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霉运阴阳眼 > 第899章 漏
?

    所以齐向阳此时此刻真的有点被震住了。

    四次下手,四次捡漏,这水平,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张坤每次下手,每次总能有所收获的样子,难道他扫一眼就能知道,哪些摊位上就有值得他出手的东西?

    齐向阳有点想不明白,但是齐向阳知道,他真的不敢再小看前面那个,明明还没有他大的家伙了。

    对了,他姓张,爷爷叫他张先生,可他到底叫什么来着?齐向阳心里胡乱的想着。

    一个小时后,两道身影再次出现在玉来坊门前,正带着老花镜看报的侯保国抬起头望了一眼,然后愣住了,只见张坤又提着四个小袋子上门了。

    侯保国放下报纸取下眼镜,然后一脸轻笑的迎了上去:“我说小兄弟,你今天是来练手的吧?这是打算把整个潘家园地市洗劫一遍?”

    说话间,一直在里面忙活着打扫的伙计也一脸好奇的走了过来,双眼闪烁着古怪的光芒望着张坤。

    这到玉来坊来卖货的他见了不少,但是一天之内来三次的,那就真的是十分少见了,尤其是张坤还是如此的年轻,也不知道有二十了没有。

    听着侯保国调笑的话语,张坤笑道:“怎么,侯老板不欢迎?不欢迎那我可就走了。”

    “别,我这开门广迎八方客,小兄弟能来是看得起我老侯,怎么会不欢迎呢。小刘,怎么的,还没倒茶?”侯保国大笑着道,说着,把张坤迎向了休息区。

    这侯保国生意越做越大,现在在整个潘家园也算有数的老板了,不过这接人待物的,依旧是没有丝毫一点架子,姚志平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觉得侯保国顺眼,所以这一帮衬就是十多年。

    坐下后,张坤便将刚刚收到的货递到了侯保国面前,侯保国也不客套,拿起放大镜便慢慢的看了起来。

    这第一件是一件瓷器,叫钧瓷碗,紫黑胎,足端还上有芝麻酱色护胎釉,只是足圈底部有点小磕,外底有明显的修胎时留下的旋纹,中间有一凸出乳钉,施釉到足,釉面上有两个小棕眼。

    侯保国看了大概五分钟,然后轻笑着放了下来:“金元时期的正窑口钧瓷碗,可惜被人修补过,而且补的还不到位,釉面看上去有点妖气,弄的像仿的一样。”

    “可惜了,这要是不补,收藏价值还高一点,这一补,反倒不值钱了。要是完好无损的话,小兄弟可就发财了。”

    张坤笑道:“这要是完好无损的,我也就自己拿来收藏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这一补,这钧瓷碗也轮不到我来买了,早被识货的拿了。”

    听完张坤的话,侯保国认同的点了点头,这钧瓷碗要不是因为底下这一补,让钧瓷碗看上去反倒像是个仿品,说不定真早就被人买走了。

    不过这样一来反倒让侯保国对张坤的眼力劲有点小佩服了,这东西单独拿在手里,推断出来历不难,但要是在万千商品中单独找出来,这可真得需要过人的眼力。

    “小兄弟这是多少钱收来的?”侯保国忍不住问道。

    按说问他人收货价,这也算是古玩行当里的一种小小的忌讳,一般人也不会说,不过,这钧瓷碗看着实在是“妖气冲天”,一般人绝对只会当成新货,那这里面可就存着捡漏的余地了,所以侯保国才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过问出来了侯保国就有点后悔了,今天才是他和张坤第一次见面,就如此问话,实在是唐突了一些。

    但是张坤却丝毫不在意,笑着点了点头:“老板报价一千二,我还价到六百买下的,怎么样,侯老板给多少?”

    六百,如果当成是新货卖的话,那老板估计还心里得意着呢,不过他要是知道这被人捡了漏了……。

    侯保国笑笑,然后沉吟了一会:“如果完好无损的话,金元时期大口窑的钧瓷碗起码得五十万以上,不过你这补过了,我只能给一万四,说实话,如果这要是没补,我反倒可以五万收进来。”

    张坤摊了摊手:“这就是有得必有失吧,成,就一万四。”

    之后侯保国又拿起中间两样看了看,一个还是一枚印章,不过不是什么名人的了,应该只是一枚私印,不过这枚印章刻的也好,质地也不错,张坤一千二买下来的,侯保国给了个八千的价格。

    之后一个则是一件鼻烟壶,瓶子上画了一对憨态可掬的小熊猫在吃竹子,侯保国看了后判断是清代之物,张坤用八百块钱买下来的,侯保国开价两万。

    这两件都属于比较冷门的收藏品,懂这些的人比较少。不过这也是应有之意,要知道,潘家园开市也有十多年了,如果说早年,这里面好东西可以说不计其数,捡漏的事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

    比如说写过古董入门书的大藏家邓之诚,曾花2块大洋买到过作者沈三白的画儿。胡适先生买到过甲戍本16回孤本。刘半农买到过贯华堂71回本等等。

    而在文化历史上有一个最著名的捡漏,那就是乾隆年间一散人程伟元,他是曹雪芹的忠实粉丝。有一次,他去鬼市遛早,然后在一处冷摊上发现一叠废纸,上手一看,好家伙,失传四十回后的十回。

    当时那一叠废纸保存的不是很好,但笔墨字迹仍旧十分清晰,老板要价仅仅只是几个铜板,程伟元二话不说买了下来,这就为我们中国文化历史捡来了十回红楼,其史学和文化价值近乎不可估量。

    当然了,这是打个比方,那时候也还没有潘家园,只是一个鬼市,那些收旧货的人,趁天将明未明时将前一天走街串巷收来的杂物出售的临时地摊,现早已消失,并到潘家园去了。

    不过这也变相的说明,早年间,潘家园里确实是有好货的,而且还为数不少。

    不过到了现今,这潘家园开市也十多年了,这里面的东西早被数以万计的古玩收藏家们扫荡过无数遍,有什么好东西,基本也是十去**,甚至更多。

    要说漏,肯定是还有的,不过,剩下的就大多数是别人不太关心的冷门收藏品,如印章,鼻烟壶,木雕等。

    至于古玩中的大类青铜瓷器什么的,基本上是没有的了,就算有真品在,也是老板心里有数的东西,想要捡个漏,那真的是难上加难,比如说之前张坤看到的鱼篓尊就是如此。

    就连张坤刚才入手的那件金元时期的钧瓷碗,也是因为后来有人补过,偏偏补的手法还太过粗糙,把好好一件真品古玩,补的“妖气”冲天,像个仿品似的,这才让张坤捡了个漏。

    此时,侯保国已经拿起了最后一件东西,是一枚玉佩。

    侯保国看了两三分钟,然后四五分钟,最后轻叹一声,向张坤笑着摇了摇头:“这玉,我看不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