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61章 留待有缘
  两天后,张坤踏上了前往燕京的火车。

  姚志平的藏品全部在燕京。

  火车的车轮不停的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向前行驶着,而卧铺间张坤则静静听着姚志平讲述他的一生。

  “我六岁开始接触古董,八岁时我购买了第一件文物,五块钱,一枚太平天国时期的孤币‘洪武通宝’,直径有十五厘米那么大。”

  “我十二岁,破解了困扰中国文物考古界两千年的谜题‘白金三品’和‘鱼肠剑’,初步确定了我在中国考古界的地位。”

  “十三岁,我成为中国文博学会专业委员会年龄最小的会员。”

  “二十岁,我便被人称‘中国考古界第一大家’。”

  “到后来,名气逐步上升,而我也开始慢慢从鉴定家转型收藏家。直到我死前,说句不客气的话,我的藏品足以开一个博物馆了。”

  “我的一生,精彩纷呈。”

  不过说到这,姚志平却突然语气稍稍低沉了下来。

  “因为这双特殊的眼睛,我活的多姿多彩,曾常说,我一生无悔。可有些时候我也会想,假如,我没有这一双眼睛,会不会更好一点?”

  张坤愕然,奇怪的望着姚志平。

  “听说过五弊三缺吗?”

  张坤脸色一僵,呆呆的望了姚志平很久,最终沉默的点了点头。

  “前面说的是我精彩的一生,然后在这精彩背后是什么呢?”

  “我三岁丧父,六岁丧母,从那之后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但是九岁时候,爷爷也离我而去,只有奶奶好不容易坚持到我十五岁,但最终也驾鹤西游。<>”

  “我一生有两段感情,二十一岁,在我事业高峰期,我迎娶了第一位妻子,我们幸福的生活了五年,然后,病逝。”

  “第二任妻子是我三十岁的时候,我们在一起三年,然后车祸身亡。”

  “我一生无儿无女,因为是独生子,无兄弟姐妹,无侄儿外甥。”

  “五弊三缺,鳏寡孤独残,钱,命,权。”

  “其中我便犯了三弊,鳏,孤,独。”

  “鳏,老而无妻。孤,幼时丧父或母。独,无子承欢。”

  “五弊三缺,原本是形容相师泄露天机,遭遇的天罚。”

  “可是我明明没有学过任何易学,为什么就会这样?唯一的可能就只有这双眼睛了。”

  “看破时间,这也算是天机吧,所以,我便获得了和相师同等的待遇。”

  “五弊三缺。”

  “所以有时候我也想,如果没有这双眼睛,我是不是也能在父母的陪伴下一起长大,爷爷也不会早逝,得以安享晚年,我也能有一个相爱的妻子白头偕老,膝下子孙承欢。”

  说到这,姚志平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当然,这些也都只是我猜测而已,也许这一切的事情都只是巧合,也许五弊三缺根本就只是胡言。”

  也许……。

  你也说也许了。

  张坤转头望向窗外,风景快速向后移动着。<>

  看了很久,张坤终于再次望向姚志平:“假如说五弊三缺真的存在,你觉得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吗?”

  姚志平望着张坤,脸上也慢慢沉默了下来,最终还是轻声开口。

  “行善,积德。”

  ……

  第二天,燕京。

  张坤目瞪口呆的望着对面一座四合院。

  灰白墙体围绕,以磨砖垒墙,屋瓦青板正反相扣,檐前装滴水。

  灰墙中间有大门,约一间房宽,大门油黑,有兽面拍门,左右两边有红油黑字对联。

  门前有三步台阶,台阶下是左右一对石狮,看上去气势恢宏。

  而最让张坤惊讶的是,门口屋檐下,还有一身穿警卫制服的保安站立。

  “这就是你说的四合院?”张坤转头,略带着不敢相信之色的望着旁边的姚志平。

  虽然因为墙体遮掩,里面什么样张坤是看不到,但仅仅是这前门,就和张坤想象的四合院完全不一样了。

  这看上去可不像是合居的大院,更像是古代达官显贵的府邸。

  姚志平轻笑点头:“对,怎么样,还行吧。”

  张坤苦笑的点了点头:“这如果都要说不行,那也没什么行的了,面积不小吧。”

  “占地面积一千六百平米,建筑面积一千二百平米,东西房四间,南房五间,北房六间,每间约三十到五十平米,有专门的桑拿,浴室,吧台。<>”

  听着姚志平的介绍,张坤咽了咽口中的唾沫:“这房子,不便宜吧。”

  姚志平轻笑一声:“十年前买下的,当时估价是一千五百万,房主还不肯卖,后来我溢价五百万,最终两千万才成交的。”

  “当时一群人笑我傻,现在,这房子市场估计应该已经超过一点五个亿了。”

  一点五个亿……的房子?

  张坤满脸苦笑,然后摇了摇头:“这房子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一点五个亿的房子,这可比吕老爷子的别墅还要贵了。

  虽然原本就没想过要的,但现在就更加不能要了。

  听到张坤的话,姚志平轻叹一声:“你不要,我还能给谁?忘记我昨天说的了?我已经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无子侄,无外甥,已经没有一个亲戚了。”

  “房子留着也是留着,还不如给你。而且,以后你会用的上的。”

  听完姚志平的话,张坤沉默了一下,终于不再拒绝,不过……。

  “你现在人不在了,我怎么才能拿到这套四合院?难道说,你的鬼魂找到我,然后说把房子送给我?会被人当神经病的。”

  听到这,姚志平得意一笑,然后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这你放心,我自有安排。”

  瞧着姚志平脸上的神情,张坤虽然好奇姚志平有什么办法,不过也没有多问,反倒是指着门口的警卫:“那保安怎么回事?”

  “服务公司的,这么大一个四合院,我一个人住肯定管理不过来,所以找了专门的服务公司。三个保安负责安保工作,两个保洁负责清洁工作,还有一个厨娘,负责大家的餐饮。”

  “走了,这些我以后再和你细说,现在先跟我去找一个东西。”

  说着,姚志平带着张坤离开,招呼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直奔燕京城外。

  三个小时后,一人一鬼来到燕京城外,郊区,一片荒山中。

  按照姚志平的指点,张坤找到一颗山顶的大树,然后小心的在树根处刨出一个小洞,挖出里面的一个木盒。

  木盒古色古香,甚至隐隐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

  张坤斜眼撇了姚志平一眼,然后慢慢打开。

  里面有一把钥匙还有一张纸。

  张坤拿起钥匙看了下,然后拿起那张纸打开,打开后,张坤第一眼看到四个字。

  留待有缘……!

  本书来自//.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