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78章 青铜鼎
  仅仅一句话,就将青年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表达的清清楚楚。|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张坤眼角暗颤,双眼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小青年,张坤发现,自己从未有此时这样,讨厌一个陌生人。

  好吧,就算我们不认识,你也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可是起码,你也等我把问题说出来,然后你再说一声“不知道”,行不行?

  我这都还没开口呢,你就不知道了,要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啊。

  张坤脸色青红不定,不过就在这时,姚志平凑到张坤耳旁,轻声耳语了几句,听完之后,张坤眼角一扬,看了姚志平一眼,然后脸上带着股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低头随手拿起地摊上一枚铜币:“这铜币怎么卖。”

  听到张坤的问话,地摊后面的青年抬头望了张坤一眼,然后淡淡道:“一百块钱一枚,送礼品袋。”

  靠。

  听到青年的报价,张坤心底就是一跳,还真敢喊,这么一枚铜币,又不是真品,一个现代工艺品,到外面,了不得就是五块十块了,这家伙,开口就是一百块,抢钱呐。

  张坤刚想要张嘴说点什么,不过旁边的姚志平笑着在张坤耳边又说了点什么,最终张坤瘪了瘪嘴,然后一脸悻悻然的掏出钱包,然后拿出一张红崭崭的老人头:“给,来一枚。”

  看到张坤掏钱,青年的脸色好像好一点了,不再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了,手飞快的接过张坤的钱,还用力绷了绷,手指还在毛爷爷的衣领处摩了摩,确认不是假币后,这才收进口袋,然后利索的从身后找出一个礼品袋,将张坤选中的铜币打包好,送到张坤手中。

  接过礼品袋装着的铜币,张坤又是眼角一颤,这所谓的礼品袋根本就只是一张印花的塑料袋嘛,这东西,一个成本价也不知道有两毛没有?

  不过买都已经买了,张坤也不想再抱怨什么了,悻悻的收起铜币,然后咳嗽一声,这才望向地摊后的青年老板:“这位大哥,我想要问一下潘家园20院小区在哪,您知道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张坤买下一枚铜币的关系,青年的脸色已经好看多了,至少不再是那种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而且在听到张坤的话后,青年脸上明显一愣,然后略带迟疑的望向张坤:“你找20院小区什么事?”

  听到青年肯接话,张坤脸上一喜,只要肯沟通就是好事。

  于是张坤二话不说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一个长辈住在那里,我第一次来,家里就给了我这么个地址,结果没想到潘家园这么大,我一时找不到地方,大哥如果您知道的话,麻烦帮帮忙,指点一下。”

  听到张坤的话,青年仿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沉思了一会,终于开口:“从这条街走到第二个路口右转,然后第三个路口左转,接着直走,到街口,那里就能看到20院小区了。”

  张坤一字不漏的将青年指点的路径记在心里,然后向青年笑着点了点头:“哎,记下了,谢谢大哥。”

  说完,张坤就要起身离开,虽然嘴里张坤说着感谢,但是张坤对青年却依旧没有一点好感,他之所以能得到这些指点,原因只有一点,那就是那一百块的买路钱。

  是的,那买铜币的一百块钱就是张坤的买路钱,要是没有那一百块钱,恐怕张坤是别想从这青年口里听到哪怕一个字。因此,张坤实在很难提起对这青年哪怕任何一点点好感。

  不过就在张坤将要起身的时候,张坤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地摊正中摆着的一个青铜小鼎。

  那是一个西周晚期的青铜炊鼎,平沿外折,双立耳微微向外撇,圆底,兽蹄足,耳内面饰窃曲纹,外饰两周空心连珠纹,腹部饰一周窃曲纹,通体蜡光,熟光通透,包浆华亮,只有一些纹路的缝隙中隐隐有一些铜锈的影子,甚至隔得远远的,张坤都能隐隐闻到一丝土腥味,似乎刚出土一般。

  总的来说,就是看上去古色古香,而且上面隐隐透露的土腥味,让这物件有一种明器的可能,更加证实其古玩的身份。

  张坤扫了一眼,青铜鼎的标价是两百零八万。

  虽然张坤刚刚从姚志平那里知道,这地摊上很多标价其实当不得真,很多都是虚高的东西,真要想买,有些用千分之一的价格都能买下来。

  不过这前提是那些物件都是现代工艺品,而不是真正的古玩,如果是真货的话,以张坤仅有的了解,现在国际古玩市场中,青铜器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而鼎类青铜器,更是其中翘楚。

  如果面前的青铜炊鼎是真货的话,两百万的价格,都可以算捡漏了。

  张坤眨了眨眼,仔细的观察了一会面前的青铜炊鼎,越看张坤越觉得是那么回事,这青铜鼎上,熟光通透的,包浆华亮,说明经过很好的包养和清洗。

  而且一些纹路缝隙中隐隐的铜锈,说明清洗之前这件青铜器上布满锈光,只不过纹路中实在难以清洗到,为了不破坏青铜鼎的完整性,所以只能放弃。

  最后就是青铜炊鼎上隐隐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土腥味,说明这件青铜器出土的时间还刚刚不久,甚至有可能就是姚志平之前曾经向他介绍过的明器。

  如果张坤没记错的话,刚才在嘉德国际拍卖行上,就有两件青铜器的拍卖,一个是一件青铜甗,先秦时期的蒸食用具,表现还可以,最终成交价是六百八十万,还有一件则是一对青铜罍,商周时期的酒器,最终成交价也在四百万以上。

  而鼎作为青铜器中最重要的器具,甚至涵盖着一言九鼎的意义,可以说是青铜器中价格最高的所在。

  如果面前这个青铜炊鼎是真品的话,拿到拍卖行卖出个五六百万简直轻轻松松啊,而在这里价格只有两百零八万,也许还有杀价的可能,如果能搞到手,转手就能赚几百万。

  张坤眼睛一闪一闪的,双眼死死的盯着地摊上那青铜炊鼎,脑海里飞速转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