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58章 不好办


    先是一愣的于飞待回过神来后,整个人却瞬间‘阴’沉了起来,双眼微眯的望向张坤,冷冷道:“张先生,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玩笑!”

    “如果你是开玩笑的,我希望你能收回这句话,这,并不好笑。.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于飞冷着脸的说完,然后沉沉望了张坤一眼:“还有,如果你找我来就是想说这些的话,那么我想我们也没必要再聊下去了,告辞!”

    说完,于飞冷着脸站起身来,然后毫不停留的朝着小会议室大‘门’走去,“啪”的一下手就紧紧握住大‘门’把手,正要拉开‘门’离开。

    这时,一直稳稳坐在沙发上的张坤望着于飞的背影高声开口:“于先生,其实你自己也有所察觉的吧,你就真不想听我说完再走?”

    听到张坤的话,于飞整个人一顿,左手紧紧握着拧开的大‘门’把手,仿佛在那一瞬间沉寂了下来。

    过了一会,于飞头也不回的开口道:“张先生,你似乎对我家的事很了解?”

    “不算太了解,但是在某些事上,比你知道的多一点!”张坤轻声道。

    “那么,你刚才说的,有人拜托你,带我去见一个人,那个就是你所说的,我母亲?”

    张坤点点头:“没错!”

    背对着张坤的于飞默默点了点头,然后沉声道:“好,张先生,就算假设你的话是真的,那么我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请说!”

    “就假设按你说的,我母亲还活着,那么她现在生活的好吗?”于飞看不见表情,只是语气十分淡白的问道。

    张坤沉‘吟’了一会,然后缓缓摇了摇头:“我只能说还过得去,但并不算好。”

    “那么,她知道我的存在吗?知道她还有一个儿子吗?或者说,她知道我的身份吗?”

    “当然,她从始至终都关注着你。”对此,张坤却是毫不犹豫的道。

    “一直都知道?”于飞又问。

    “对,一直都知道!”张坤再一次肯定。

    “哈……哈哈……!”大‘门’前的于飞突然笑了起来,猛然大笑,笑的是那么张狂。可是张坤却眉头轻皱了起来。

    只见于飞狂笑声突然一顿,整个声音完全冷了下来:“即使从始至终都知道我的存在,我的身份,可是,二十七年来,却始终没有来找过我,那么,我有必要再去见她吗?”

    “张先生,不管是谁来拜托的你,今天你就当没有来找过我,我也当什么都没有听见,就是这样吧,告辞!”

    说完,于飞也不等张坤再开口,径直拉开大‘门’,身影快步走了出去,只留下大‘门’“砰”的一声砸在墙壁的声音。

    望着久久颤抖不息的大‘门’,张坤轻叹一声,望了眼一直追出去的三灵,只见他们追到‘门’外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向张坤无奈苦笑一声:“走了!”

    真走了啊!

    张坤无奈摇头,再看看身旁半空,一脸黯然的于斌,张坤苦笑道:“你家这于飞,好倔的‘性’子啊,这事看上去可不怎么好办!”

    一开始以为很简单的事情,不就是传话然后给人带路一趟吗,可是在后来于斌说出详细内情后,张坤就开始暗暗皱眉了,而现在,在一看于飞的反应,得,这事估计不好办了。

    听到张坤的话,于斌勉强回过神来,然后向张坤歉意的道:“张大师,于飞从小就这‘性’子,您别见怪。不过这事……。”

    于斌面带犹豫之‘色’,咬咬牙想要再说些请求的话,不过张坤仿佛了然的摆了摆手:“好了,话不用多说,这件事我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努力办到,我会再想想办法的。”

    “不过,刚才于飞估计是受到刺‘激’不小,今天恐怕是不适合了,我们还要在港岛呆两天,就等明天再说吧!”

    听到张坤的话,于斌低头想了想,最后沉默点头。

    ……

    在和于飞一谈后,张坤也没有再回宴会场地,而是径直去了幸福卧室看了一眼,虽然眼角依旧带着泪痕,但脸上却甚是平静,甚至带着一股安详之‘色’。

    张坤看了一会,也没有吵醒幸福,默默就回了自己房间。

    今晚的宴会发生不少的‘插’曲,不过好在最终还算是圆满结束了。

    后‘花’园的音乐已经渐渐停了,人声也渐远,来会的宾客已经基本全部离场,剩下的清理工作自然会有‘侍’‘女’和保镖们负责。

    一晚的喧闹之后,别墅再次慢慢进入安宁之中。

    而在卧室里,张坤静静思考着于飞的事,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

    以之前于飞那种说话,那种态度,想要带他去见他母亲,难度可不小啊,非得想个什么好办法才行。

    张坤眉头微皱,想了很久,最终一声轻叹:“不好办啊,哎……!”

    抬头看看同样一脸苦涩的于斌,张坤有心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而就在这时,突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喧闹声和快步走动的脚步声。

    “先生,那边是客房区,您真的不能再过去了,您喝多了,我让人送您回去吧!”

    声音有点熟悉,是别墅的保安,不过如此说着,脚步声却依旧没有远离,反倒是离张坤房间越来越近,而那保镖的说话声好像也越来越急的样子。

    “先生,张大师真不在这,您看您也喝多了,要不您明天再来,我给您先向张大师说一声?”

    张坤眉头一扬,张大师?找我的?

    脚步声依旧没有远离,最终在张坤‘门’口停下,然后很快响起了杂‘乱’的拍‘门’声。

    “先生,请您自重,这是吕家别墅,这边客房住的都是老爷的客人,我想老爷是绝对不希望看到他的客人被打扰。”保镖的声音已经渐渐严肃起来,甚至‘门’外好像还传来阵阵拉扯的声音。

    不过,敲‘门’声虽然断断续续,却始终没有停止。

    听到这,张坤终于做不住了,掀开被子,穿上睡衣,然后沉着脸来到‘门’口,一下拉开大‘门’。

    ‘门’外两个保镖架着一个人影,似乎想要将他拉走,看到‘门’被打开后,忙松开手,然后一脸恭敬道:“张少爷!”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直直的盯着保镖中间的人影,眉角一扬。

    于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