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765章 陌生而又熟悉

霉运阴阳眼 第765章 陌生而又熟悉

  故事说到这基本也算是说完了,很狗血,唯一就是结局让人稍稍意外而已。

  而旁边的于飞,在听到父亲于斌曾经想过“干掉”自己的时候还有丝丝不岔,不过在听到结局后,却也暗暗垂下了头。

  为了留下自己,父亲也算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了吧。

  所以初听父亲曾经打算做掉自己的恼火也就不存在了。

  好吧,父亲的事就不多说,最起码在于飞记忆中,从很小的时候起,父亲对自己就十分疼爱,基本上凡是自己想要的从没拒绝过,而即使工作繁忙,也会时不时的抽出时间陪着自己。

  虽然在学习的问题上,父亲十分严厉,但却也绝对算不上严父。

  总的来说,自己的童年是快乐的,这就够了。

  至于那个她,母亲吗?

  因为对事情了解的有限,于飞也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会抛弃自己,是因为不爱他吗?

  不,不会的,在那块粘满报纸的墙上,于飞看到了一个时刻关注着自己的眼睛,眼睛里有着浓浓的爱,她从没放弃过自己,哪怕任何一次出现在公众的时候。

  是因为奶奶?

  也许吧。

  可现在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为什么没有一次来找过他?

  如果说是想夺于家家产,现在差不多也够了啊,父亲过世,爷爷也离开的早,奶奶现在也年事已高,于家大权基本全掌握在自己手里,时机也够了啊,可是,为什么没有来?

  如果说因为父亲的话,那更不可能了,老爸都过世这么多年了。

  到底为什么呢?

  于飞想不明白。

  他沉默的靠在膝盖上,低低的望着脚下的细沙,眼神茫然。

  “总之呢,事情就是这样,该说的也都说了,答应的事也做到了,剩下的该怎么办,你就自己考虑吧!”说着,张坤看了于飞一眼,然后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也不等于飞回话,张坤又摇了摇手上的车钥匙:“车我开回去了,你怎么回去自己想办法吧!”

  然后张坤便朝着来时的路走去,不过走了几步后,张坤一愣,顿了下来,低垂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然后头也不回的又说了句:“顺便帮我转达一句话吧,‘你的世界已经再也没有我了!’”

  莫名其妙一句话,说完,张坤终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上车,打火,然后朝着浅水湾方向行去。

  事情到了这基本也就没张坤什么事了,该转达的已经转达了,该做的也已经做了,至于后面会怎么发展,就和张坤无关了。

  待到张坤的背影远远的离开后,于飞又默默低垂下头静静的坐在那里,从明日初升,一直到日上中天。

  小渔村散布的木屋,开始慢慢升起炊烟,也有一些好奇的目光会远远的望着静坐在木屋下的于飞,不过看几眼便会转过头去,然后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又过了一会,石砖铺就的小路上远远的响起滚轮的声音,于飞眼神一动,慢慢抬起头,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身影推着那辆手推车慢慢走了过来。

  在看到木屋下的于飞时,那人明显愣了下来,呆呆的站在那里,远远的望着,仿佛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止。

  看到那个自己等待的身影,于飞撑着站起身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

  她的身子要比于飞矮一点,大概一米六几,常年累月风吹日晒的脸庞略显干燥,眼角鱼尾纹已经清晰可见,四十多岁的年纪,青丝中已经夹杂着明显的银光。

  她已经不复年轻时的美丽容颜,嗯,虽然于飞没有看过她年轻时的样子,但是既然会被自己那个据说曾经风流浪荡的父亲喜欢的一塌糊涂,肯定是美丽的。

  可是现在却没有丝毫保留下来,有的只有常年辛苦劳累的风霜,还有一身经常接触海鲜的腥味。

  看着面前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容,从一开始的呆滞,到慢慢眼中闪过一丝惊慌,即使隐藏的很深,但于飞已经感觉的到。

  一上午的时间,于飞好像想了很多,又或者什么都没有想过,脑子里好像混沌着的。

  而依旧握着手推车的她好像强自镇定了下来,脸上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先生,请问您找谁?”

  声音丝毫不清脆,甚至还有丝丝干哑,总之不算好听。

  听到她的话,于飞脸上紧紧抿嘴,然后展颜一笑:“妈……!”

  一字出,于飞面前的她浑身隐隐一颤,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身子不自觉的微微后退,眼神带着丝丝慌乱:“先生,先生认错人了吧,我……!”

  不过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于飞上前一步,一把将后退的她紧紧抱住。

  脑袋深深的埋在她的脖子上,脸上有着说不出灿烂的笑容,是那般开怀。

  被于飞紧紧抱着,她浑身一僵,不过很快就用力挣扎了起来:“先生,你……。”

  不过她的挣扎并没有持续多久,陡然感觉到肩膀上一丝冰凉,并隐隐不断扩散开来,她终于停了下来,微微低头,望着身前,这个高大的身影,陌生而又熟悉。

  怀抱着她的身影,于飞带着灿烂的笑容,脸上划过清凉的泪丝,笑着泪流。

  ……

  直到很多年后张坤才知道,原来于飞的母亲也算是一富家的私生女。

  当初一个富翁看上了于飞母亲的母亲,后来诞下了于飞的母亲。

  后来,富翁玩腻了,就舍了她们母女两。于飞的外婆,暂且就这样叫吧,被抛弃后就隐隐陷入半精神病的样子,就是时而正常,时而疯癫的那种,自然也就没有再嫁,就这样,于飞的母亲经历了没有父亲的童年,直到长大。

  后来于飞外婆过世,然后于飞的母亲也迫于还债和生活压力,进入了KYV会所,直到后来遇到于斌。

  因为这样的成长经历,所以于飞的母亲对于豪门有着本能的厌恶,对于豪门富家子的感情更是深恶痛觉,至于后来选择让自己离开,而留下孩子给于斌,也可能是这种成长经历的原因吧。

  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