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742章 白忙活一场
  “呵呵!你是琦琦的什么人呀?”对方有些讨好的笑问说。說,-

  “我是琦琦的爸……哥哥。”张坤可不好当着刘得方的面,说自己的是琦琦的爸爸,而且自己的声音那么年轻也不像,忙转口说。

  “哦!这样啊?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时间隔得有些久了,我都有些忘记这事情了。”对方继续解释说:“才想起来这事情。”

  “恩!还是感谢你回电。”

  “现在琦琦怎么样了?”对方貌似关心的问起来。

  “谢谢关系,还是老样子,没找到匹配的骨髓。”张坤叹息说,一副忧心忡忡的语气。

  “啊?我记得我给发过去了一个骨髓图,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对方恍然似的说。

  “我已经看到邮件了,医生说满匹配的,这才打电话给您的。”张坤忙说道。

  “那太好了,我还担心帮不上忙呢。”对方十分热情的说:“那你们什么时候要骨髓啊?”

  “越快越好,您愿意帮忙真是太好了。”张坤也是欣喜的说道。

  “哎张坤!你理这种人干什么啊?”刘得方一旁有些不满的问。

  张坤白了刘得方一眼,示意他别吵。

  “当然了!当然了,琦琦才七岁的小娃,多可怜啊,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对方完全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热情洋溢的说。

  “恩!那行,您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啊,我是南河人,琦琦是南湖省吧?”对方忙说。

  “南河人?”张坤听了一愣,电话号码明明是东山的啊,皱着眉头说道:“那您过来‘挺’远的啊,这样吧,您过来,我们会给你报销车费,还有一笔报酬的。”

  “这个嘛,我得跟你们谈谈。”对方忙说:“听说,捐骨髓可是会影响捐献人的健康,严重的还会减寿的,还会有诸多后遗症,我虽然同情琦琦的遭遇,但是我也不能白干是不?”

  “这个自然自然。”张坤听了,暗道来了,口里连声说:“那您开个价吧。”

  “你要知道健康生命是无价的,所以嘛,五十万就好了。”对方说得倒是好听,一开口就是五十万。

  “五十万?”张坤听了故作惊愕的说:“好人先生,您看过报道应该知道,我们家只是小康之家……五十万的话……!”

  “那这样吧,你们先给十万,剩下的慢慢给也可以。”对方马上转口说:“不过,你们先得给十万,我才会过去,否则免谈。”

  “这……要是你不守信呢?还是你过来我们给吧。”张坤迟疑说,心中已经完全肯定了对方是骗子无疑了。

  “啧!一人退一步吧,五万!给五万,我今天晚上就过去。”对方一副商量的说。

  “哎,要不这样吧,我们今天过去,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您的骨髓是否真的匹配,然后我们一起回来,到时候一起给钱如何?”张坤那会答应这骗子,忙说。

  “哼!小哥!你们那么没诚意,我怎么给琦琦捐骨髓?”对方有点翻脸的意思了。

  “我们也是谨慎为上,要知道捐骨髓这事情,出点差错,不但对琦琦没用,对您也不好啊。”张坤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忙说道。

  “艹!你们不要拉倒,这么点钱都不愿意出,活该得白血病!”对方终于按捺不住了,居然口吐脏字骂了起来。

  “啧!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张坤听了,顿时怒火滔天的起来,忍不住喝道:“你够了!你个骗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改的图!”

  “尼玛个b,‘浪’费老子的电话费!骗你又咋地了?”这骗子听了骂得更难听了,骂骂咧咧的骂道:“活该白血病,没得救了!报应!”说罢,直接关掉了手机……

  “张坤!我要杀了这‘混’蛋!”刘得方忍不住吼道,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杀个屁啊!?你有这本事吗?”张坤也气急了,骂道,这年头骗子倒是越来越嚣张了,不过换了谁也受不了这骗子如此嚣张了,站起来,在房间中来回度着步子,这才说:“这家伙自然不能放过了,我打个电话。”

  “啊?你还要打电话回去?”刘得方一愣,诧异说。

  “当然不是了!”张坤白了他一眼,随口说道,拨‘弄’着电话,找到一个号码,打通,忙说道:“梁队长啊!最近好吧?我是张坤啊……!”

  张坤打的是省公安局刑侦队队长梁碧的电话,自然说的是这骗子的事情了,让梁碧帮忙想办法抓人,说不定对方还是个惯骗,身背不少案子呢。

  殊不知。

  张坤这本来是打着教训对方一顿的意思,那知道,梁碧一查,这所谓的一个好人,还真是个惯骗,专‘门’搞网上诈骗,诈骗金额达上百万,还有一个强‘奸’案在身,倒是让梁碧反而立了个功劳。

  当然了,这是后话了。

  打完电话。

  “哼!我看这骗子还怎么嚣张。”张坤一脸不爽的说,被这骗子一闹,他已经没多少心情看这些邮件了。

  “哎!张坤!还有几十封邮件,你看完呗。”刘得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但是为了儿子,还是劝说起来。

  “啧!我看这些邮件没多少有用的,这些网上的嘴炮,一个个说得好听,真办起事来,一点用都么有。”张坤骂骂咧咧的‘乱’发脾气起来。

  “那咋办啊?没有骨髓,琦琦可就……呜呜呜。”刘得方一脸无奈的说,说着,又哭了起来了。

  “哎!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张坤听了心烦,骂了起来,不过来是耐着‘性’子看其他邮件。

  结果,还是没有合适的。

  “琦琦……我的琦琦。”刘得方哭泣起来,一副绝望的样子。

  “哎!好了,别哭了,我在给你想办法吧。”张坤无奈说。

  “没了!没了,医院也没有,网上也找不到,我的琦琦啊。”刘得方边哭边说起来……

  “医院?”张坤听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大‘腿’,呼道:“哎呀!我怎么忘记这回事了呢?”

  “啊?什么啊?你有办法了?”刘得方见张坤‘激’动的样子,忙问。

  “医院啊,我怎么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呢?”张坤懊恼说:“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医院我们早就走遍了了,南湖省以及好几个省都没有匹配琦琦骨髓的骨髓啊。”刘得方听了失望说。

  “哎!你说的是去过的医院,我说的可是全国的医院。”张坤自信满满的说。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