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64章 幌子


    “商龙有角阴刻线,臣眼有足尾勾卷。”

    “周龙无足身细长,脊齿长眼多弧线。”

    “战国龙体形弯曲,角耳区分不明显。”

    “汉龙马首杏核眼,眼梢加长游丝线。”

    “唐龙尾秃身体粗,腿关节处山羊胡。”

    “宋龙唇翘后腿长,两根细角卷上方。”

    “元龙双眼位一侧,发向后飘颈断折。”

    “明龙脖细虾米眼,鬃发上扬或前翻。”

    “清龙乱发锯齿眉,头部偏短角距宽。”

    ……

    在一片柔和的暖色光芒中,张坤慢慢走进了这个充满时间厚重气息的房间。

    此时此刻,张坤似乎也被这个房间的气氛所感染,眼神中带着一丝丝喜爱,一丝丝莫名的,不知从何而来的欣喜,用手轻轻抚摸着这些带着时间气息的,历史气息,人文气息的古物。

    青铜器的厚重,玉器的轻灵,青花瓷的秀美,砚台如墨,竹刻如文,木雕似真,印章鲜红如血,书画碑帖肆意挥洒着来自古人的诗情豪迈。

    说实话,以前张坤真的不懂,古董到底有何吸引力,会让那么多人趋之若莺,从古至今。不过现在张坤似乎有一点了解了。

    就像姚志平曾经说过的话那样,每一件古董,都代表着一段历史,一段文化,是时间长河中引领人们找到历史真相的坐标。

    它有自己的价值,有自己的美,有自己存在的意义。

    “喜欢吗?”半空中,姚志平轻笑问道。

    “嗯!”张坤轻轻点头,然后拿起架子上一把青铜长剑,上面泛着铜绿,商周时候的长剑,经历了近三千六百多年,依然保存完好。

    “喜欢的话,可以选一些留着,反正以后四合院估计也要不少开支,留三分之一或者一半吧,没钱了卖一件就好了。”姚志平轻声道。

    张坤一愣,然后放下手中青铜剑,猛的摇头:“不用,这些古董都是你的,你都说了想要把它们都捐出去,我怎么能留下。至于四合院的开支,一年五十万我还养得起。”

    “就像你说的,文物,并不应该属于个人,它应该属于大家,属于所有中国人。”

    姚志平似乎愣了愣,然后仿佛略带迟疑了一会:“你真这么想?其实留下一两件也没关系的。”

    “而且,这是你的心愿,不是吗?”张坤轻笑着道,然后转头望了一眼整个储藏室,然后一拍掌:“OK,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找人来搬东西,然后全部捐到燕京博物馆。”

    姚志平沉默了一会,然后再次抬起头时,张坤正低头,望着那一个小小的钱币展示柜。

    “其实这个储藏室是假的,我真正的藏品,还在更下面。”

    “嗯?”张坤猛的抬起头,诧异的望着姚志平,然后又略带着不敢相信的望着周围所有文物:“假的?”

    “文物都是真的,不过,这个储藏室是假的,我真正的藏品室还在更下方。”姚志平望着张坤,过了很久才轻声解释道:“虽然知道这个四合院属于我的人并不多,但想要查到这些却并不困难,而储藏室的安全性虽然高,但是却挡不住那些真正的高手。”

    “所谓贼不走空,用一个假的储藏室吸引那些梁上君子的注意力,为真正的藏品室做掩护,从古至今都有这样的做法。”

    “而且这个储藏室虽然是一个幌子,但是这里面的古董却都是真货,如果出售的话,价值起码超过一个亿,足以让闯进来的人心神晃动,然后想要第一时间带着这些古董离开,这样我真正的藏品室就安全了。”

    听到姚志平的话,张坤突然一下沉默了下来:“一个假的幌子都能价值一个多亿,那真正的藏品室里值多少钱?”

    “超过三十多个亿,如果是走拍卖的话,拍出五十亿也正常。”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怕我心生贪念?”张坤抬头望向姚志平,脸上看不出有生气的样子。

    “嗯!”姚志平却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三五十个亿的巨大财富,我相信摆在任何人面前,都足以让人动心,如果这个储藏室里的古董,你留下了超过三分之一,那么,真正的藏品室就永远不会出现。”

    “如果将我苦心收藏的文物交到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手中,我宁肯它们永远长埋地下,然后等待下一次出土的机会。”

    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望向姚志平:“我张坤虽不是什么君子,但也绝不是小人,答应了别人的事,做不到古代君王的一言九鼎,但也至少是一个唾沫一个坑。”

    “我张坤爱财,但也取之有道,不属于我张坤的东西,即使再值钱,我张坤也绝不动分毫。”

    “不管是你这个假的储藏室也好,真的藏品室也好,既然我张坤答应了你,那么,这里面所有古董,哪怕一片碎纸,我都会给你捐到燕京博物馆里。”

    “姚老先生,我曾经说,我小看了你的特殊能力,不过你好像也小瞧了我。”

    “看透时间确实了不起,但是看透阴阳应该只会比你更强,三五十亿,说句不吹牛的话,只要我想要,随时都能搞得到,只不过我暂时不需要而已。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人。”

    姚志平深深的望着张坤,然后终于轻轻低下了头:“我向你道歉。”

    “没必要!”张坤摇了摇头,然后轻声道:“你也有你自己的考虑,对你而言,那些藏品是你最珍贵的东西,慎重一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不过,价值三五十亿的藏品会是怎么样一种壮观呢?能否让我参观一下?”

    姚志平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轻笑:“当然,荣幸之至!”

    在姚志平的指点下,张坤在钱币展示柜下面找到一个隐藏的暗格,里面有密码开关,按照姚志平的指点,输入密码,然后,展示着竹刻木雕仿佛书柜一般的柜台缓缓的移动了起来,下面是又一个蜿蜒曲折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