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霉运阴阳眼> 第895章 玉来坊
  ?

  对此,张坤自然笑着点了点头:“那是,买了肯定就不能后悔,这规矩我懂。”

  说话间,张坤便低头在那堆铜币中翻找了起来。

  在这堆铜币中,大部分都是生满铜锈,有部分简直就成了疙瘩模样,连上面的字迹都看不清楚了,应该是一些处理的财货。

  张坤用手随手在里面翻找着,这批铜币外观看上去不怎么样,不过里面的真币倒是不少,有近半都是真货,这在潘家园地摊市场上算是十分少见了。

  不过其中大部分都是乾隆通宝,这东西交易,通常情况下,那是论斤卖的。

  而少数一些开元直边的,品相都这样了,通常能卖个五六十就算不错了,所以老板一百块一枚还是有得赚,至于那些工艺品就更不用说了,这东西,出厂价三块钱一枚,还带送生锈粉的。

  总之,大部分都是不值一百块这个价的,甚至有些真正价值还不到五块钱,说是暴利也不为过。

  张坤伸手在钱币堆里翻腾着,过了两分钟,这才终于拿起一枚,看上去基本就是疙瘩模样的古币,上面字迹已经完全认不清了,铜锈满面,边上也是磕磕碰碰的,品相基本算是最差的那种了。

  张坤拿起古币,然后直接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老板:“老板,就这枚吧。”

  地摊老板看了一眼张坤手中的古币,点了点头便笑着接过了张坤的钱,然后还赠送了一个精美的包装袋。

  将古币放入包装袋后,张坤起身,拿着钱币在齐向阳面前晃了晃,嘴角扬起一丝轻笑:“接下来你就睁大眼睛看好了。”

  说完,张坤转身便朝着远处走去,齐向阳默默地紧跟身后。

  十几分钟后,张坤来到一家装修古朴的店铺前,上面挂着招牌:玉来坊。

  张坤抬头看了眼招牌,确定没错后,便大步跨了进去。

  这家是专门经营玉器的古玩店,大大小小的木架上,摆放着形形色色的玉器饰品,有古玩古玉,也有刚雕琢出来的新玉,然后在店的另一侧,还有其他各类古物,青铜瓷器,文人字画,当然,也有古币之类的,算是买卖坡杂。

  事实上整个潘家园除了极少数的专营某个类别的店铺外,其他大多数都是杂营,就是主营某一类,然后兼营其他类别,这玉来坊自然也是如此。

  踏进玉来坊,张坤扫了一眼,然后便直奔后面一个柜台,那里一个五六十来岁,头发微白,带着老花镜的老者静静的坐在那里,手上拿着一份报纸,身前柜子上,是一杯依旧热气腾腾的绿茶,茶叶根根竖立,看上去应该是毛尖。

  这老人姓候,侯保国,是满清八旗中镶蓝旗的后人,也算是满清遗少。原本家里老人还在的时候,家境便不算富裕,自从大清灭了后,就更是生活为艰,到建国后二十年,更是连口饱饭都吃不上了。

  后来没辙,被生活所迫,只能拿出祖上留下来的几个小物件倒卖,在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便算是进了这文物倒卖的行当。

  只不过那时候文物市场还没兴起,市场不景气,再加上侯保国经营天赋实在不怎么样,在文物市场混了七八年,依旧是那个不上不下的样子,一口饱饭倒是吃上了,但钱却着实没有几个,算的上个破落户。

  后来一次巧合的机会,侯保国碰上了姚志平,那时候姚志平刚到京城,是出来出手几个古玩,换点现钱,碰上侯保国了,就出给他了。

  这侯保国给的价也真是实在,可以说在保证自己利润的前提下,算是给出了最高价了,甚至超过了姚志平的心理预期。

  要知道古玩倒卖这一行,通常情况下,收东西不管好坏,都是往死了压价,能开出高价,就代表着倒卖的利润降低了。

  而古玩这东西,又不一定是收到手里就能马上卖出去,而想要卖个合适的价格,就更是要看运气了,很多时候,一件东西,收自己手里,三五年不能出手的也不算少数,所需要砸下来的资金可谓着实不少。

  而侯保国就是因为这样,收货价实在,或者可以说傻气,再加上不怎么会经营,出手难,所以导致经常资金链断,没钱收货,而没钱收货,没有好货,就很难吸引古玩买家上门,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而姚志平那次去,正好是侯保国出手了两件古物,手上有了些许余钱。而即使如此经营不善,侯保国依旧给出了那么公道的价格,顿时让姚志平另眼相看。

  之后,姚志平但凡有什么弄来的古玩,又不是他有心用作收藏的,便会拿到侯保国这里来出售给他。

  大部分时候侯保国都是没有钱的,但是姚志平觉得侯保国这人他看的顺眼,就乐得拉他一把,便也不收钱,直接将东西放侯保国这,明说,卖出去了再给钱。

  姚志平是什么人?那时候便已经是中国鉴定界的大家了,他出手的东西,即使是不值得他珍藏的,但也不是一般货色可比的。

  有了好货,便有了好的买家,然后慢慢侯保国这玉来坊的名声便打开了。

  侯保国收货实在,卖出去的货也硬实,有部分甚至是有姚志平开出的鉴定证书的,这在古玩行当里,基本可以算是验钞机了,真货妥妥的。

  如此,有好东西的愿意拿到侯保国这里卖,而想买些古玩的,也愿意到侯保国这里买,如此便进入了良性循环。

  到后来,即使不用姚志平帮衬,侯保国也渐渐在潘家园站稳了脚跟,玉来坊也成了潘家园有名的商户,每天客人络绎不绝,营业额也稳定提升。

  到了姚志平生命的最后几年,玉来坊最好的一个月,成交额甚至超过了一千万,在潘家园出尽了风头。

  要知道,古玩的利润是出了名的大,而即使侯保国收货价实在,但利润也妥妥的超过了百分之四十,那一个月,侯保国的净利润便达到了四百多万。

  就这么十几年来下,侯保国从最开始的破落户,然后渐渐成了现在潘家园有名的老板,身价数亿。

  侯保国常说,他这一辈子算是遇上贵人了,而这贵人,自然就是姚志平了。

  …………………………………………

  PS:飞雪,多更了哦。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