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68章 武林同道
  张坤的目光深深注视着江季同脸上的冷笑,然后轻叹一声,向着江季同微微拱手:“原来如此,看来今天我确实是来错地方了,这就告辞,多有打扰之处,还请江先生海涵。&#;&#;&#;&#;&#;&#;&#;&#;&#;&#;&#;”

  说完,张坤转身就走,毫不停留,因为他从江季同的脸上已经看出,不管江季同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但是,他肯定是不会告诉自己了。

  既然如此,张坤也就没有再留下的理由了,看来果然如姚志平所说的一样,今天这是要白走一趟了。

  不过就在张坤刚刚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江季同冷冷的声音传来:“说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这江府是什么地方?我今天要是让你这么走了,以后江湖上的同道又该怎么看我江某人。”

  随着江季同的话,十几个保安立刻全部的拦在了后院大门,将门口堵得死死的。

  张坤停下脚步,转回身,静静的望着江季同:“江先生的意思是?”

  江季同双眼微眯,闪烁着冷光,死死的望着张坤:“看你也是有功夫在身,就真没听过我江季同的名字?”

  张坤眉角一扬,望着江季同脑海里快速转动着,不过,张坤最终还是轻轻摇头,确实不记得有听说过的样子。

  江季同眼角一颤,随即冷笑道:“我江某人纵横江湖二十余年,不敢说名声大噪响彻大江南北,但起码也是小有薄名,你今天如此打上门来,如果不留下点什么,说不得别人还以为我江季同真的老了,谁都能上门欺负两下。”

  听完江季同的话,张坤总算稍稍了解了一点,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绝无此意,在来之前真的不知道江先生也是武林人士。今天是我的不是,那么就请江先生画下道来,我接着就是了。”

  听到张坤如此说,江季同这才脸色稍霁:“好,还算有点担当,那就……过过手吧。”

  说话间,江季同慢慢朝着张坤走来,步履间气势昂然,有大开大合之感,如龙行虎步,张坤双眼微眯:“形意拳。”

  正走到张坤身前两米处的江季同眉角一扬:“看不出,你手上功夫不怎么样,眼光倒是挺厉害。”

  江季同说的是,张坤一路走来,居然连一个保安都没放倒,将张坤的手下留情当成了手上功夫不怎么样,对此张坤倒也只能暗暗苦笑一声。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这江季同居然还真是武林同道,而且从江季同走路的行迹来看,一手形意拳明显也不是普通玩玩那种,不说登峰造极,但确实也已经登堂入室,算的上一方大家了。

  看到这,张坤心头不由闪过一丝念头,如果早知道江季同是武林人士的话,那么他以武林同道身份摆放的话,是否会有另一种完全不相同的结果?

  不过这时候再说这些也已经晚了,张坤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架起起手式。江季同的武功虽然也算的上一方大家了,但却还并不放在张坤眼里。

  跨入天人合一,晋级武学宗师之后,能让张坤认真动手也就是同为宗师的对手了,而江季同虽然看上去不错,但最多也就是郭长平师叔的水平,甚至还略有不如。

  而张坤之所以架起手式,只是战斗中,于对手的一种尊敬。不管江季同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他的年纪都在那摆着,容不得张坤耍帅摆酷。

  虽然从容的站在那里,仿佛淡定迎接任何狂风暴雨,看上去十分帅气洒脱,但那是一种轻视对手的做法,是一种侮辱,会得罪人的。

  看着张坤摆出小念头的起手式,江季同眼角一动:“永春?”

  说完,轻哼一声,江季同便也摆上架势,是十二形拳中的虎形。

  形意拳又叫心意**拳,即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力合,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

  然后具体又分三体式,五行拳和十二形拳。

  三体式是桩功,五行拳则为金劈拳,水钻拳,木崩拳,火炮拳,土横拳。

  而十二形拳则为龙形、虎形、熊形、蛇形、骀形、猴形、马形、鸡形、燕形、龟形、鹞形、鹰形,效仿十二种动物动作特征创编的实战技法。

  从江季同走路的步法和摆出的起手式来看,江季同主攻的应该就是形意拳中的十二形拳。

  看到这,张坤便大概心里有数了,要说形意拳,张坤遇到过最厉害的自然是形意拳宗师薛斋,一手形意拳几乎用的出神入化,也不知道这江季同得了形意拳几分真髓。

  周围的保安慢慢散开,给张坤和江季同让开一圈地盘,他们似乎没有丝毫担心,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老板的本事,那是十几个人都近不了身的,他们都是有亲身体会的。

  场中气氛慢慢凝固,江季同双眼一眯,手中虎形带起一丝呼啸之声,而就在这时……。

  “江老弟,你这今天好热闹啊,这是有客上门?”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传来,然后随着笑声,一个三十来岁模样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当听到声音的时候张坤就是一愣,好像有点耳熟的样子,当看到人影的时候,张坤就知道是谁了。

  意拳宗师崔彬端。

  当初张坤迎战宫本田冲的时候,燕京的一切事宜便是崔彬端全程安排。

  张坤看到崔彬端的时候,崔彬端自然也看到了和江季同对峙的张坤,轻咦一声,然后立刻面露喜色:“张宗师?你这什么时候到的燕京,也不和老哥哥我招呼一声,我好去接你啊,不够意思,不够意思。”

  崔彬端大笑两声,快步上前,不过很快看到张坤和江季同摆好的起手式,然后好奇的看看两人:“你们这是……切磋?”

  看到崔彬端对张坤的大笑,江季同脸上明显愣了愣,然后望向崔彬端问道:“崔老哥,认识他?”

  听到江季同的话,崔彬端望了望江季同,不答反问:“难道江老弟不认识?”

  江季同张了张嘴,然后略带茫然的摇了摇头。

  “这不就是你尝尝挂在嘴边,说不该去美国,恨不能相见一面的人吗?中国千年来最年轻的武学宗师,在紫禁城迎战宫本田冲一战胜之,中华武术第一人,张坤,张宗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