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22章 预谋?


    再看张坤,等着幸福吃完牛排加意面,张坤又陪着幸福在花园里散步消消食,直到九点,才将幸福交给女仆带去洗澡。

    安排好幸福后,张坤这才一个人回到自己房间,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穿着睡衣望着房间上空的六灵,除了看向曹高正和刘中正外,张坤脸色都难看的要死。

    就是这四个家伙,今天害得他又闹出笑话了。

    一想到刚才吕老爷子嘲笑的样子,张坤就越发恼火,脸上就更没什么好脸色了,最终哼的一声:“总之,我不管你们怎么做,你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商量好给我个答案,我最多在港岛呆三天。”

    “三天,三天之后如果你们还不能给我一个最终答案,我想应该还有其他灵魂会很乐意帮我解决这个问题”

    略带着威胁说完这句话,张坤哼的一声,狠狠瞪了空中的四灵一眼,便打了个哈欠躺到床上。

    从昨天早上到现在,足足将近四十个小时,张坤只在飞机上睡了三个小时不到,现在早就困得要死了,要不是各种事情不断,让张坤坚持着下来,否则张坤早趴下了。

    现在一躺到柔软的床上,抱着松软的枕头,张坤只觉得周公就在前面招手一样,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坤就觉得浑身放松,就快要进入睡眠状态了。

    “做服装”

    “做玩具”

    “就做材料”

    “还是做电镀吧”

    “服装啊,你傻逼吗,玩具有多大市场”

    “你才傻逼,服装赚钱吗,比得上孩子钱”

    “两个傻瓜,材料才最赚钱”

    “三个笨蛋,电镀”

    “傻瓜你骂谁有种你再说一遍,就做服装”

    “谁叫我我骂谁,就做电镀”

    “吵什么吵,材料为王,懂吗,一个个都这么大年纪了,看不清形势吗”

    “我们吵我们的,关你什么事,想打架啊”

    “”

    床上张坤眼角一颤,啪的一下,拿过床头另一个枕头,狠狠捂在脑袋上,张坤终于脸色一缓。

    可是很快声音又渐渐传来,而且隐隐有越来越大的趋势,争吵声,骂娘声,当三五分钟后,张坤终于忍受不住,猛的将枕头啪的一声甩在床头,然后怒坐了起来:“你们能不能小点声啊”

    看到张坤发怒,争吵的四灵顿时全都一窒,然后其中一灵连忙点头:“是,是,我们小点声,你继续睡,不打扰你”其他三灵连忙跟着点头应是。

    看到这,张坤才怒哼一声,狠狠瞪了四灵一眼,然后这才抱着枕头躺下去。

    稍微平息了一下心头怒火,然后困意立刻再次涌了上来。

    周公,我来找你了,别走

    迷迷糊糊中,张坤感觉自己好像睡着了,但又好像没有完全睡过去,那种朦胧的状态中,突然吵吵闹闹的声音又慢慢传来。

    “就做服装”

    “傻逼啊,玩具”

    “材料”

    “电镀,三个笨蛋”

    “你想打架吗”

    “来啊,怕你啊”

    床上的张坤浑身一颤,抱着的枕头紧了又紧。

    张坤不想听,那声音却仿佛魔音灌脑一般,不停的涌来。

    张坤不停的忍受着,不要生气,不要生气,睡觉,睡觉。

    佛曰,做人要忍,忍,忍。

    三清,老子,太上老君,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耶稣,无数神仙在上,心清则明,无欲则刚,忍。

    张坤努力控制着自己平心静气,可是声音不断传来,而且越来越大,终于,张坤心头怒火再次引爆。

    那谁说来着,忍忍忍,可是当忍无可忍,那就无须再忍

    张坤怒睁双眼,猛的坐了起来,怒吼:“够了,你们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这一声吼汇聚了张坤全身力气,其声大,其势足,声波荡漾,甚至窗前挂帘都微微荡起,宛如佛门狮子吼。

    原本张坤以为自己这一声能镇住四灵,可是却哪想,他一说完,脸红耳赤争吵的四灵却仿佛找到了裁判一样,全都围了过来。

    “张大师我跟你说,做玩具,做玩具一定好,稳赚不亏”

    “狗屁,张大师你别听他的,就做服装,这才是真正的大市场”

    “张大师,要说市场,材料面向的是整个国际,这才是真正风云人物该去闯荡的舞台。”

    “这话说的好像电镀就不是面向国际一样,当初我的客户日法英德美,遍布五大洲,这才是真正的国际市场”

    “做玩具”

    “服装”

    “材料”

    “电镀”

    “”

    四灵围着张坤不停的飞着,嘴里依旧不断争吵,面红耳赤之余,举手抬脚,张坤一时只觉得头晕眼花,脑胀欲裂。终于,张坤忍受不住怒吼一声:“做做做,什么都好做,干脆都做好了”

    张坤这句话刚一出口,面红耳赤争吵的四灵瞬间全部停了下来,四灵呆呆的望着张坤,然后突然异口同声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震耳欲聋的声音没有了,张坤终于清静了一点,脑子也开始慢慢恢复清明,陡然,张坤一愣,然后眼角一颤,死死的望着周围四灵。

    “为什么,我突然感觉你们好像早有预谋的样子”

    听到张坤的话,四灵连忙摇头:“不会,怎么可能,错觉,这一定是你的错觉,对,就是这样”

    张坤眼角一颤,而旁边曹高正和刘中正则从头到尾满脸轻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