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66章 无法进门
  当晚,张坤和四合院里的六人第一次聚餐,厨娘大婶的手艺还真不错,比得上一些饭店大厨,做出来的饭菜,色香味俱全。&#;&#;&#;&#;&#;&#;&#;&#;&#;&#;&#>

  饭桌上,也许是因为第一天见面,六人都显得有点拘谨,不过总的来说,张坤还是很满意的。

  饭后,姚志平向着张坤轻声道了句:都是很好的人。

  张坤默默点了点头。

  一夜无事。

  第二天大早,张坤起床,看着远比自己老房子宽敞的卧室,摇头笑了笑,然后穿衣洗漱。

  厨娘早就准备好了早餐,很是丰盛,油条豆浆,典型的四九城式的早点,不过除了这些外,也还有包子和面条,做的不少,因为七个人吃嘛。

  吃过早餐后,张坤和厨娘大婶打了个招呼,说中午可能不会回来吃,便出门去了。

  关于姚志平那些藏品古董的事已经敲定了,然后今天张坤就要去完成姚志平第二个心愿了,找到当初那三兄弟。

  不过从姚志平那里得到三兄弟的消息少的可怜,姚志平只知道那三兄弟姓齐,齐老大叫齐鹏飞,而老二老三就不知道了,还有就是,在二十多年前,齐家三兄弟都是在潘家园附近讨生活,除此之外,姚志平便再无所知。

  仅仅凭着这么点信息想要在偌大的燕京找到三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几乎是不可能的,张坤和姚志平商量了一会,决定先去一个人那里,在那里,也许可以找到一些消息。

  那个人就是当初邀请姚志平进京,判定齐家三兄弟物件的金主,江季同。

  按姚志平介绍,这江季同也不是普通人,在八十年代初,还属于黑社会老大一流,在京城也算一霸,名声赫赫。所以,在当初姚志平判定齐家三兄弟的货是赝品后,直接就将三人手筋脚筋全部挑断,一般人也做不出这样霸道的事。

  不过这江季同运气也不错,混了十几年,发了家,然后毅然收手,洗白上岸,居然也侥幸躲过了当时一场横扫全国的扫黄打黑运动,到现在,江季同明面上已经是正经商人,手下好几个公司。

  不过据姚志平说,虽然基本是洗白上岸了,但江季同暗中同社会上的人还是有不少联系交往。

  在决定去找江季同后,姚志平再三嘱咐,一切小心,万事安全第一,如果能问到什么消息最好,问不到也就算了,千万千万不要得罪了江季同,张坤自然满口认同。

  按照姚志平的指点,张坤找到了位于燕京近郊区附近的一片庄园。

  庄园很大,看上去尽然也是气势恢宏,比之张坤刚刚到手的四合院还要大不少,这在寸金寸土的燕京可是十分少见,不过也就是近郊,如果再中心一点,即使你再有钱,估计也很难弄到这么大面积的地方了。

  而且在庄园门口还有两个保镖站岗,看着也是盛气凌人。

  张坤在远远的地方等候着,过了几分钟,然后姚志平半透明的身影慢慢飘了回来:“在家。”

  在家就好。张坤点了点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庄园大门口走去。

  在来到大门口后,张坤向着门口的保镖轻声道:“你好,我想要拜访一下江季同先生,麻烦你通报一声。”

  看到张坤,门口的两人微微一愣,然后一人开口问道:“请问有预约吗?”

  张坤摇了摇头。

  “抱歉,没有预约的话,老板不会见你的,请回吧!”说话的那个保镖异常肯定的道。

  被拒绝张坤毫不意外,只见张坤从兜里掏出一个红色木盒,然后打开。

  “一直听说江季同老先生喜欢收藏各种古玩,最近我凑巧收到了一块宋朝时期的龙形玉佩,所以特地拿过来,想请江季同老先生指点一下,如果老先生喜欢的话,出手也可以,所以,还是烦请两位,帮忙通报一声吧。”

  听到张坤的话,然后看看张坤手中木盒内静静躺着的龙形玉佩,两个保镖相视一眼,然后说话那人向着张坤点了点头:“稍等!”

  说完,那人便转身走到身后大门边,拿起门上的对讲机,叽里呱啦一阵,将张坤到来的事说了一遍。

  然后过了几分钟,对讲机传来回话,保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张坤身前:“抱歉先生,我家老板有事在忙,恐怕没办法见你,还是请回吧。”

  这下张坤真的愣住了,半空的姚志平也是愣了愣,让张坤带着这块龙形玉佩出门就是他的主意,一个未曾谋面的人突然莫名其妙想要拜访江季同,基本是见不到人的,所以姚志平才想出用一块龙形玉佩做敲门砖,以江季同对古玩的喜爱,没道理不见啊。

  张坤眼珠子一转,然后开口道:“不知道能否麻烦两位,帮我把这块龙形玉佩送到江季同先生手里,让江老先生掌掌眼,如果看过玉佩之后江季同老先生还不愿意见我的话……。”

  不过张坤话还没说完,那保镖就径直打断道:“抱歉,我家老板确实没空,恐怕没时间接见你,还是请回吧。”

  说完,保镖整个脸色都冷了下来,带着一丝冷冽望着张坤。

  张坤顿了一会,轻叹一声,将木盒盖了起来,然后小心收好。这块玉佩是从姚志平的储藏室里拿出来的,虽然是作为幌子一般的存在,但是这块玉佩的价值也超过百万了,算是储藏室里少有的精品。

  也就是为了能见江季同一面,姚志平才特意让张坤选了这一块,也就是担心出现现在这样根本见不到人的场面。

  不过想不到的是,这玉佩连送到江季同面前的机会都没有,张坤就直接被人“请回吧”。

  转身离开,半空中姚志平一脸叹息:“算了,见不到就见不到吧,我们再想其他办法,也许从其他人那里能得到一些消息也说不定。”

  不过对此张坤却是嘿嘿轻笑一声:“怎么能算了呢?好不容易到了这里,坐车都坐了一个多小时,就这么回去,太不甘心了。”

  姚志平一愣,呆呆的望着张坤。

  “从正门进不去,难道我不会走侧门?来都来了,不管怎么说,都要见江季同一面才行啊!”

  侧门?有……侧门吗?姚志平有点呆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