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93章 老炮儿
  听到电话中薛斋的话,张坤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哎,这就好,薛前辈,这次的事,真的谢谢你了。”

  不过张坤话音还没落,那边薛斋便继续道:“先别忙着谢,这件事并不是我做的。”

  “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潘家园袁望好像得罪了一个道上姓齐的前辈,然后引的道上现在的一个大佬发火,直接把人打成重伤,并发话,三年之内不许回京。袁望甚至是带着伤离开燕京的,去外地看病了,连一天的时间都不敢留。”

  说到这,薛斋沉声道:“张兄弟,现在看来,似乎你那朋友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你自己注意点。”

  听完薛斋的话,张坤整个人都愣了好一会儿,很久才回过神来,谢过薛斋后挂掉电话,张坤回到齐鹏飞对面的椅子上。

  脑海里想了很久,这才一脸感叹的向着齐鹏飞开口道:“齐老先生好手段,袁望已经离开燕京了,而且估计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

  听到张坤的话,一直低头打包着手套的齐鹏飞抬头,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略带疑惑的望了张坤一眼,过了一会才似乎恍然大悟的样子,对着张坤点了点头露出一丝轻笑:“张先生有心了。”

  说完之后,齐鹏飞想了想然后继续道:“袁望如果想对付的只有老头子我一个人,我年纪这么大了,自然也无所谓了,但是既然他还想弄向阳,这件事就不能善了了,所以就找了一个以前的小兄弟帮忙摆平。”

  听到这里,张坤忍不住问了句:“既然您有这样的兄弟,为什么当年还会发生那样的事?”

  能被薛斋都说成是道上大佬这样的人物,明显不是普通的小混混之类的,既然有这样的兄弟,当年为什么还会发生齐家三兄弟被挑断手筋脚筋的事,张坤真的很不解。

  齐鹏飞笑了笑,然后解释道:“两个原因,第一,当年那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我做岔了,理不在我这里,所以我那小兄弟也不好帮我出头。而这一次,是袁望欺负上门,我那小兄弟帮我出头也就理所当然了。”

  “第二就是,当年发生那事的时候,我那小兄弟还真的就只是小兄弟,在道上才刚刚起步,和江季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时江季同一句话,就能让我那小兄弟生不如死。”

  “而现在,二十多年过去了,江季同也慢慢洗手退出江湖,这事过去也就算过去了,我那小兄弟也不可能把二十年前的旧账翻出来。”

  “当然,最主要的是,当年那件事,确实是我理亏。”齐鹏飞面色略显黯然。

  听完齐鹏飞的话,张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袁望的事便算揭过去了。

  之后几天,张坤都是上午到齐鹏飞这里,陪着齐鹏飞聊天,下午则是满京城的乱逛,到处找哪里有好吃的,倒也不负吃货之名。

  在袁望之事的第五天,张坤提着一袋刚买的早餐又来到了潘家园20院小区,刚走进小区内,远远的便看到了已经摆好桌子在外面,晒着太阳,一边打包手套的齐鹏飞。

  张坤笑着走了过去:“齐老先生,您今天有口福了,东大街百年老店的粢饭糕,为了买这个,我排队排了老久了,在门口都能闻到浓浓的米香,在路上尝了一块,那味道,真是没的说,您今天可得多吃点。”

  说话间,张坤便来到了齐鹏飞对面坐了下去,因为张坤天天来,所以齐鹏飞早早的就给张坤准备了椅子,摆放桌子的时候就一起拿了出来。

  张坤将粢饭糕和一起买的豆浆放到桌上,然后猴急的打开。

  粢饭糕是江南一带的美食,把米蒸熟后冷却,然后用油炸,炸好之后,外面焦黄酥脆,里面却是白嫩可口,甚至还带着点米饭的粘性,口感相当独特。

  不过粢饭糕好吃归好吃,因为油炸的缘故,粢饭糕会稍稍有点油腻,还有略干,所以通常要配着豆浆一起吃,不过,味道倒真是一绝,所以东大街那百年老店,每天排队的人可谓络绎不绝。

  张坤刚将热腾腾的粢饭糕拿出来,然后只见齐鹏飞向着后面招呼一声:“向阳。”

  张坤这才看到,楼道间的小屋门口,齐向阳正一脸闷闷的站在那里,听到齐鹏飞招呼,这才一脸不情不愿的拿着一条凳子走了过来。

  看到齐向阳走来,张坤笑了笑,然后将粢饭糕分成了三份,好在他买的不少,足够两个人吃饱,三个人吃好。

  在朝阳下,三人就着豆浆吃着粢饭糕,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三人陆续吃完后,张坤擦着嘴,齐向阳收拾着桌子,这时候齐鹏飞望向张坤轻声开口道:“张先生,你说的那件事我考虑清楚了。”

  正擦着嘴巴的张坤手上一顿,然后轻轻将纸巾放到一边,今天看到齐向阳在,张坤就已经有所猜测了,张坤没有说话,而是继续静静的听着。

  “你说的对,知识的传播不分国界,当然也无关任何恩怨……,好吧,这些用来绷着我这老脸的话就不说了,直接点说就是,对向阳的爱终究还是要超过我心中的恨,我愿意放下我心中的怨恨,来换取向阳一个可能的未来。”

  “张先生,我答应让向阳跟着你学习古玩鉴定,从此以后,我放下姚志平大师最后一点怨恨,我们之间再无任何一点恩怨对错。”

  听完齐鹏飞的话,张坤忙不迭的点头,这就是姚志平所需要的。

  不过,齐鹏飞话还没说完:“但是有一点,这件事我答应,不过……。”

  齐鹏飞的目光望向齐向阳,只见齐向阳放下手中的抹布,然后双眼死死的盯着张坤:“不过有一点,你必须得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得让我心服口服,我才会跟着你学,否则,你从哪来,就回哪去吧。”

  听完齐向阳的话,张坤嘴角一扬,然后点头应道:“好,就这么一言为定,如果不能让你心服口服,我转身就走。”

  “明天你不要去摆摊,在家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