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47章 特种兵
    丁保国的手机没有开扩音,不过寂静的房间内,耳尖的众人却依旧听的清清楚楚。

    所有人瞬间目光望了过来,目瞪口呆。

    “丁,丁队,抓住了?嫌疑人?”李向阳傻傻的望着丁保国。

    其他人也是一脸不敢置信之色,徐浩妈妈也转过头来,深深的望着丁保国。

    瞧着众人的目光,丁保国脸上露出一丝轻笑:“没错,应该是抓住了,那小子。”

    丁保国半带着咬牙切齿的冷笑,然后看到众人依旧疑惑的目光,这才开口稍稍解释了一下。

    “在发现嫌疑人的行动习惯后,三天前我就拜托东渡那边一个警校同学,帮我盯着那些没有实名上网系统的网吧,并且每天安排人手蹲点。”

    “虽然这样有稍稍浪费警力之嫌,但是,每天早上七点到八点半而已,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还不至于影响到一个地区的治安管理。”

    “既然我们把握不住疑犯的行踪,那就用个笨点的办法,守株待兔好了,不过,想不到这只兔子这么笨,或者说,运气这么差,居然三天的时间,就自己钻笼子里了。”

    “丁队,牛啊,这么漂亮的办法都被你想了出来!”李向阳一脸崇敬的望着丁保国。

    丁保国却是没好气的瞪了李向阳一眼:“牛个屁,你小子拍马屁都不会拍,守株待兔这么古老的办法,知道的人多了去了,我要不是被那家伙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我至于嘛我。”

    “从邵西,到东口,到武钢,大家可以发现,疑犯的前进方向,然后,以这个方向做一个扇形区域,就是疑犯可能去的地方,而这里面正好包括东渡。”

    “而又恰好我有一个老同学在东渡公安工作,所以我就拜托了他一下,也是抱着万一的可能,哪想到还真瞎猫碰上死耗子,算那小子倒霉吧。”

    而这时,丁保国手机里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行啊,老丁,合着我在你眼里就是个瞎猫。”

    原来丁保国手里的电话还一直没有挂断,听到那边传来的声音,丁保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却是毫不在意的笑笑,拿起手机笑道:“说你瞎猫还错了?四眼猫。”

    “不过,别管是瞎猫还是四眼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等着,我马上就赶过来,你这家伙,中午可得给我弄点好东西,差了的我可不吃。”

    听到丁保国的话,电话那边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好你个老丁,我帮你抓人不算,还骂我瞎猫,还想让我请你吃好的,你咋不上天呢。”

    “想上天还不容易?我给你包机。行不行的给句话,不过四眼猫,要不行的话,我可告嫂子去。”丁保国嘿嘿笑道。

    那边顿时传来一阵气急败坏的声音。

    不过就在这时,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混蛋,还看什么,追,给我追,小刘,小刘,快,叫救护车。”

    “呼叫支援,给我把附近的人都招过来,千万别给他跑了,妈的,到手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

    “封锁交通要道,必要的时候可以鸣枪示警,一定要给我抓回来。”

    电话那边不断传来杂乱的声音,丁保国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然后一点一点变的严肃起来。

    从电话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他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过了四五分钟,那边好像稍稍安静下来后,丁保国拿起手机:“四眼猫,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那边传来一阵咕噜的喝水声,然后一阵懊恼的声音才传了过来:“老丁,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你要抓的疑犯居然身手这么好?特种兵退役的?”

    “跑了?”丁保国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

    那边一声轻叹:“我们也是大意了,小刘和小王押他出来的时候,一不注意,就被跑了。那家伙,一下就挣脱了,还反手就把小刘和小王打倒在地,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蹿人群里了。”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布置抓捕了,那家伙,跑不了的。”对面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

    “等我消息吧!”说完,手机挂断。

    丁保国听着电话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传来的滴滴声,缓缓放下手机,只是脸上的神色却不怎么好看。

    听到这,李向阳三人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无言,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好不容易逮到了人,居然被跑了?

    而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徐浩妈妈突然站了起来,双眼盯着丁保国:“丁队长,这件事也许你该给我个解释,为什么你的这个行动我不知道。”

    徐浩妈妈脸色微沉。

    听到徐浩妈妈的话,丁保国转头望来,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轻声解释道:“梁主任,因为这个行动我也是抱着侥幸心理而已,并没有想着一定能成功,所以就没和你说,希望你能理解。”

    徐浩妈妈双眼微眯,深深的望着丁保国,过了很久,徐浩妈妈才沉声道:“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我不会参与你的行动部署,但是任何行动,我都有知情权,我想丁队长你是明白的。”

    丁保国深吸了口,然后点了点头:“我明白。”

    “希望你真的明白。”徐浩妈妈看了丁保国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徐浩妈妈走后,李向阳怒冲冲的站了起来,指着房间大门:“丁队,那梁主任到底什么来头,说话太过分了吧。我们是在帮她破案耶,不知道感激也就算了,还指手画脚的,她以为她是谁啊。”

    对此,丁保国轻叹一声,然后摆了摆手,让李向阳坐下。

    她是谁?

    说实话,丁保国也不知道。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就是,这个案子是通过程厅长亲自命令下来的,而且在出发前还特意把他叫去了办公室嘱咐了一番。

    别的什么话没有,重要的只有一句:千万不要惹梁主任生气。

    文化厅的一个主任,值得省公安厅厅长,一个实权正厅如此郑重其事的嘱咐?

    总之,不管她是谁,都是我们惹不起的。

    丁保国轻叹一声,然后振作了一下精神:“行了,大家准备一下,我们去东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