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754章 爱的钢琴曲
  伺候着幸福吃着自己做的蛋糕,直到幸福那小小的肚皮再也塞不下去这才停下。复制网址访问

  看着幸福一脸心满意足的模样,张坤却突然暗暗道,一次让幸福吃这么多甜品会不会不太好?

  不过想了一会张坤便放弃了,管他好不好的,吃都吃了,现在再想这个,也是白费。

  正经是瞧着幸福一脸开心满足的样子,吃多了又如何。

  张坤嘴角一扬,‘露’出一丝轻笑,然后蹲下身,仔细擦去幸福嘴角残留的油渍,这才轻笑道:“小馋猫,吃饱了吧,这可是大哥哥‘花’了一天时间才好不容易做好的,不过,这只是生日礼物的一部分哦。”

  幸福双眼一亮:“还有吗?”

  张坤嘿嘿一笑,站起身,牵起幸福的手朝着‘花’园乐队方向走去,那里有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

  来到舞台前,张坤扬起一个响指,然后现场的音乐开始慢慢低了起来,最后渐渐消失。

  张坤低头向幸福‘露’出一丝轻笑,然后松开幸福的手走上舞台。

  当张坤站上舞台的瞬间,两道强烈的‘射’灯照‘射’而出,笼罩着张坤整个人影。

  在这一瞬间,‘花’园内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全部集中到站在舞台的张坤身上。

  张坤拿起话筒,目光扫过‘花’园里所有来宾,然后轻轻开口:“今天是我们幸福小公主的八岁生日,在此,我想要献上一首钢琴曲,祝我们的幸福,健健康康长大,开开心心度过每一天,如她名字一样,幸福一生!”

  说完,张坤微微鞠躬,放下话筒,此时,又两道‘射’灯照向张坤身后的舞台,只见一架银灰‘色’三角钢琴出现在大家眼前,张坤转身,慢慢坐到了钢琴前。

  而此时,整个‘花’园开始慢慢安静了下来。

  对于张坤,在场不少人都认识,当初曹高正的丧礼让张大师几个字深刻的印在了当时所有人心中。而就算有人不知道张大师这个身份的,但是吕老爷子忘年‘交’这几个字,也足以让所有人侧目。

  所以张坤既然想要表演一曲,先不管演奏的如何,但大家还是愿意给这个面子。

  而余下还有实在不知道张坤身份的,在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安静下来,他们也就自然默默静了起来。

  场中安静了,张坤坐在钢琴之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深呼吸之间,慢慢抬起手,按下了第一个键。

  因为赵丽娜的关系,张坤会的钢琴曲并不少,但是此时此刻,张坤最想弹奏的却只有赵丽娜所创的《阳光颂》。

  轻柔的钢琴声慢慢在‘花’园内扬起,随着琴音渐入佳境,张坤眼神也开始慢慢恍惚了起来。

  他仿佛回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吕老爷子的时候,他想起当时第一次被打晕带到港岛,他想起,在客厅中第一次见到幸福时的模样,顶着羊角辫子,一脸羞涩,捏着白‘色’裙角微微见礼。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幸福,那时候的幸福娇小,瘦弱,脸‘色’微白,但却彬彬有礼,年纪轻轻,却已有大家风范。

  可是紧接着,客厅外一声尖叫,让张坤看到了幸福发病时的模样,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位,微微颤抖着,脸上有着难言的痛苦。

  而直到这时,张坤才惊觉,幸福有病在身,而且是会危及生命的那种。望着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幸福,倒在地上忍受着难言的痛苦,张坤真的很想帮帮她,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后来,张坤在港岛滞留了几天,陪着幸福玩了几天,听着‘花’‘花’会痛的童言,瞧着为了不让大哥哥大姐姐受罚而不敢接近游泳池的谨小,对肆意奔跑儿童的‘艳’羡却为了不让爷爷担心,而从不说什么。

  张坤真心觉得,幸福是个懂事的孩子。

  可是后来,在书房,幸福突然说了句“幸福有点事,马上回来”的话,然后便消失在二楼。

  后来,在幸福爸妈灵魂的引到下,张坤看到了倒在地上,浑身蜷缩着不停颤抖的幸福,她的身躯是那么弱小,整个小脸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苍白。

  张坤想要去拿‘药’,可是幸福却哀求着不要,所为的仅仅是“如果拿‘药’的话,爷爷一定会知道的,我不希望爷爷知道我又头疼了……。”

  “爷爷已经很累了,我不希望他再为我伤心。”

  在那一刻,张坤突然痛恨起了幸福的懂事。

  你为什么要这么懂事,这些东西,并不是你这个年纪所应该承受的。

  而在那一天,张坤终于知道了幸福的身世。

  她从没见过父母,在幸福出生前,爸妈就已经死了,一场车祸,两人双亡,唯一留下的就只有妈妈肚子里,还只有八个月的幸福,她是遗腹子。

  那时候幸福说过,她一生最大的愿望是能吃一次妈妈做的菜。

  这是一个很简单,世上大部分人都能有的经历,对幸福来说,却是她一辈子最大的愿望。而且,还将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随着张坤心思远扬,场中钢琴曲也一时低鸣,所有听着的人,都觉得暗暗压抑,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黯然。

  可是紧接着,场中琴风突然一转,渐渐高昂了起来。

  却是张坤想起因为幸福难言的懂事,张坤陡然兴起的抗争之意。

  为人医生,虽然救死扶伤,但也是与神相争,夺的就是那一条人命。

  幸福你还年轻,你不该死,你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事物没看过,有太多的风景没去经历,你这条命,就算是死神来拿,我也要与其一争。

  其后,张坤和幸福爸妈努力进行着鬼医计划,与神争,与时间争,与这天地争。

  此处,张坤的钢琴处处扬起努力拼搏之意,斗志高昂。

  可很快,琴音一转,却是张坤想起了幸福突然肿瘤爆发,在张坤还没完全准备好,戳手不及之下,进了手术室。

  琴音渐渐低鸣。

  张坤想起,在手术室‘门’前,在幸福觉得自己将死之际,她拉着吕老爷子的手,带着眼泪的笑,喊了三声:爷爷,爷爷,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