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64章 故事 下


    肚子一天天变大,她也变得越来越沉默。

    于斌每天都会准时出现,陪在她身边,尽自己一切可能的讨好她,逗她开心,尽可能的加深两人的关系,然后在某一天,仿佛顺理成章一般,于斌向她求婚了。

    单膝跪地,手里拿着一颗也许是她一辈子赚钱也买不起的钻戒,向她说出了深情的话。

    是的,求婚,不是小三,也不是二奶,而是堂堂正正的求婚,想要和她过一辈子。

    望着那颗闪亮的钻戒,还有于斌那真挚的眼神,可是她却依旧犹豫着,过了很久,她看看于斌,然后又低头看看自己凸起的肚子,最终,她还是选择了接受,不知道是因为于斌,还是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到这里,应该算是比较圆满的一件事了。

    直到又过了一段时间,于斌觉得差不多了,终于将她带回了家,真正的家,豪门大宅。

    而这段时日里,于斌的心思也没有白花,她冰封的心真正开始向他打开了门扉,即使只有一点,所以对于斌的请求,她并没有反对。

    可是,于斌带着她回到家,却还没真正进门,一个人冷着脸的便拦在了门口,于斌的母亲。

    于斌的风流,于母也有所闻,但是以往于母却从不干涉。年轻人风流点并不是什么太大的毛病,人不风流枉少年嘛。

    可是于斌要将一个风尘女子领回家?那没得商量。

    更何况,还是怀了孩子的。

    未婚先孕,在那个时候的港岛还是非常惹人非议的,更何况于家还是港岛豪门。

    于母冷冷的丢下两句话,或者说两个选择。

    想要进于家的门,可以,不过孩子必须打掉,未婚先孕?于家丢不起这个脸。

    当然,对于这个孩子,于家也不是不认,如果你们执意要生下来,可以,我这当***,也不会有什么偏见,生下来,我自然会好生养大。不过,你就永远别想踏入于家大门,于家大妇曾经是风尘女子,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们于家?

    说来说去很简单,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你,或者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有一个进我于家大门。

    听到这,一直默默坐在旁边倾听的于飞突然苦笑一声:“以***性格,如果真要是在这里面二选一,恐怕,她就更有理由了……。”

    为了嫁入豪门,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都能舍弃,你这样的人有资格进我于家大门吗?

    你以为把孩子生下来,把他送进于家,然后你就能母凭子贵?就算不在于家,但等孩子长大了,好来夺我于家家产?这样的私生子,留下来有何用?

    是的,于飞坚信,这样的话奶奶真的说的出来。

    对于飞的话,张坤并没有回应,而是继续默默的说着。

    于母开出了条件,于斌犹豫了,真的犹豫了,一个是他喜欢的人,一个是他还没出世的儿子,该怎么选择?

    也是于斌此时真的心急过头了,丝毫没有了往日的精明,脑子里一片混乱,居然丝毫没有怀疑母亲会反口的可能。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对她的爱意占据了上风,孩子没了就没了吧,以后总还会有的。

    可是当他咬牙说出这个选择后,她二话不说,转身就离开了于家,回到了她那个蜗居的小屋。

    她没有理会于斌后来的苦苦哀求,只是默默的看着肚子越来越大,感受着身体里的小家伙,每一次不安分的躁动。然后,终于迎来了十月临盆。

    小家伙呱呱落地,八斤二两,第一声哭啼异常响亮。

    出生三天,在医院住院三天,她小心的照顾着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小家伙,温柔的注意每一个举动,脸上闪烁着母爱的光辉。

    直到她能下床,然后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小家伙,放到了于斌手里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话。

    “好好照顾他,让他能快乐的成长,不要告诉他我的事,也不要试图来找我,如果我发现你出现在我面前,那我就会永远离开你所在的世界。”

    然后她走了,留下闭眼酣睡的小家伙,还有不知所措的于斌。

    她离开了,就连之前的小屋也没有回去。虽然如此,但是于斌想要找她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着她说的话,于斌知道,她从不说空话。

    茫然的于斌带着出生才三天的小家伙回到于家,一脸黯然的站在于母面前。

    果然,于母冷笑着说出了一番话,然后想要命人将这孩子送出去,不管是回到那个女人身边也好,送到福利院也好,总之,于家留不下他。

    于母在于家的地位那是不用说的,起码于斌是无可奈何的,否则也不至于让她进不了于家的大门。

    可是此时此刻对于于母的话,于斌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我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如果您真想把这个孩子送出去,那也就由您了。”

    说完,于斌慢慢的将孩子送到于母怀里,默默地望着目瞪口呆的母亲,满脸黯然。

    是的,于斌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他没有说谎,在她执意要将孩子生下来后,他便暗地里让人从国外买回来一种药,吃了就能永远绝育的那种,不可逆。

    在经历过一开始的焦急后,他就反应过来于母当时说的那一番话,所谓知母莫若子,所以才有了他的这一举动。

    是的,他没有了生育能力了,而且是绝对不可逆的那种,精/子完全灭活,即使想用试管婴儿都不行。

    所以,这个孩子就是于家从今以后唯一的继承人,真真正正的独苗。

    现在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于母目瞪口呆之后又变的满脸通红,浑身怒气,她压着于斌去医院悄悄做了检查,果然如于斌所说。

    而这个孩子,就成了于家仅有的,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如果没了他,于家就绝后了!

    于是,孩子这才留了下来,而一个月后,于斌低调成婚,而那一年,于家内更换了很多的侍女警卫。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