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30章 心
    到家了,出乎预料的,老妈没有就张坤退学的事情狠狠揍他一顿,这让张坤逃过一顿“毒打”之余也不由稍稍黯然。

    自己从小就调皮,没让老妈省心什么,学习成绩什么的更一直是班级拖后腿的那种,让老妈面上无光之余也满是无奈。

    读大学,则是老妈对张坤仅有的一个期望,时常碎碎念的挂在嘴边,不管好坏,是大学就行。

    而之前,费尽心思,好不容易读上大学,而且还是一所好大学,真的让老妈高兴了好久好久,张坤从没见过老妈那么开心的笑容。

    之后更是逢人就说,几乎成了老妈最有面子的一件事。

    可是现在,自己就连老妈仅有的一个期望,都化为乌有。

    还真是不孝啊……。

    可是今生第一次杀人,或者起码是间接致人死亡,真的带给了张坤太大的影响。

    死人张坤见过不少,因为经常有死去的人来找他,从一开始的紧张,惊吓,到习以为常,到现在甚至木然。

    因为接触的死人多了,张坤以为自己已经看破了生死。

    人死之后也就是那回事,灵魂的存在,让死亡就好像换一种生活方式一样。

    当然,天上是什么张坤还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很惨才是。

    所以,张坤以为自己看破了生死,死亡也不过是那样而已。

    可是当他真正“杀死”一个人时,张坤才发现,死亡的恐惧早已经根深蒂固的埋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亲手”杀死一个人,“亲手”结束了一个人的生命,让张坤有着无与伦比的恐惧。

    因为自己失误的言辞,让彭艺博提前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他真的不想的……。

    即使他帮彭艺博完成了未了的心愿,但依旧弥补不了他内心的愧疚。

    他害怕湘南附一,他害怕大学,他害怕自己。

    所以他不想再回到湘南附一去。

    即使湘南附一的校长亲自说出了开除他的话,也并不能阻止张坤回去,如果张坤想的话。

    可,张坤不想。

    他不想回去,不想再回到那个学校,不想再看到湘南附一,不想再看到任何和彭艺博有关的东西,他害怕想起彭艺博死亡的那一刻,他无助的内心。

    明明已经有了这么多强大的能力,精湛的医术,高强的武术,而且也帮助了那么多无助的灵魂完成他们未了的心愿,可是这些,在真正的死亡面前,依旧是那么的虚弱,无力。

    他想逃避,逃离那些无助的回忆。

    所以在回国之后,迷惘中不知去哪时,他却本能的来到了这里,来到了太仙镇,来到了外婆家,来到了妈妈面前。

    因为在他的内心中,这是他最后的港湾。

    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至于银行卡,里面还有多少钱张坤也不记得了,大约是两三百万吧。

    因为当时心情激动,一时冲动就有了想要向老妈坦白一切的心情,可是最终老妈一番话却让张坤活生生又咽了回去。

    对老妈而言,能进医院就是一份好工作,月薪三千就是高工资,实习期能有一千八都属于不敢想的那种,一千五就很满足。

    而自己现在接触的都是什么?

    港岛豪门,南湖首富,市长副市长,省长省委书记。

    过手的钱,更是以亿记,在南非送给崔传常的金矿,其价值足足在五百亿以上。

    即使是手中那张银行卡里,只有少少几百万,但是对老妈而言,也是一笔天文数字了吧。

    老妈和外婆一样,都是信佛的人,额,好像又不是。

    或者信道?

    总之,就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他们相信,天道是公平的,人有所得,必有所失。

    而自己现在有如此人脉,如此金钱,所得如此之多,那么失去的又是多少?

    张坤想,如果老妈在知道自己的一切后,与其说会惊喜,不如说惊恐吧。

    其实,有时候想想,张坤也会赶到丝丝恐惧,他也不是个相信天上会掉馅饼的,自己得到如此之多,最后自己又将失去多少?

    而且,与金钱人脉相比,自己所获得的知识和技能,更是用金钱所不能衡量的。

    每次一想到附身后的身体衰弱,张坤就是一阵茫然……。

    最终,自己会是个什么结果?

    所以,与其让老妈和外婆也彷徨起来,担惊受怕的,不如就这么继续过着吧。

    虽贫穷,但至少衣食无忧。房屋虽简陋,但起码风雨不打。

    有时候,幸福与否其实和金钱没有太大的关系。

    吕老爷子够有钱吧,即使有幸福的存在,可是他幸福吗?

    即使经常笑容满面,但,恐怕是不幸福的吧。

    当然,对大部分人而言,幸福与否,其实金钱也占据很大因素。如果一个人整日为了生存奔波,食无着落,衣满补丁,居无定所,那么想要幸福也很难。

    但是,这不是老妈不缺这些嘛。

    如果,以后老妈需要的时候,张坤自然不吝啬拿出所有钱财。

    不过现在,就这么继续吧。

    看着外婆,老妈,还有妹妹脸上的笑脸,张坤轻笑一声。

    其实,有多少钱又有什么用?他有这些,就足够了。

    ……

    在外婆家,张坤一呆就是半个月,那段日子里,张坤将手机关机,仿佛完全的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

    每天就是帮老妈做点家务,和外婆聊聊家常,上山砍柴,下河挑水,爬上外婆家后山登高望远,即使那山其实并不怎么高,跳下村旁的溪水里抓鱼,即使那水面只能没过膝盖。

    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灵魂,没有未了的心愿,没有金钱财富,没有名利权势,没有鬼魅伎俩……。

    有的,只是外婆的笑脸,老妈的怒骂,妹妹的调皮的笑声。

    真好。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张坤心里的阴霾终于也渐渐散去。

    半个月后,张坤终于辞别外婆老妈和妹妹,然后回了邵西。

    邵西老家,说起来,这里也是张坤的家,曾经爷爷奶奶居住的地方,曾经爸爸妈妈居住的地方,曾经他和妹妹长大的地方。

    只不过现在却是爷爷奶奶西去,爸爸妈妈分居,他和妹妹两地相隔。

    看着木质的大门,上面灰尘满满。

    好像有很久没有回来了吧,张坤一阵怅然。

    拿出久违的钥匙,然后轻轻推开大门,一阵灰尘轻轻扬起。

    张坤微微停顿了一下呼吸,待灰尘散去后,张坤才望向屋内。

    只见阳光撒入屋内,张坤却是一愣。

    “请问,是张坤大哥哥吗?”屋内,一个半透明的身影,飘在半空,一脸期盼的望着门口的张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