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81章 两死一疯一残


    听到齐鹏飞的话,张坤面露苦笑,他都做到这一步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说想捐款希望工程,行,我替你捐一千万,结果,你还是不收。

    张坤轻叹一声,望向齐鹏飞:“齐老先生,您不收,总得给我个说法吧。或者,您给句话,要怎么样才能收下这张银行卡。又或者,您说个理由,让我听了后能够彻底死心,都行。”

    “否则……,既然答应了姚老师的委托,我就一定会努力去做,您不希望我每天都来打扰您的生活吧?相信我,我绝对做的出这种事。”

    听着张坤略显赖皮的话,齐鹏飞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张先生,这可不是君子所为。”

    对此张坤毅然道:“什么君子不君子的我不管,我就一小人,俗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君子,那是可以欺之以方的,而小人,才能不择手段。”

    瞧着张坤那一脸认真的样子,齐鹏飞苦笑一声,然后一声轻叹,双眼微微出神的望了一眼天边的火烧云,这才轻轻开口:“好吧,张先生,你要一个理由,我就给你一个理由。”

    “当年那件事后,我们三兄弟以欺诈为由,被卖家挑断手脚脚筋,然后我儿子因为手术费不足,最终黯然离世。后来用仅剩的钱将我们三兄弟的手筋脚筋勉强接起来,虽然勉强可以行动,但从那以后就再也做不了重活。”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想第二年,我家老二突然气火攻心,引发心脏病,最终抢救无效死亡。原来那件事之后我以为过去就过去了,却不想我家老二怎么也想不通,心里不断郁结之下,最终引发如此恶果。”

    “老二离世后,老幺又因为接受不了这件事的打击,然后患上了精神错乱,从一开始的时好时坏,到现在基本已经没有清醒的时候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是的,当初那件事确实有人错了,但从头到尾错的都只有我一个人,姚志平大师只不过是坚守本分,身为鉴定师,就要有鉴定师的职业操守,我始终是这样认为的,姚志平大师没有错。”

    “可是……。”齐鹏飞声音渐渐低沉了下来:“姚志平大师确实没错,但终究是造成了我儿子无钱治病,最终身亡,我家老二郁郁离世,到死,眼睛都是睁着的,我家老幺,浑浑噩噩,现在还住在精神病院。”

    “张先生,这样的情况下,你要我怎么能够接受姚志平大师的‘歉意’?”

    “你有你的坚持,因为你答应了姚志平大师临终前的委托,但,我也有我的底线,我要对的起当初跟着我一起拼死只为救侄儿的老二和老幺。”

    “你说,如果我拿了这钱,那么当初那又算什么事?”

    听完齐鹏飞的话,张坤整个人一时沉寂了下来,这些事可是他不曾听说的。张坤眼角的余光望了一眼旁边半空的姚志平,只见姚志平也是一脸愕然,然后便是无尽的黯然,显然,这些事也是他之前不曾知道的。

    不过这样一来的话,他心里的内疚会更加强烈吧。一死三伤,变成了两死一疯一残,齐鹏飞现在坐在轮椅上,岂不就是残了?

    看到张坤沉默了,齐鹏飞挤出一丝笑容,然后轻声道:“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当年那件事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

    “这么多年了,姚志平大师也已经不在了,而我也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又何必要让某些事来搅乱这难得的安静。等到我和老幺也走了,那么当年那件事到底怎么样,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或者错,终归是要随风而去的。”

    看到张坤不说话了,齐鹏飞露出一丝轻笑,然后拿起了旁边的手套,继续不急不缓的开始了打包:“张先生,家里简陋,就不留你吃饭了。不过欢迎你下次再来,有人能陪我老头子聊聊天,其实也挺不错的。”

    这就是端茶送客了,张坤坐了一会,然后终于还是站了起来,不过脸色肃然的望着齐鹏飞:“齐老先生,正如您所说,您有您的底线,但我也有我的坚持,对当年的事我代姚老师向您说一声道歉,不过,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说完,张坤转身就朝着小区外走去。

    不过张坤身子刚动,轮椅上的齐鹏飞便轻笑着道:“张先生,银行卡记得带走。”

    听到齐鹏飞的话,张坤身子一顿,背对着齐鹏飞的脸上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容,然后慢慢转过身来,苦笑道:“您就不能让我假装把银行卡忘在这了吗?”

    齐鹏飞轻笑着伸出两个手指:“两个选择,一,你把银行卡带走。二,银行卡留下,不过你是绝对不要奢望我会拿银行卡去银行什么的,不过保不准什么时候我脾气上来了,然后拿剪刀给它剪成几块。”

    “你是想把这银行卡里的钱让银行得了好处呢,还是先拿回去,然后再试着想想办法呢?”齐鹏飞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望着张坤。

    张坤望着齐鹏飞脸上的笑容,然后看看齐鹏飞手上拿着的剪刀,最终还是俯身拿起了桌上“遗忘”的银行卡,然后一脸无奈的道:“齐老先生,您还真是固执。”

    对此,齐鹏飞轻笑一声:“张先生,彼此彼此。”

    张坤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拿着银行卡转身朝着小区外走去。

    不过张坤走过几步,身后齐鹏飞又对着张坤的背影高声说了句:“对了,不要想着去找老幺,他现在什么都不懂,有时候连我都认不出来,就不要去打扰他了。”

    张坤身子一顿,然后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

    ……………………………………………………

    PS:今天才发现,好像已经是九月二号了,又是新的一月,感觉生活乱七八糟的,都已经没多少时间观念了,汗。

    月初求月票,这算是网文的一种惯例吧,不过更新不给力,司徒也没脸开口求月票。

    不过,已经两天了,纵横推荐票却还是个位数,实在太尴尬了,所以不得不厚着脸皮跑出来小声的说一句,有在纵横看书的朋友,给阴阳眼投几张推荐票吧,这个不要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