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这是一个单章,也是一个宣言
  ?

  听到叶涛的话,张坤放下茶杯,然后面色沉吟了一会,才慢慢开口。言*情*首*发【大、书、包、小、说、网 .>

  “我想要找一个人,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和年纪,想要找到她现在的地址。”

  张坤慢慢说着,然后一点一点说到了彭艺博,之后便将所有事情始末全部说了出来。

  彭艺博头七之后依旧滞留人间,执念缠身,当年的初年女友,然后他去了白沙塘,还有进入全国人口管理信息库。

  张坤说话的时候,叶涛脸色始终不变,甚至在张坤说到,彭艺博灵魂此时就在现场,叶涛都神色如常,甚至目光都没有丝毫变换。

  直到张坤说完,叶涛再次缓缓靠在沙发,面色沉思,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叹着摇了摇头。

  “在全国范围内找一个只知道名字和年纪的人,而且人口管理信息库里还没有她的资料,张坤啊张坤,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太高看我了,还是说太小看这件事的难度了。这种事,根本就不是个人所能完成的。”

  “这个忙,我恐怕帮不了。”

  听到叶涛的话,张坤神色不变接口道:“我知道,这种事个人是绝对完成不了的,可是您不是省委副书记吗我曾听说过一句话,认真起来的我党,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区别只在于代价而已,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最后一句话,张坤说的斩钉截铁。

  可是对此,叶涛却难得的露出一丝苦笑:“没错,我是省委副书记,但我也仅仅只是副书记,我不是省委书记。更别说,你说的这件事,就算是省委书记也绝对不可能做到。”

  “如果说你是想在南湖省范围内找一个人,也许我还可以试着想想办法,但是全国,就算你找到徐书记那里,他也只能给你三个字,办不到涉及到全国范围,根本就不是我们部级干部所能左右的。”

  听到叶涛的话,张坤脸色微低,面色沉思了一会,再次抬头时,张坤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芒:“那如果是总理级的,有可能做到吗”

  叶涛愣住了,他呆呆的望着张坤,过了好一会儿,叶涛才回过神来,望着张坤满脸苦笑:“你身上到底还有多少让我吃惊的事啊。”

  说完,叶涛轻叹一声摇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总理还是哪一位副总理,没错,如果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位,确实有可能做到你说的这些,但是,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我不知道你和那位总理关系怎么样,但是你知道,如果按你说的,在全国范围内找一个只知道名字和年纪的人,所需要花费的人力物力有多大吗这几乎相当于再做一次人口普查,甚至还要更加严密。”

  “这样一个巨大的行动,其价值无可估量,如果非要量化出来,我要说,起码在一百亿以上。”

  说到这,看到张坤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叶涛却摆了摆手,然后继续道:“其他我就不说了,好,按你说的,你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甚至我就假设你能拿出一百亿来支持这个行动,但是,我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位总理会答应你的请求,不管你和那位总理关系如何近。”

  “一个人口管理信息库里找不到的人,只知道名字和年纪,想要在全国范围内找出她来,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这几乎是举国之力。”

  “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你知道吗,不仅中国会震动,就算全世界的目光都会瞬间聚集过来。”

  “中国,已经不是以前的中国了。”

  “好,就算这些假设的影响不说,你听说过一句话没有,国之重器不可轻示于人。”

  “国之重器这四个字泛指很广,可以是玉玺权杖,可以是司母戊鼎、编钟一类,后来也指兵权、枪杆子,也能代指人才、国之栋梁,而在现在,执政党也可以说当之无愧的国之重器。”

  “举全国之力,用国之重器,如果说是为了国家发展,或者到了某种必要或国家生死关头,那无可厚非。”

  “可是,如果用这些,仅仅只是为了找到一个人。”

  “张坤,也许陶雅对你来说,或者对彭艺博来说都非常重要,但是一国总理,他们的目光放眼的是全国,是十三亿人民,他们身上背负着这个国家的责任,十三亿人民生存的压力。”

  “国之重器,只能用之于国,不能用之于人。”

  叶涛说完了,整个大厅陷入了沉寂之中,良久,张坤才发出一声轻叹:“老爷子,我知道了”

  叶涛点点头,不过看着张坤一脸黯然的样子,叶涛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好了,虽然这条路行不通,不过我倒有另一个办法也许可以帮到你,可行性很高,而且花费也比你去找总理要小的多。我估计,最多十个亿也就够了。”

  张坤愕然,抬头望向叶涛,只见叶涛轻笑道:“找人嘛,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贴寻人启事了,你把全国两千八百多个县区,知名报纸上全部登上寻人启事,重金找人,我就不信你找不到。”

  “而且现在网络上这么发达,传播速度之快,让人乍舌,你在一些著名的平台上传播一下,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如果你资金充裕,还可以上电视台嘛。在这样全方位信息覆盖轰炸之下,我就不信,你还找不到一个人如果操作得当,这些花费,也许几个亿就够了,远比你去找总理要划算得多。”

  张坤离开常委大院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他拒绝了叶涛的留饭。

  离开了那条已经泛黄的树荫大道后,张坤想了想,掏出手机,然后找到了吕老爷子电话,拨了过去。

  “老爷子晚上好,嗯,正准备吃。这次有点事又想要打扰您一下,你那边能不能借十亿给我,嗯,私人要,急用,一年之内还你,好,三天没关系,那行,麻烦您了。”

  月夜下,半空中的彭艺博看着打电话的张坤,不知为何,眼眶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