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41章 骗子
    “当然是真的了。@随@梦@小@说,-叔哈哈-”张坤自然告诉陆萍都是真的了,自己也没必要自找麻烦,让陆萍安心等,并且进一步提高自己。

    陆萍这才安心,一副十分相信自己的模样。

    张坤有时候也有些奇怪,自己难道长得比较面善,不管是鬼还是人都十分轻易的相信自己?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吃完饭,陆萍去收拾洗碗什么的,让张坤感觉,好像请个保姆也蛮不错的嘛。

    在刘得方的催促下,又钻回房间,继续查看刘得方的邮件,既然答应了刘得方了,也只有干到底了。

    也是为了琦琦,这孩子真是太可怜了的,想起琦琦眼巴巴的想跟其他小朋友玩的眼神,张坤就是一阵心痛,有点想起小幸福来。

    没办法啊。

    谁叫哥心肠软的老好人呢?

    张坤有些自嘲又自得的暗想。

    张坤一边看邮件,一边删除那些完全没有意义的邮件。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呀!这个居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度?”张坤突然看见一个邮件的图,兴奋起来。

    “太好了!太好了!琦琦有救了。”刘得方也是难以压抑兴奋的呼道。

    要知道,白血病骨髓移植,想要找百分之百匹配的,也只有双胞胎兄弟姐妹同卵子的才可能,一般能够有百分之七十多,八十多,就成功率就很惊人了,这百分之九十的匹配度,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啊,只要骨髓移植手术成功,后期用‘药’物调理修养,基本上琦琦以后就恢复健康了。

    这也难怪刘得方跟张坤兴奋了。

    “快!快联系他。”刘得方忍不住催促张坤,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到死都放不下的孩子,能不让他着急吗?

    “别急,我在仔细看看。”张坤忙说,仔细查看邮件的内容起来。

    “你好,知道了你孩子琦琦的事情以后……!”

    “啧!这家伙不会是骗子吧?”张坤仔细看了一下邮件的内容,皱着眉头说。

    在这邮件当,这人自称是南河省人,名一个好人,因为看了报道,关注刘得方琦琦的事情,好奇对照了一下自己以前的验血图,发现自己好像跟琦琦的hla分型好像很像,不知道行不行,如果行的话,请打电话给他,上面有他的电话。

    要是光是这样的话,张坤还不会怀疑对方是骗子,主要是对方拐弯抹角的提到,‘抽’骨髓对身体有害之类的,后期需要补充营养,刘得方必须支付一些补偿之类的。

    让张坤有些怀疑起来。

    “这,这不会吧?还是先打电话问问吧。”刘得方却是急切说,倒是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模样。

    “这……好吧,我问问。”张坤倒是理解刘得方的心情,这好不容易有了匹配的骨髓,哪怕只有一丁点机会,刘得方也不会放弃的。

    拿起手机。

    拨通邮件上的号码。

    “咦?他不是说是南河省人吗?怎么用的东山省的号码?”一拨打号码,张坤一愣,只见手机上显示这号码是东山省的,心一动,疑虑更大了。

    不过。

    “喂!?”电话一下子接通了,对方是个粗嗓‘门’的男子的声音。

    “喂!请问你是一个好人吗?”张坤只觉得对方名有些别扭,但是还是按照名称呼对方。

    “好人你个头!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我忙着呢!碰!”对方听了劈里啪啦的说,最后还叫了个碰!

    然后有些稀里哗啦的声音,显然对方时候在麻将台上奋战呢。

    “额!我是说,你不是看了琦琦的事吗?你前些……哦!十二号那天不是发了个邮件给我嘛?”张坤耐着‘性’子问。

    “琦琦?什么琦琦?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你打错了吧。咔嚓!”对方显然心不在焉的样子,直接掐断了信号了。

    听着电话断线的声响,张坤无奈的看着刘得方,正要说话。

    “哎!你会不会打错电话号码了?”刘得方忍不住急切说。

    “没有啊?”张坤听了一愣,刚才显示的东山省的号码呢,难道真是自己打错了,但是仔细对照了一下,忙说:“没错啊,就是这个号码啊。”思索了一下,忙说,要不我发个邮件给对方,等对方回复吧。

    “好吧。”刘得方一脸的失望,垂头丧气的答道。

    张坤正要点回复邮件,不知道怎么的,点错了,点到了那附件,又打开了那基因图,正要关掉。

    “等等。”刘得方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忙叫住张坤说。

    “怎么了?”

    “这图好像不对劲。”刘得方忙靠近了一下显示器,指着显示器上说:“你看这个号码是不是跟的琦琦那张一样的?”

    “嗯?一样的?”张坤听了心一动,忙点开琦琦的那张有hla分型的扫描图,对照了一下号码,还真是一样的,气得咋呼起来说:“好家伙,还真是一样的,这是验血报告的机器码,不可能一样的。”

    “该死的,这家伙还真是个骗子?用图像软件处理过的?”刘得方气呼呼的跟着猜测起来。

    “我看看。”张坤仔细对照两张图起来,终于发现端倪了,对方的图虽然修改的十分‘精’细,但是仔细一看的话,还是有些破绽的,尤其那机器码,在最边缘上,显然是对方忘记修改了,是最大的破绽。

    “啧!该死的‘混’蛋,连白血病的孩子都骗?”刘得方忍不住骂骂咧咧起来。

    “……!”张坤知道骂也没用了,正要查看别的邮件。

    忽然。

    张坤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

    “恩?这家伙又打回来了?”张坤一眯眼,看见号码,惊讶说,心里知道对方是诈骗,正要不接,但是想了一下,看看对方到底想搞什么,想了一下,开启了手机录音模式,这才接通电话。

    “喂!”

    “喂?你是琦琦的亲人吧?”对方还是那个人的声音,忙问。

    “骗子!你个骗子!”刘得方忍不住冲着手机大骂起来,他儿子等着骨髓救命呢,这‘混’蛋还拿自己琦琦骗人,那不让他怒气难消呢,只是他一个鬼,再怎么吼,对方也听不到。

    “嗯!我是。”张坤答道,示意刘得方别说话,他倒是要听听对方怎么说。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