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83章 钱


    钱是好东西,张坤承认,张坤也爱钱,或者说,这世上所有人都爱钱。最起码,张坤现在还没遇上过不爱钱的。

    如财富到了吕老爷子、崔传常这种层次的人,也没见他们就说视金钱如粪土。

    虽然到了他们那种层次,钱多钱少差不多就相当于一组数字而已了,但他们总是在尽可能的让那组数字变多,没有任何缘由的,追求财富就能人追求生存一样,近乎成了一种本能。

    以前常听到这么一句话:钱也许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绝对是万万不能的。

    所以说,爱钱没错,但是如果爱钱到了死要钱的地步,那就真的没意思了。

    第一次见到齐向阳的时候,张坤本笑脸盈盈的上去想问个路,结果张坤还没开口,就迎来一句冷冰冰的“不知道”三个字,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立刻扑面而来。

    后来张坤还是在姚志平的指点下,掏一百块钱买下一枚铜币,这才得了去潘家园20院的路径。

    这一百块钱是什么?买路钱。

    对,就是买路钱。

    张坤相信,如果他不掏钱买个什么东西,那他就算磨破嘴皮子也别想从那家伙口里听到半个字。

    在古代,有那绿林好汉,占山为王。身子往那大道上一站,手中九环刀一扬,身上穿着粗狂豪放的大衣,露出浓密的胸毛,然后凶神恶相的吼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恩,这也是买路钱,不过人家最起码也付出了点东西吧,这粗狂大衣不要钱?九环刀不要钱?想要扮的凶神恶煞的,不要钱?

    人家起码是付出了,还得冒着被砍头的风险,才赚那一票子。

    这齐向阳倒是好,就是嘴皮子上下碰一碰,几句话,得,张坤一百块大洋就没了。

    你要说一百块钱嘛,张坤不在意,虽然接手四合院后,张坤差点又回到赤贫时代,但几百块钱张坤还不放在眼里,不过张坤气的就是齐向阳那态度。

    你说你要是好心好意指点我一下去路,我感激之下,瞧着摊上有什么喜欢的,买个千八百块的也不算什么事。可你非要等我买了点东西才肯开口,这味道就不对了。

    昨天张坤去了齐鹏飞家,虽然没进屋,但扫了几眼也看得出来,齐家不富裕,所以想努力赚钱的心思张坤能够理解。

    张坤也不是没有穷过,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张坤身边也没多少钱,每学期就老爸给的那点生活费。

    五千块钱,交了学费什么的就只剩下三千来块了,六个月下来,平均每个月才五百来块,再除了水电什么的,生活费就真的只有那么一丢丢了。

    经常放学的时候,有路过那好吃的,闻着那诱人的香味,张坤也会咽口水。不过瞧着那动辄五块六块的标价,再看看自己那瘪瘪的钱包,张坤总是想,明天,明天一定来尝尝。

    这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直到那小摊走人,张坤都没买过一回。

    这怎么闹的,还不就是钱闹的。

    所以张坤就想,以后一定要赚很多很多钱,最起码要让自己如果碰上喜欢吃的,不用再因为钱包不够厚,而犹豫不决。所以后来在医院上班,一个月领了两三万,真的是让张坤喜的不要不要的。

    在张坤的等价对换中,那是能换很多很多好吃的的。

    可是到了齐向阳这里,味道就不对了。你想要赚钱的心思我能理解,但也不能死要钱啊。

    你说,我就一问路的,你要知道的话,也就是嘴皮子上下碰碰的事,随口就帮了的忙,你又没什么损失,为什么就非得这么见钱才眼开呢?

    随手帮人一把,日行一善,不好吗?

    我帮过的人也不算少吧,好吧,大多数是鬼,但也没见我就要什么报酬啊,就刘承德那一千万,最终还是张坤为了给石桥小学修学校才收下的,更多的时候,张坤都是往里面倒贴。

    好吧,常言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己所欲亦勿施于人,可最起码,你也不要这么死要钱啊,人都钻钱眼里了。

    总之,对齐向阳,张坤不喜欢,很不喜欢。如非必要,张坤都不想再看到他。

    可是今天,张坤却不得不来,而且还得扮演一个野生大肥羊的身份到来,然后亲手把屠刀送到那个讨厌的家伙手里,没办法,谁让他是齐鹏飞的孙子呢。虽然不知道是亲生的还是收养的,但,管他呢。

    张坤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寻找着那个讨厌鬼的踪迹,然后终于在十几分钟后,找到了那个充满铜锈味的摊位。

    隔着远远的人群,看到那个讨厌的身影,张坤撇了撇嘴,不过为了完成姚志平的心愿,张坤还是勉强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等到脸色稍稍恢复正常后,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张坤走过去的时候,齐向阳正在看书,目不转睛的,似乎看的还挺起劲,不过因为角度的关系,张坤看不到齐向阳到底看的什么书。

    等到张坤站到摊位前的时候,齐向阳这才抬起头看了一眼,不过在看到是张坤后,似乎眼角动了动,然后连嘴都没张,便再次低下头去,看他的书去了。

    看到这,张坤嘴角不由颤了颤。

    你说你这个死要钱的家伙,我这野生大肥羊上门,你也不好好招待一下,这么面无表情的样子,是深怕我不会转身就走是吧。

    我对你这种又想赚钱,又没一点职业道德、服务素养的家伙,表示深深的嫌弃。

    靠,你要不是齐鹏飞的孙子,我搭理你个鬼。

    在心里将齐向阳狠狠鄙视一番后,张坤转头望向依旧摆在地摊最显眼处的那个青铜炊鼎。

    张坤砸了咂嘴皮子,然后慢慢蹲下身,一双眼睛打量着那个青铜炊鼎。

    依旧是那般的古色古香,熟光通透,即使隔得这么远,张坤也隐隐闻到一丝土腥味,怎么看怎么觉得有感觉,可,这东西怎么就会是假的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