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67章 江季同
  江季同的庄园很大,四周以石墙分割,石墙高四米多,正常人的话,一般没有梯子什么的是绝对上不去的,不过这难不到张坤。

  张坤微微后退几步,然后借助助跑,猛的跃起,身子上到最高的时候右脚在墙上一点,身子再次上扬,然后张坤的手轻松的攀到了石墙的顶部。

  双手微微向上一提,张坤整个人便轻松翻越了足有四米多高的墙体,然后后空翻落地,干脆利落。

  有姚志平在半空上观察四周,所以张坤也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不过,看到张坤如此干脆利落的翻过四米多高的石墙,姚志平眉头微微上扬,他还真没想到,张坤还有这一手,有点看不出来啊。

  但是当张坤落地起身后,眉头却是微微一皱,然后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遍,当发现暗处几点红光后,张坤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

  不等张坤发表什么感叹,只见远处脚步声开始传来,然后四个身穿制服的保镖围了过来,其中当先一人正是之前门口拦住张坤的那位。

  只见四人隐隐将张坤围了起来,然后当先那人冷冷的开口了:“之前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无缘无故的就想拜见我家老板,看来果然是别有用心。你是打算自己跟我走呢,还是等我把你绑起来,然后抬着走?”

  被人抓了个正着,张坤无可奈何的笑笑,第一次翻墙入室就被人抓了,看来自己还真没有做梁上君子的天赋啊。

  暗暗感叹一句,然后张坤摊了摊手,苦笑道:“其实我真的只是想见江季同先生一面,不知道几位可不可以带我去见见江先生,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向他请教。”

  “都到这时候了还想见我们老板?还是先和我们见见警察吧。”当先那人冷声道,然后大手一挥,四人开始围了过来。

  看到这,张坤无奈轻叹一声:“既然是这样,那我也没办法了,抱歉了!”

  今天他是一定要见到江季同的,虽然他并不喜欢暴力,但如果当到了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张坤也并不拒绝暴力。

  “江先生在哪个方向?”张坤抬头望向半空的姚志平轻声问道,在姚志平指了个方向后,张坤开始慢慢前进。

  两分钟后,庄园后院中,一个五十来岁,发须半白的老人脸色阴沉的站在庭院中,他身后站着七八个高大的身影,而在庭院正门,这时候,一群人倒退着涌了进来。

  大部分人都是穿着保安制服,而且都是鼻青脸肿的。

  而在所有人中,有一个足有两米多宽的空径,当中站着的自然是张坤了。

  一路从庄园西侧打到正中后院,起码有超过二十人拦截过他,不过这些顶多相当于稍稍健壮的普通人,自然不会是张坤的对手,阻拦张坤是绝对不可能的,最多也就是延迟一下时间而已。

  不过这也是张坤手下留情的关系,这些保安也只是拿份工资干活的人而已,何必为难他们。

  进入后院,然后张坤便看到了当中站着的那位脸色阴沉的老人,他就是姚志平口中的江季同了。

  江季同看着被张坤一个个打的鼻青脸肿的保安,脸上更显得阴沉的可怕,冷哼一声,挥了挥手让围着张坤的十几人全部散开,然后冷冷的望着当中的张坤:“就是你想见我?”

  瞧着江季同一脸阴沉的样子,张坤歉意的道:“因为有一件对我很重要的事想要向您请教一下,所以才出此下策,还请江先生您海涵。”

  “很重要的事?”江季同双眼微眯,阴郁的望着张坤。

  张坤点了点头:“不知道您还记得齐家三兄弟吗?齐老大叫齐鹏飞。”

  “不认识。”江季同冷冷的道。

  张坤嘴角一抿:“二十多年前,有三个人想要向您出售一件战国时期的青铜器,不过后来被姚志平先生鉴定为赝品,不知道您还记得吗?”

  “原来是那三个被我挑断手筋脚筋的蠢贼,怎么,你是他们朋友,想找我报仇吗?”江季同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虽然早就知道这些,但是听到江季同亲口承认他挑断了齐家三兄弟手筋脚筋,张坤还是忍不住暗暗叹息。

  二十多年前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混乱年代,不过是一个文物交易而已,虽然是赝品,但也不至于就将人手筋脚筋全部挑断吧,手筋脚筋一断,人基本也就废了。

  内心感叹,不过张坤嘴上却轻声道:“绝无此意,江先生,我和齐家三兄弟素不相识,来您这,也是想要打听齐家三兄弟的下落,如果您知道的话,还烦请告知,感激不尽。”

  “不知道!”江季同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张坤眼角一动,沉默了一下,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木盒:“听闻江先生是收藏古玩的大家,我这里有一件最近淘弄到的宋朝时期的龙形玉佩,唇翘腿长,细角卷方,想请江先生帮忙掌掌眼,如果您喜欢,就当是我这次冒昧来访的歉意,还请江先生多多见谅。”

  说话间,张坤将手中木盒远远的朝着江季同抛去,落脚极准,直接轻松掉入江季同手中。

  江季同轻松接住木盒,不过并没有将其打开,一双微眯的眼睛从没离开过张坤的身影,脸上闪过一丝冷笑,二话不说,就将手中的木盒抛了回去:“你觉得我缺这么件东西吗?”

  木盒瞬间被抛回,张坤接过,望着江季同从始至终冷冰冰的脸,然后心里暗暗苦笑一声,今天恐怕是来错了地方了。

  不过张坤依旧没有放弃,既然江季同不要,张坤小心的将木盒收起,这里面可是价值百万的玉佩,不管有什么磕磕碰碰,都是巨大的损失。

  收好木盒后,张坤诚恳的望着江季同:“江先生,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让您告诉我齐家三兄弟的消息。”

  江季同双眼微眯,嘴角微微上扬,带起一丝冷笑,然后淡淡的道:“说了,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