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今晚没更新,外出中
  “看你那么年轻也知道了啊,你是怎么冤死的?”四灵反正无聊,就问了起来,不过,的确,这爱哭鬼看起来才三十几岁,虽然一张苦瓜脸,倒不像是正常死的……

  爱哭鬼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我叫刘得方,活着的时候是金龙软件公司的一个软件工程师,我是南湖省,长……!”

  “哎哎哎哎!停停停!”听着爱哭鬼刘得方讲不到重点,石新明打断他的话说:“谁想听你报户口了,说重点。”

  “重点?”刘得方一愣,一脸不解。

  “呆子!就是你怎么被弄死的?”于斌骂道。

  “我……我……!”刘得方却是吞吞吐吐起来,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似乎有难言之隐的表情。

  “哟!看你的样子,难道还是做贼被人打死的?”丁元奎笑道。

  “不是……。”刘得方忙说。

  “被人冤枉做贼打死的?”于斌问。

  “不是啊!”刘得方忙摇头。

  “捉贼被打死的?”王宪祉问。

  “不是……!”刘得方已经一头黑线了。

  “被贼……!”石新明正要继续问。

  “哎!能不能别说贼?”刘得方忍不住了,忙打断他们的话语说。

  “我们看你那么紧张,气氛不好,逗你玩的。”丁元奎笑道。

  “你再不说,我们可不管了,要是你说了,可能我们还帮你求求张坤。”于斌忙说道。

  “那你们答应我,不可以告诉别人跟透露给别人知道。”刘得方讨价还价说。

  “哎,我们可都是鬼哎,怎么可能说给人听?”石新明忙说道。

  “我知道了!”王宪祉恍然说,一副知道的样子,见其他三灵看过来,这才说:“你是笨死的……!”

  “去……!”其他三灵翻白眼起来……。

  “是啊……我是笨死的,笨死的,我没日没夜的加班赚钱,她却是背着我偷人,枉我……枉我……呜呜呜!”这刘得方却是哭腔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说着说着有哭了起来。

  “哎哎!你哭个屁啊,哭是能解决问题的吗?”于斌是个急性子,气呼呼的呵斥起来。

  “是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你不说谁能帮你?”丁元奎忙劝说起来。

  “恩……恩……!”刘得方这才停止哭腔,忙说:“我叫刘得方,在金龙软件公司做软件的,平时上班很忙,经常加班到深夜十二点,只为了拿微薄的工资,养家糊口,可是……!”说到这里,刘得方脸色有些黯然说:“我实在不应该找个漂亮的老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石新明忙说道。

  “是啊,男人那有不喜欢美女的。”于斌跟着说道。

  “啊……你被戴绿帽了?”王宪祉却是猜测说。

  “唉,都怪我自己不好,没空陪老婆。”刘得方叹了口气说道,又咬牙切齿的骂道:“可是!就算如此,她也不应该跟我的上司搅浑在一起,实在……实在……呜呜呜呜……!”说到伤心处,这刘得方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哎!你就知道哭!在哭我们就不管了。”四灵也烦了。

  “你快说啊。”

  “我说……!”刘得方这才停止哭腔,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那天,我加班到两点多才做完事,本来打算在公司再凑合一晚上就算了,但是公司的空调坏了,我就回家了,然后回家,看到……那对狗男女……居然背着我……呜呜呜。”

  看这刘得方又哭了起来,不过听到这里,四灵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哎,就你这样的……!”石新明嘟嘟哝哝的小声说。

  “哎呀,你难道是被老婆跟那奸夫杀死的?”丁元奎惊讶说道。

  “那警察也没查出来?”于斌诧异说道。

  “人都死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王宪祉劝说道。

  “不……我不是被杀死的,但是也差不多。”刘得方心情平复了一些,苦闷说道,看来被四灵调侃了一番,也放开多了的,声音一顿,这才幽幽的说:“那天我回

  (本章未完,请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