤望了崔传常一眼,然后默默道:“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