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86章 燕京烤鸭


    《商周青铜器》,马成元主编,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书籍,八开的纸,布面精装,从书页上看,应该有些年头了。

    张坤随手翻开看了看,出版日期是九零年,乖乖,这书和张坤一样年纪。

    书页微微泛黄,页脚微卷,看的出经常有人翻阅,而且书页上还经常会留有一些笔记,说明看的人不仅看的很仔细,而且确实用心了。

    从最后几道笔记来看,应该就是最近日子写上去的,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而且最后那条笔记的字迹上看,和前面所有笔记一样,应该是同一个人写的。

    是齐向阳吧,那家伙,虽然爱财如命的样子,不过倒也有一颗奋发向上的心。不过也是,毕竟是靠着古玩这一行讨生活,没点真本事怎么行。

    虽然他卖的全是赝品,但就算是赝品,想要把它卖出去,尤其是想卖个高价的话,肚子里没点货,怎么能把人说的一虎一虎的,然后脑子一热就买了?

    从小到大张坤听多了“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如果用在古玩界,那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利用博学的知识,鉴别古董,然后低买高卖,到处捡漏,在九十年代初,着实富裕了不少人。

    看到这本书,一时间张坤居然对齐向阳的感官稍稍好了一点了,那家伙贪财是贪财了点,不过起码上进心还是有的嘛,就是这字,丑了点。

    张坤自问他的字就算丑的了,从小到大被老师说成鸡随便爪两下都比他写的好看,由此可见张坤的字,确实上不得台面,而齐向阳的字能让张坤都生出鄙视之情,由此可见,乱到了什么地步。

    张坤翻看了一会,原本想把书放回原处,说不定齐向阳那家伙回去把钱藏好后会出来找,毕竟看上去这书对他好像还挺重视的。

    不过最后想了想,张坤还是夹在了肋下,得,先带走吧,下次有机会了再还给他好了,毕竟这要是放在地上,说不定就被其他人捡走了也不一定。

    张坤可不想在这里守着,等齐向阳回来捡。

    算了,就当你间接帮我完成一件任务的回报好了。

    一想到这个,张坤脸上就不由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虽然没有把钱直接送到齐鹏飞手里,但送到他孙子手里也是一样的吧。

    反正姚志平送钱也只是为了安抚心中多年的愧疚,又不是想要齐鹏飞念他的好,所以,只要钱到了就行。

    这样一来,张坤就只剩下将四合院地下藏品室里的那些古董全捐出去就好了,这个就完全没什么问题了,轻松简单的很,就是花的时间比较多而已,不过反正张坤也不急,慢慢来就是了。

    所以,搞定了齐鹏飞这边,就基本算是完成了姚志平的心愿了,张坤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一时心情大好之下,张坤涌起了游玩的心思,以前不是说过吗,到燕京来,有四件事必须做:登长城,吃烤鸭,游故宫,逛潘家园。

    潘家园张坤逛过了,然后长城、故宫和烤鸭,长城比较远,张坤懒得走,故宫倒是离潘家园没多远距离,但是张坤想了想,最终决定,去吃烤鸭。

    对吃货来说,什么长城什么故宫,远远没有烤鸭来的有吸引力。

    燕京烤鸭可是全国出名的,张坤一直都是多有听闻,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尝尝,这次来了,一定要好好大快朵颐才行。

    而说起燕京烤鸭,自然得去全聚德了,全聚德这三个字,即使是远在南湖的张坤都听说过很多次,据说那里的烤鸭是燕京最正宗的。

    决定后,张坤大手一挥,然后招呼着姚志平开走:“全聚德吃烤鸭去。”

    不过刚走两步,姚志平便叫住了张坤,然后笑着望向张坤:“告诉你一句话,老燕京吃烤鸭,从来不会去全聚德。”

    张坤一愣,回头傻傻的望着姚志平:“不去全聚德那去哪?”

    姚志平轻笑着道:“全聚德名气大是大,不过,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张坤眨了眨眼望着姚志平:“你有好地方?”

    姚志平笑道:“怎么说我也在燕京定居十几年了,今天高兴,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说完,姚志平慢慢向前飘去,在前面带路,张坤立马跟上。

    三个小时后,张坤捂着肚子,一脸心满意足的从一个胡同小店里走了出来。

    这燕京烤鸭果然名不虚传,色泽金黄,油而不腻,皮薄酥脆,肉质细腻,再搭配上烤鸭专用饼和黄瓜大葱等配菜,沾上甜酱或者辣酱,那滋味……。

    张坤咽了咽口中的唾沫,虽然肚子明明已经鼓起来了,但是一想到那滋味,张坤觉得,他还能再吃一只。

    好在张坤肚子实在装不下了,只能勉强压下回头的心思,然后毅然离开。不过张坤已经下定决心了,他明天还要来。

    离开了胡同里那家据说是百年的老店,然后招呼上一辆出租车便直奔四合院而去。

    来到街口,张坤付钱下车后,便一脸惬意,哼着小调,然后慢慢朝着四合院大门走去。

    不过就在张坤来到四合院门口前,张坤陡然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略带不敢相信的望着门口的两个人,一个是他认识的服务公司的保安,不过他旁边那个……齐向阳?

    这家伙,怎么跑这来了,不对,他是怎么找到这的?也不对,他来这干什么?不是……,齐向阳他,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张坤一下子觉得脑子一片混乱,而且心底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尤其是在看到齐向阳怀里抱着的那个包的时候,怎么那么眼熟呢?

    坏了……。

    张坤心底苦笑一声,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不过在张坤看到齐向阳的时候,齐向阳也一眼看到了他,在瞧着张坤打算转身走人的时候,齐向阳突然大吼一声:“站住,别走。”

    大吼着,齐向阳瞬间朝着张坤跑来,然后一把抓住张坤的衣服,定眼一看,然后怒道:“果然是你。”

    确定张坤的身份后,齐向阳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怒火,然后一把将怀里的手提包扔到张坤身前,大叫道:“钱还你,把炊鼎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