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786章 柳树发新芽
    深秋的风吹得人懒洋洋的,正中的烈日也没有丝毫灼热感。

    张坤漫步在小树林里,望着越来越近,时隐时现的柳树,枝条弯弯。

    即使隔得还远,但依旧能看得出柳树的宏伟,不愧是有两百多年的树龄。

    又前行了近一分钟,绕过最后两棵槐树,张坤终于走出了小树林,此时他才真正看到柳树全景。

    两百三十多年树龄的柳树,高有五六米,繁茂的枝条覆盖了足有三四十平米的面积,高大的树冠上……嗯?

    张坤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双眼呆滞的望着柳树树冠。

    他看了足足四五秒,然后转头望向一直飘在身旁的彭艺博,只见彭艺博半透明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没错了,绝对不会错的。

    张坤再次望向树冠,只见在离地四五米高的地方,柳枝分叉处,一个半透明的身影蜷缩着身子,双手抱膝,静静的飘在那里。

    一袭白裙,及肩的短发随着清风微微摆动,小巧的鼻梁上,秀气的双眼微闭着,透露着点点粉红的樱唇半开半合,浑身晶莹透亮。

    “陶……陶雅!”彭艺博的声音微微颤抖着,声音很小,若不是张坤离得近了都差点听不到。

    不过不知道是否是微风有意成全,将声音轻轻送了过去,还是说心有灵犀。

    树冠中的白衣女子若有所觉,秀气的双眼微微颤动,然后缓缓睁了开来,她茫然的将目光朝张坤方向转来,眼神中有着迷惘,仿佛刚从睡眠中醒来的女子。

    迷惘去的很快,女子眼神渐渐清醒,然后慢慢睁大,平静的脸上慢慢扬起灿烂的笑容,嘴角咧开了,眼角扬了起来,蜷缩的身子慢慢站直,脸上有着说不清的欢喜,樱唇轻轻张开。

    “艺博!”

    很轻柔的声音,是张坤从没听过的温柔。

    听到这两个字,彭艺博终于忍不住,整个人瞬间朝着柳树飞去,速度之快,几乎瞬间穿越了百十米的距离,一把将白衣女子抱入怀中。

    在彭艺博飞过的空中飘下无数晶莹,怀抱少女的彭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博放声大哭。

    五十多岁,往日里一副冷冰冰酷酷样子的彭教授,此时却宛如受了无穷委屈的少年,在少女怀里放声大哭。

    突然的哭泣声也让少女一阵错愕,不过很快她仿佛就恍然了过来,脸上带着轻柔的笑,轻轻将彭艺博拥在怀里,娇柔的小手轻拍着彭艺博的后背。

    让着彭艺博放声大哭了一阵,然后少女轻轻在彭艺博耳旁说了几句,只见彭艺博哭声这才缓缓收起,右手擦去眼角泪痕,然后转过身来,和少女站在一起,远远的望着张坤。

    彭艺博轻声在少女耳旁说着什么,少女面向张坤轻笑点头。

    因为隔得太远,张坤也没听见彭艺博到底在说什么,不过张坤此时的注意力全放在少女的身上。

    这就是彭艺博一生念念不忘的陶雅了吧,之前在学校看到过陶雅的相片,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了,早已经发黄,勉强还能看出个大概,那时候只觉得陶雅还算长的清秀。

    此时看来,却发现陶雅远不止清秀了,五官端正,身材苗条,气质也是相当高雅,难怪能让彭艺博念念不忘。

    不过此时此刻,这么一个大美女身边却站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当真怪异的紧。

    好吧,奇怪就奇怪好了,反正也和他没多大关系。

    张坤咧嘴一笑,然后迈步朝着彭艺博两人走去,陶雅找到了,他也算完成了彭艺博的心愿了,虽然这结果是来的这么突然。

    不过张坤步子刚动,双眼猛的一愣,只见柳树树冠之上,彭艺博开始浑身散发灰色气体。

    一丝丝灰色的气体从彭艺博体内缓缓流出,然后慢慢散发到空气中。

    很快,原本灰灰色半透明的彭艺博变成了晶莹透亮。

    执念……已经没了。

    彭艺博向着张坤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右手紧紧握着少女的手,左手向着张坤挥了挥,少女也对着张坤露出感激的笑容,然后……两人的身子开始缓缓升高。

    张坤一愣,然后猛的朝着柳树跑去。

    这混蛋,张坤刚想张嘴怒骂两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陡然身子停了下来。

    等等,他追上去干什么?

    彭艺博已经找到陶雅,心愿已了,执念已消,那么这世间便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了,不走还能去哪?

    是了,他们两个终于在一起了,他们想去哪就去哪吧,自己就不要做电灯泡了。

    如此想着,张坤轻叹一声,望着飞的越来越高的两人,心里默默祝福着。

    不过陡然张坤双眼猛的大睁,嘴里忍不住吐出一个字来:“靠!”

    他仿佛不敢相信一般,望着空中紧紧握着少女手的彭艺博,五十多岁的容貌开始慢慢变幻了起来,最终成为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从那眼角,高挺的鼻梁,还有宽厚的嘴唇上隐隐能看出彭艺博的影子。

    这是彭艺博年轻时的样子?

    好帅。

    彭艺博年轻的时候居然有这么靓吗?

    望着此时越飞越远的两个俊男美女,渐渐变成一个小黑点,张坤心里默默祝福,然后低下头来一声轻叹,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又一件事结束了。

    不过就在张坤叹息声刚出时,张坤眼睛再次猛的睁大,呆呆的望着眼前巨大的柳树。

    枯黄的枝条上,点点绿意慢慢出现。

    一点,两点,一条,两条,然后慢慢遍布整棵柳树。

    柳树发芽了。

    柳树发芽没错,好吧,就算它是在几分钟内发的芽也还不至于让张坤惊讶成这样,可,可,现在是秋天啊,而且是深秋,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了……。

    如果张坤没记错的话,柳树发芽的时间应该是二三月的时候,初春时分。

    可是现在,他面前这可巨大的还在继续发芽的柳树又算什么?

    最主要的是,为什么会是现在?陶雅和彭艺博刚刚离开的时候。

    张坤一阵恍然,再想起刚才第一次见到的,灵魂居然还能变换模样,不是应该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吗?

    张坤突然发现,这世上还有太多太多他所不知道,不了解的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