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49章 属狗的鼻子
    第二天一大早,张坤便坐上了前往港岛的飞机,在经过三个小时的旅途之后,张坤再次踏上港岛的土地。

    出了机场,招呼一辆出租车,直奔浅水湾别墅。

    来到吕家别墅外,张坤刚走下出租车,大铁门便缓缓自动打开。

    张坤向门后两个保镖守卫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在吕家别墅,张坤早已经不将自己当什么外人了,来到这,就好像回到自己家一样。

    而这里的保镖侍女也一样,一路上,保镖和侍女一一向张坤问好,称呼着“张少爷”三个字,脸上全都有着仿佛面对吕老爷子一般的恭敬。

    在这个别墅里,吕老爷子对张坤的态度,还有幸福小姐对张坤的依恋,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该如何对待张坤,他们自然也是心里有数的。

    而对此,张坤全都是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吕家别墅的人好像都很忙,走路都好像比往日里快上几分,侍女们在不停的装饰着整栋别墅,不断有一些喜庆的物件挂上树梢,墙壁,屋檐,当然,更多的则是一些可爱的事物。

    期间还有保镖们在不断规划区域,划分负责范围,加派人手,增强警戒。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为了幸福明天的生日。

    张坤看得出来,对这次生日,吕老爷子十分重视。

    因为以往的……,额,好吧,起码去年的时候,是幸福生日当天,别墅里才开始着手准备生日宴会,而今年,却是提前一天便开始安排,甚至也许更早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不过张坤也能理解吕老爷子的心思,毕竟,明天是幸福身体安好后第一个生日,在吕老爷子眼中,也许这就代表着幸福的新生吧。

    要知道,在那场手术之前,幸福每过一次生日,就代表着幸福离死亡更近了一分,在那样的情况下,吕老爷子甚至希望幸福能永远不要长大。

    对那样的生日宴会,吕老爷子没有任何高兴的理由。

    而今年不一样,幸福身体好了,再也没有了死亡的威胁,他能够看着幸福快乐的长大,开心的度过每一天。

    而这次生日,是幸福新生命的开始,他希望能是一个让幸福留念的日子。

    张坤一路走到客厅,四望一眼,然后随手招呼了一个侍女问了句,这才知道,幸福已经上学去了,而老爷子也去公司了,中午不会回来。

    张坤啪的一下打在自己脑袋上,笨,忘记今天才周五,幸福要上学的。

    说实话,张坤真的有点习惯了以前幸福每天都在家的日子。

    那时候幸福因为身体的关系,所以不能去上学。而现在,身体已经渐渐恢复,幸福自然也就要跟上同龄人的步伐,去学校学习,经过那必经的阶段。

    虽然幸福在家也可以由家教来教导,但是家庭教师和学校却也完全不同,去学校,与其说为了学习,不如说是经历那难得的生活,和同龄人们快乐的玩耍。

    每个人的幼龄阶段都是无价的,人的生命不可以重来,儿时的快乐,过了也就过了,没有补偿的机会,所以,该玩,那就畅快的去玩。

    想明白这些后,张坤略微有些无奈,好吧,本来还想早一天来陪陪幸福,现在看样子,要等幸福放学才行了。

    不过这中间的时间也不能浪费,话说半个多月没见了,给幸福做点好吃的吧。

    想着,张坤慢慢朝厨房方向走去。

    不过一边走着,张坤一边眉头微皱,说起来还有一个问题张坤这几天一直在头疼着:幸福生日了,该准备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呢?

    去年生日的时候,张坤听从幸福老妈的意见,送了一个风信子做成的花环。经济实惠,而幸福又喜欢。

    可是今年,张坤总不能再送花环了吧,可是送什么呢?这次可没有幸福爸妈帮忙做参考了。

    出去买一些礼物吧,太贵了张坤买不起,就算买了,估计送同样贵重物品的人也不会少,毕竟能来参加吕家生日宴会的大都非富即贵,送出的礼物档次自然低不了。

    可要是买些便宜货,张坤也送不出手啊。

    “哎!”张坤一边走着,一边烦恼着……。

    下午四点,一辆黑色小轿车慢慢驶入吕家别墅,汽车停稳后,当先一个女仆装的侍女走下车,随后是一身白色长裙的幸福。

    幸福下车后,正要朝着自己房间走去,不过刚走两步,幸福陡然顿住了,满脸疑惑,小巧的鼻子在空中轻轻嗅了两下,然后一脸不敢置信的开口:“大哥哥的味道?”

    此时,正躲在小轿车后面,正准备蹦出来,给幸福一个惊喜的张坤,听到这句话,猛的“噗”的一声,脚下都是一个踉跄,差点连手上的盘子都给飞出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异响,幸福猛的转过头,然后看到了那满脸哭笑不得的张坤,幸福脸上陡然露出兴奋之色,然后身子瞬间扑了过去:“大哥哥!”

    幸福猛的扑来,双手宛如无尾熊一样,挂在张坤脖子上,身子兴奋的扭动着。

    张坤连忙一把抱住,深怕幸福给跌了下去,同时手中银盘高举,怕给磕到幸福。

    幸福高兴的晃荡了好一会儿,这才一脸心满意足的停下,然后乖乖的抱着张坤的脖子,仰头问道:“大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对此,张坤却是嘴巴一翘,“恶狠狠”的望着幸福:“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来了的,真的是闻到的?”

    说着,张坤还似模似样的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没什么味道啊。

    看着张坤搞笑的模样,幸福得意的直笑,直到张坤“恶狠狠”的瞪过来,幸福这才稍稍收敛,然后娇笑的抬起头,指着张坤手上高举的银盘:“因为,这个香味只有大哥哥才能做的出来啊!”

    张坤抬起头望着自己手中的银盘一愣,然后苦笑一声,好吧,合着是这东西出卖了自己啊。

    张坤无奈摇头,小心的将幸福放下,然后空着的手狠狠刮了一下幸福小巧的鼻子:“你啊,这鼻子属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