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699章 中国的巫师
  破碎的桥洞下,张坤和崔传常随意的躺着。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张坤躺在一片干草地上,那是平常大黄经常趴着的地方,而崔传常则倒在一堆破旧棉衣棉布里,那是崔传常还是黑漆漆的人时睡觉的地方。

  两人都丝毫没有在乎地面的脏污,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偶尔传来的恶臭,两人就这么静静的,静静的躺着。

  而那个似乎还散发着微微热气的不锈钢饭盆,被放在两人中间桥墩下一个角落。

  至于剩下的其他人,则被崔传常赶的远远的,桥洞里只有张坤和崔传常两人。

  两人俱都沉默着,眼神略带着恍惚,似乎都在回想什么。

  唯一活跃的似乎只有一直兴奋的大黄了,停都不停一下,在桥洞下飞来飞去。

  沉默了许久,桥洞的平静最终还是被张坤打破,只见张坤头也不抬,依旧望着桥顶轻声开口:“我很奇怪,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就没有一点好奇你难道就一点不怀疑我说的那些的真假还是说,你就那么相信我”

  听到张坤的声音,一直眯着眼的崔传常突然睁开了眼,也没有去望向张坤,而是轻笑一声:“好奇我肯定有,不过,当你觉得能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

  “至于事情的真假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并没有骗我。”

  崔传常嘿然一笑,不过很快又收敛了起来,慢慢转头望向远处干草地上的张坤:“其实,对于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我也许猜到了一些。”

  “嗯”张坤猛的转头,死死盯着棉布堆上的崔传常。

  崔传常抿嘴一笑,然后又仰倒了回去,默默的盯着干裂的桥顶,然后轻声开口了。

  “在我的国家,传说有一群特殊的人,他们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传说中,他们能和动物交谈,能与植物沟通,仰头可聆听上天的语言,低头可获悉大地的声音,他们,我们称之为巫师。”

  说到这,崔传常轻轻转头望向张坤:“也许,你就是中国的巫师吧。”

  听完崔传常的回答,张坤先是一愣,随即嘿然而笑:“中国的巫师没错,我就是中国的巫师。”

  张坤默默躺倒回去,眼神恍惚,中国的巫师,恩,也许是吧,中国的巫师。

  场面一时再次沉寂了下来,过了一会,崔传常却再次打破平静:“张医生,那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变成当初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张坤眼角一动,斜着眼望了崔传常一眼,然后轻笑一声:“正如你说的,当你觉得能告诉我的时候自然会说。”

  崔传常一愣,随即大笑了出来,大笑两声后,崔传常轻叹一声:“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其实很简单,就和电视上那些狗血电视剧一样,豪门恩怨,嫡庶之争,财货诱人。”

  崔传常脸色略显黯然:“也许你看的出来,我家境不错,家里也有自己的家族企业,在国际上算是有小有名声,而我是家里的唯一法定继承人。”

  “当然了,我还有一些表兄弟,而问题就出在这些表兄弟身上。”

  “我从小仰慕中国文化,恩,我身上有八分之一的中国血统,我外婆是中国人,我从小就和外婆学中国话,所以对我而言,母语有两种,一是南非语言,二就是中国话。”

  “前面说过我仰慕中国文化,所以我经常会到中国各地旅游,学习。然后在去年一次来到中国的时候,我遇到了袭击,头部遭遇重创,后来不幸掉入河中,再醒来的时候就出现在这个桥洞里,变成了你看到我时的那副样子。”

  说完,崔传常脸色略显低沉,显然这件事也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没什么”。

  听完后,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又问道:“那现在呢,事情解决了吗”

  “恩,解决了。当我回去后,第一时间就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企业董事长的位子,当初参与计划的那些人也全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至于其他那些没有参与的,为了以防万一,也被打发的远远的,不再参与公司的任何发展。”

  崔传常仿佛无所谓的道,不过略显黯然的眼神,显然,做出这个决定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轻松。

  场面一时再次安静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坤突然再次开口,语气略显低沉的道:“记得当初我在那个大排档和大黄相遇,当时它嘴里叼着个饭盆,一晃一晃的。”

  “嗯,我是在小河那边遇到的小家伙,那时候它浑身是伤。”崔传常也默默道。

  “从第一眼看到它我就知道,我喜欢它,我想要和它在一起。”张坤眼神恍惚,似乎是回到了当初那一刻。

  崔传常点了点头:“我也是,虽然当时我浑浑噩噩的,但是在第一眼看到那个小家伙的时候,我的心好像化了一样,当时我不知道想什么,我只知道,我想要它,我想要它好好的。”

  “所以我努力的引诱它,我给它做好吃的,带它去我家,看我的新房,我陪它玩耍,费尽一切心思讨好它,想要它留下,可它都是拒绝的。”

  “我给它食物,从垃圾堆里找来的食物,一开始它是拒绝的,直到我当着它的面吃了第一口之后,它才放开嘴大吃。它当时很虚弱,整整休养不知道是十天还是半个月才能行走。”

  “不过我并不放弃,我一直坚持着,我相信,总有一天我的诚意会感动它。”

  “那时候小家伙警惕性很高,身体好一点后,小家伙经常会跑到很远的地方,似乎想要离开,不过每次我都会在关键时候回来,然后把它抱回去。”

  “可是后来有一天,大黄突然消失了,消失了,没有任何消息,整整三天。”

  “后来朝夕相处,小家伙慢慢变成了大家伙,他也可以开始外出寻找食物,可是他却再也没有走了。”

  “直到三天后的晚上,我突然冥冥之中感觉到大黄在召唤我,然后我来了,到这里,看到了你,还有大黄。”

  “那一天,大黄死在了我的怀里”

  崔传常仰倒着的身子没有动,可是脸上却不知不觉布满了泪痕。

  “大黄”崔传常突然仰天大吼一声,然后大笑,大笑,笑着,笑着,然后慢慢闭上双眼,喃喃着两个字:“大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