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34章 白血病


    张坤不为所动,蒙着被子。

    “救人救什么人”

    “救人啊你早说啊。”

    “搞了半天,你都没说重点啊。”

    “如果是救人,还可以说说。”

    “不错”

    四灵倒是七嘴八舌的说。

    “我不想报仇,虽然我痛恨他们。”刘得方忙说道,看着张坤蒙着被子,知道张坤没睡着,继续说道:“我放不下的,不是我的冤死,而是为了我的孩子。”

    声音一顿幽幽的说道:“我拼命的工作是多挣钱,是为了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才七岁,却是得了白血病”

    “白血病这病可不好治疗。”于斌听了皱着眉头说。

    “是啊,这病可不是有钱就能治的。”

    “你是想让张坤出手救人”

    “原来是放不下孩子啊,为人父母,倒是能理解”

    其他三灵也附和说,要是刘得方找张坤为了报仇,四灵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看张坤意愿,但是为了救人。

    “我想过报仇的,但是我毕竟那么爱她”刘得方无奈说:“也是为了我的孩子,我已经死了,要是她因为这样受到法律的惩罚,我的孩子怎么办他才七岁,而且患了白血病,没人照顾,他会死的,我放不下的也只有他了”说到这里,刘得方又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帮你就是了。”张坤突然掀开被子,无奈说道。

    的确,刘得方的要是让他去帮他报仇,他说什么都不会帮刘得方的,他受叶南天的影响学医救人,而不是想做警察,惩奸除恶。

    再说了,刘得方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听说一个七岁的孩子得了白血病,医者父母心,张坤怎么样做不到冷眼旁观。

    “呜呜呜真是太感谢你了”刘得方顿时感激涕零的哭腔感激说道。

    “哎哎哎,你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爱哭啊难怪你媳妇咳咳”张坤翻着白眼说,又不好说人家的痛处。

    “我也不知道,死了以后,就越来越喜欢哭,活着的时候,我不是这样的”刘得方解释说。

    “哎呀,你这是心理上的问题,爱哭病。”于斌一旁说。

    “什么啊鬼也会病”张坤听了无语说。

    “当然会拉,鬼也开心,也会悲伤的。”于斌一本正经的说。

    “你们就瞎扯吧”张坤翻着白眼说,声音一顿,骂骂咧咧的说:“你们不用睡觉,我这个活人可是还要睡觉,别吵我”说罢,蒙头倒下。

    “那我孩子”刘得方却是犹豫说。

    “哎哎,大哥,你不会想让我深更半夜去你家,对你老婆说,我来帮你孩子看病的吧”张坤欲哭无泪的说。

    “哎也是”刘得方这才说。

    “都给我滚啦,我要睡了。”

    “走啦走啦”四灵拉着刘得方说。

    “其实做鬼也挺好的,不用睡觉”

    “是啊”

    “别老那么不开心,哭什么哭啊。”

    “可是我”

    “张坤你什么时候去救我孩子”

    “张坤你这是去那呀”

    “张坤你跑这湘南中心附一来干什么”

    “张坤,难道找医生的吗”

    张坤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在学校的走着,刘得方这个阴魂不散的,从他起来,就一直围绕在他身边,连声追问起来,让张坤听得头都大了。

    “大哥我还是学生,总要上课的吧等我下课了,我就去看看你孩子,从现在开始,你再烦我,我就不管这事了。”张坤不得不拿出杀手锏说。

    “我我也只是关心嘛。”刘得方不好意思的说。

    “反正我答应你了,就一定管,你别啰嗦就行了。”张坤吃完早餐,手一捏,把纸袋捏成一团,随手一丢,抛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掉进垃圾桶。

    正要朝前面走。

    “张坤”一个声音呼道。

    “有完没完啊”张坤听了忍不住气呼呼的咋呼起来,声音不小的样子,让周围学生一愣一愣的,朝他身后看去

    “啊严大小姐啊。”张坤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叫他的声音,可不是刘得方的声音,而是严若凝的声音,一回头,果然看见严若凝气鼓鼓的俏脸,干笑着说:“早啊。”

    严若凝今天一身蓝色小背心,头发扎起,穿着小短裙,脚下高跟小蛮鞋,说不出的好看,难怪会被奉为湘南第二校花呢。

    严若凝气鼓鼓的朝张坤走过来,嘟囔说:“早你个头啊你这么多天没出现了,我还以为你畏罪潜逃了呢我奶奶呢我爸爸呢”

    “哎我的严大小姐啊,你不会打电话问你爸爸呀”张坤翻着白眼问:“过几天他们就回来了,我上课时间到了,我上课去了。”说完,张坤脚下抹油飞快溜了

    “呸跑那么快早晚你得给我个交代。”严若凝哪追的上,气呼呼的呼道。

    “哎那不是严若凝嘛那个是张坤吧”

    “刚才我好像听见他们说奶奶爸爸的了,难道他们已经发展到见父母了”

    “严若凝说交代什么意思难道”

    “不会的,不会的,若凝女神不会的”

    “”

    张坤听了差点脚下打滑一头摔倒在地上,我见你妹的父母啊,见鬼了还差不多。

    到了教学楼,张坤突然愣住了,挠了挠后脑勺,苦笑说道:“今天去那个课室上课”

    他走的太急,虽然来上课,却是忘记查课表了,不知道上那一门课了,正就纠结着要不要打电话找人问问,突然想起来,自己连室友的电话都没有呢,自己这个大学读得未免也太失败了吧

    “至少得像样一点了,那什么该死的投资,想办法不搞了。”张坤无奈自语,正要回身去宿舍看看课表,突然看见马脸辅导员彭艺博抱着几个大纸皮袋子从远处走来。

    “张坤”彭艺博眼角一动,看见张坤了,双眼微眯。

    “彭教授早上好”张坤上次迟斌弟弟的事情之后对彭艺博改观不小,打个招呼说。

    “终于能在学校看到张坤同学了,真不容易啊,是来参加今天的中考吧,跟我来。”彭艺博推了一下眼睛,淡淡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