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781章 见面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张坤整个人呆住了,彭艺博也愣了。

  陶雅的消息?

  张坤瞬间清醒,然后忙道:“喂,你……。”

  不过张坤才刚开口便顿时停住了,电话挂断了……。

  张坤二话不说,立刻回拨了过去。

  电话铃声不紧不慢的响着,可是对面却始终没有接通。

  张坤连拨了三次,终于确定对面不会接听电话后不得不放弃。

  这时张坤才发现,刚才打来的那个电话居然是湘南的。

  张坤拿着手机沉思着,彭艺博也满脸焦急的在半空中盘旋:“张坤,不接电话,我们怎么办?”

  “去白沙塘!”张坤脸色一肃,然后收起手机,招呼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长途汽车站。

  此时已经深夜八点,来到长途汽车站,理所当然的没有了前往湘南的汽车,张坤二话不说,拦住了辆出租车,谈好价格包车前往。

  坐在飞奔的汽车上,张坤面色沉思,手机也几乎是每隔十几分钟就会拨打一次那个电话,不过和之前一样的是,一直没人接听。

  甚至在九点左右,似乎电话那边的人也被张坤弄的心烦了,直接关机。

  听着电话中传来的女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张坤终于收起手机,抬头望着车窗外的月光。

  陶雅的消息,在他忙前忙后,想尽办法而不得的时候,却突然一个电话送到了他的面前。

  有阴谋?

  想到这三个字,张坤立刻摇头苦笑。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阴谋阳谋的。

  而且,凡阴谋出没地,皆利之所在。

  而他找陶雅,仅仅只是想要找到她,让彭艺博再看她一眼,无损任何人利益。更何况知道这消息的本就没几人。

  也许是彭艺博的真情感动了上天,然后将陶雅的消息送到他的面前。

  张坤如此想,至于消息是真是假,张坤没有多做思考。

  想那么多干什么,去了不就知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吗?

  既然听到有陶雅的消息,张坤就不可能不去,所以,想那么多也终归无益。

  因为出租车开的很快,再次达到白沙塘的时候才十二点,张坤再次拨打那个电话,依旧是处于关机中,张坤想了想,然后在路边找了家酒店先住了下来。

  第二天,天微微亮,张坤便走出酒店,然后找到一家已经开门的早餐店,慢慢的吃着。

  他刚才已经打过那个电话了,依旧关机中。

  一点一点享受着早餐,看着路边行人,每隔几分钟便拨打一次那个电话,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日头渐升,终于在八点的时候,手机中终于传来滴滴声,张坤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将手机贴在耳旁,满脸期待。

  既然开机了,这次总会接了吧。

  果然,电话响了几声,终于接通了,不过张坤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便传来一阵明显压低的怒声:“你到底有完没完了,我说了,想知道陶雅的消息,先来白沙塘。”

  声音是昨天打电话的那位没错,听上去似乎是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听到明显有点情绪的话,张坤也不敢说什么多余的话,直接道:“你好,我已经到白沙塘了。”

  听到张坤的话,电话那头似乎一愣,哼的一声,不过明显语气放缓了一些:“我知道了,九点半,到黄花酒楼见。”

  说完,电话那头的人也不等张坤接话,再次挂断了电话。

  张坤眼角一颤,这语气,还真是……傲气凌人。即使以张坤的好脾气,都有点忍不住想骂娘。

  好吧,你有陶雅的消息,我忍。

  张坤一撇嘴,然后三两下,将桌面上还剩下的几个小笼包全部塞进嘴里,结账走人。

  出门后,拦下一辆出租车,说了目的地后,在出租车司机一脸怪异的目光中走上车,然后开出五百米后,脸色略尴尬的给了五块钱再次走下车来。

  黄花酒楼,和他昨晚睡的酒店根本就只有五百多米的距离。

  (本章未完,请翻页)

  等出租车缓缓离开后,张坤脸色才稍稍正常了一些,然后这才打量起了黄花酒楼。

  黄花酒楼并不大,三间门面房,装饰还算过得去,不过说高档酒楼肯定不算,只能说比较好的大排档吧。

  黄花酒楼应该是不做早餐的,此时大门打开,不过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两个的服务员穿着白色围裙,一点一点打扫卫生,擦拭桌面什么的。

  张坤走进门的时候还引起了一些怪异的目光,这时候来吃饭的,还真不多。

  一个三十来岁似乎是老板娘的走了上来,向张坤笑了笑:“这位先生你好,真不好意思,我们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如果你要吃饭的话,十点钟之后再来吧。”

  “我中午约了人在这里吃饭,没其他事,就先过来等他们,老板娘,麻烦你一下,不会打扰到你们的。”张坤不好意思的笑笑。

  “是这样啊,那请先坐吧。”听到张坤这么说,老板娘也没多说什么了,招呼着张坤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然后还送来了一壶热茶。

  张坤轻饮着茶水,望着窗外行人,强忍着打电话的冲动,等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九点半,黄花酒楼门口再次出现几个人影。

  当先一位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头发半白,穿着深色中山装,走路不快不慢,但行走间,总有一股淡淡威仪。

  在老人身后,还跟着四个青中年,两个三十来岁,两个大约二十七八。

  几人走进酒楼后,一眼就看到了唯一坐着的张坤。

  当先老人目光上上下下扫视了张坤一眼,然后缓步走了过来。

  在来到张坤对面后,老人身后的中年人小心拉开椅子,让老人坐下后,这才沉着脸望向张坤:“你就是要找陶雅的人?”

  瞧着来人气势汹汹的样子,张坤脸色并不算好,总算他还记得此来的主要目的,淡淡点点头。

  他听出来了,说话的这人,正是昨天给他打电话的那位,不过瞧现在的样子,似乎做主的是面前这位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