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739章 来客
  当天的晚宴一直热闹非凡,不过张坤九点左右便开始撤退了,同走的还有李建文,倒是张浩博还留在会场,他是政fǔ工作人员,还要帮着收场。。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离开南湖宾馆后,是李建文的车将张坤送回了御景‘花’园

  挥手向李建文道别后,目送着李建文的宾利缓缓离开,张坤这才转身走进‘花’园小区。

  来到自己房子所在的楼下,张坤并没有急着上去,而是沿着草地小道来到不远处的一处亭台。

  坐在水泥堆砌的石凳上,张坤想了想还是掏出了手机,然后找到赵崇山的电话拨了出去。

  长申的化名居然暴‘露’了出去,这让张坤有点耿耿于怀。明明都已经用了化名,就是为了低调一点,结果还是让人知道了,尤其知道的还是一省一二把手。

  所以张坤想要知道,他这长申的化名到底是怎么暴‘露’出去的,如果不‘弄’清楚,恐怕张坤很长时间都不会心里舒畅。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立刻传来赵崇山轻笑的声音:“张坤啊,这么晚还没休息呢?”

  “恩,赵叔叔,这么晚打扰你,真不好意思,因为有点事我想要向你询问一下。”张坤声音一顿,然后沉声道:“当初那次学校危房改造募捐,当时我用的长申的化名赵叔叔应该还记得吧,我想问一下,那个化名,还有背后我的资料,赵叔叔有没有和别人说起过?”

  张坤说完,电话那头的赵崇山似乎也慢慢沉寂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赵崇山也略带严肃的沉声开口:“没有,绝对没有!”

  赵崇山说的异常肯定,然后又开口解释道:“当初你既用了化名参加那次募捐,我就想你应该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我从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你,就连我的秘书都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听到赵崇山的话,虽然说是一面之词,但是张坤却整个人为之一松。因为,他相信赵崇山应该没有骗他,而且也没必要在这件事骗他。

  他之所以打这个电话,与其说想要知道是不是赵崇山泄‘露’出去的资料,还不如说是想要知道自己并没有被人背叛。

  没错,就是背叛。

  当初他既然用了化名,那么目的可以说非常明显,就是不想张坤这个名字暴‘露’出去。

  而赵崇山,因为赵丽娜和郑丹阿姨的关系,对他,张坤也有着一种别样的感觉,亲人不算,但多少有种自己人的意思。

  张坤不怕资料被泄‘露’,但是他不希望被自己人所背叛,仅此而已。

  所以现在赵崇山说绝对不是他泄‘露’出去的,虽然只是一面之词,但是张坤选择了相信。

  张坤这边脸‘色’一松,而就在张坤思绪飞扬的时候,电话那头的赵崇山又开口道:“你长申的身份被人知道了?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严重吗?”

  听到赵崇山的话,张坤陡然回过神来,然后脸上挂上一丝轻笑:“恩,确实被几个人知道了,不过倒没什么事,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现在只是想知道,我这身份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而已。”

  “能告诉我是被谁知道了吗?也许我可以帮你调查一下!”赵崇山沉声道,当初张坤之所以会出现在那次募捐大会上,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帮自己解决问题。

  而现在张坤因此而遇到点麻烦,虽然张坤并没有说,但是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所以赵崇山很自然的站出来,希望自己能帮上点什么忙。

  虽然张坤好像本事不小的样子,一般事情应该很难给张坤带来这样的困扰,但是他现在怎么说也是南山市一个副市长了,副厅级干部,放眼整个南湖省,不说有数的人物,但也多少也算是步入高层领导圈子了。

  他自信在某些领域,自己也许也能帮得上张坤一些忙了,所以很自然的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甚至开口间,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丝丝官威。

  “额……!”而听到赵崇山的话,张坤却是一愣,不过想了想,张坤还是苦笑道:“说出来倒也没什么关系,不过这件事赵叔叔还是不要管了,我自己解决就好。”

  不过听了张坤的话,赵崇山却是直接挥手道:“赵叔叔知道你有本事,但是我身为南山市副市长,有些渠道可能和你不太一样,说不定会有点什么用也说不准,没事,你先说,赵叔叔心里有数!”

  听赵崇山如此说,张坤想了想,最终苦笑一声,终于还是开口吐出两个人的名字:“徐盛书记,和杜豪省长!”

  张坤话一出口,电话那头完全沉默了下来,寂静,说不出的寂静。

  过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才传来赵崇山干笑声:“你是开玩笑的吧?还是……。”

  张坤却直接摇头:“不开玩笑,我今天晚上才刚见过杜豪省长,他亲自说的!”

  赵崇山这下真没话说了,干笑两声,然后咳嗽一声:“好吧,这件事我也许真帮不上什么忙,那你就自己努力查吧。”

  得,如果张坤没开玩笑的话,这事可是涉及到了一省一二把手,一个省委书记,一个政fǔ省长,涉及到这两个人,别说他一个南山市副市长,就算数遍整个南湖省,都没人敢说够资格调查这两人。

  赵崇山打了退堂鼓,张坤却丝毫没有意外,如果这时候赵崇山还依旧坚持要帮忙调查那才是怪事。一个副市长调查省长省委书记?那才是真的开玩笑。

  不过张坤原本就没想着要赵崇山帮忙,他打这个电话的意思也仅仅只是询问一下赵崇山是否有泄‘露’自己资料而已。

  而他也只需要知道不是赵崇山,也就够了。

  之后张坤和赵崇山又闲聊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张坤坐在凉亭里,遥望着天空星辰,脑海里却在不断思考着。

  如果不是赵崇山,那又会是谁?曹浩然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么,真的是李建文?

  张坤脑海里不住回想今天和李建文在一起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杜豪省长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李建文当时的表情。

  张坤眉头一皱,可是怎么看李建文好像都毫无所知的样子。

  哎,烦!

  张坤在凉亭中足足坐了十几分钟,最终还是毫无头绪,只能轻叹一声,然后起身朝着自己房子所在楼走去。

  坐电梯直达六楼,张坤掏出钥匙,刚‘插’进去准备开‘门’的时候,‘门’内陡然伸出一个脑袋来。

  是王宪祉。

  看到突然冒出来的脑袋,张坤先是心头一跳,随即双眼怒视:“搞什么,突然冒出个头来,差点吓死我,还有,要么进去,要么出来,一大‘门’板上就‘露’出个头来,你吓谁呢!”

  王宪祉听到张坤的怒声,脸上忙‘露’出掐媚的笑,然后身子立刻从‘门’后蹿了出来飘在张坤身旁。

  张坤这才哼的一声,脸‘色’稍好,不过这时,王宪祉小声凑到张坤耳旁神秘兮兮的道:“张大师,你屋里来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