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90章 道上


    大壮的脸色先是一愣,随即一凝,然后渐渐变得肃然了起来,粗壮的手臂上,青筋开始慢慢一根一根冒气,大壮的脸色慢慢变红,最后额头冒出一点一点汗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了下来。

    而此时,半空中的大手依旧一动不动。

    直到大壮的脸由红转青时,张坤这才嘴角微微上扬,左手猛的向下一压。

    “砰”的一声,大壮右腿猛的单膝跪地,脸色也瞬间变的铁青,银牙紧咬,愣是一声不哼。

    张坤眼神一凝,哼的一声,右脚狠狠踢在大壮左腿内侧,顿时,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大壮整个人跪倒在张坤面前,面色再次变的通红。

    大壮之所以叫大壮,正是因为他身强体壮,有一把子力气,配得上他那一身肌肉,不是虚壮,通常在外面发生什么打架事件,三五个人绝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大壮的力气很大,但是在经历过变态训练的张坤面前,却又不算什么,再加上张坤搭上去的手也有讲究,大拇指不动声息的扣在大壮右手脉门之上。

    一个人的脉门被拿住了,即使有十分的力气,能用出来五分就算不错的了。所以张坤才这般容易,轻松的压住了对方。

    原本张坤并不算是个暴戾的人,即使是敌对的,张坤也很少如此落人面子,但是从张坤进来后看到的一幕幕,整个房间还有一片是完好的吗?

    而齐鹏飞,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更是手脚残废,齐向阳也不过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动辄就说要挑断手筋脚筋,而且,嘴角溢血,这是内腑受伤了吧。

    张坤心里说不出的阴沉,眼神平淡的望着跪在他面前的大壮,然后慢慢松开了左手。

    张坤的左手一离开,大壮就感觉浑身的力气都回来了,心底一股气血直冲头顶,双拳紧握,眼睛瞪得宛如牛大,然后一拳,狠狠朝着张坤轰去。

    不过还没等他一拳打出,只见他双眼瞬间充血。

    张坤面无表情,一个肘击,直接打在了大壮脖颈处,巨大的力量之下,大壮的光头脑袋狠狠撞在了地上,剧烈的撞击,让大壮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击倒了大壮后,张坤目光冷冷的转向其他三人。

    看到张坤干脆利索的打倒大壮,袁望眼角一颤,目光朝着身后的两个黄毛使了个眼色,然后只见还压着齐向阳的黄毛一把将齐向阳狠狠推开,然后和另一个黄毛走到袁望身旁,两人同时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来。

    “刷”的一弹,两把锋利的匕刃弹了出来,然后三人从三个方向慢慢朝着张坤围了过来,手中匕首始终对准了张坤身体各处。

    看到黄毛放开了齐向阳,而齐鹏飞身边也没人后,张坤嘴角终于露出一丝冷笑,然后身子瞬间一动。

    只见房间里传来三声异响,五秒的功夫,战斗结束,袁望三人捂着胸口躺在地上,面色潮红,而张坤手中,则多了三把匕首,上下把玩着。

    “齐老先生,这四个人怎么处理。”张坤望向齐鹏飞轻声道。

    听到张坤的话,齐鹏飞似乎才从张坤刚才利索的身手中回过神来,看了躺在地上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四人,在看看毫发无伤的张坤,齐鹏飞眼中闪过一丝难言的神色,最终深吸了口气,然后轻声道:“就麻烦张先生帮忙把他们丢出去吧。”

    “不用报警吗?”张坤望着齐鹏飞,说完又道了句:“我可以帮忙作证的。”

    齐鹏飞笑了笑,然后轻轻摇头:“道上的事就以道上的规矩解决,不用报警的。”

    道上?

    张坤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疑惑,齐鹏飞也是黑社会吗?

    眨了眨眼,张坤便决定不管了,既然齐鹏飞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张坤点了点头,打开铁门,然后一一用手提着四人,就真的是丢了出去。

    袁望和黄毛三人都是一百二三十斤的样子,张坤单手就能够轻松提起,至于大壮,张坤倒是用了两只手,不过与此同时,他也是摔的最重的。

    四人被张坤狠狠的扔了出去后,一一搀扶着爬了起来,袁望铁青着脸望了张坤一眼,然后二话不说,招呼着三人便快步离去,连个场面话都没留。

    不过张坤隐隐感觉,这件事应该不会就这么结束。但是,张坤会怕吗?开玩笑。

    张坤嘴角咧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心底轻哼一声,然后转身回到齐鹏飞身前,低声问道:“齐老先生,您没事吧。”

    齐鹏飞轻笑着点了点头:“我没事,张先生,麻烦你帮我看看向阳怎么样了。”说话间,齐鹏飞略带担心的望向旁边依旧双手死死捂着胸口的齐向阳。

    张坤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齐向阳身前,伸手想要将齐向阳拉起来,不过却不想张坤伸出去的手被狠狠的打飞出去:“不用你假好心。”

    齐向阳咬牙,自己用双手硬撑着慢慢站了起来,双眼斜视着张坤,目光中充满了不善。

    望着自己被打飞的手,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默默收回,不过双眼依旧仔细的将齐向阳上下打量了一遍,这才回到齐鹏飞身旁,轻声道:“应该没什么事,内腑有点伤,擦点跌打酒就好了,不过最好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

    “嗯!”听到张坤的话,齐鹏飞点了点头,望着齐向阳的目光微微一松,仿佛松了口气的模样,然后这才抬头,略带感激的望向张坤:“张先生,这次的事谢谢了。”

    听到这句话,张坤沉默了一会,然后轻叹一声:“齐老先生,这次的事是我考虑不周,才给你们带来这些麻烦,真的很抱歉。”

    张坤确实没有想到,因为那两百零八万,居然会引发这些麻烦。

    当初为了自己的考虑,所以提了现金去,却并没有想到财不露白这句古话,又或者说想到了,但是却只想到他自己,张坤不怕财不露白,因为他有守护这些钱的能力,可是他却没有想过齐向阳。

    听到张坤的话,齐鹏飞也沉默了一会,然后轻声道:“我曾经和你说过,贫儿乍富,不一定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